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汴京城的冬日,無風也無雪之時,便只剩了凄冷與寂寥。
段景曜回到自己冷清的府上,愈發覺得冷。
收拾了東西,便去了白澤府上。
到時,白澤正在臨帖練字。
見段景曜來了,白澤連忙放下了筆。
段景曜阻止道:“你接著練。”
“好,那我把這張寫完。”
段景曜見他的字練的有模有樣,心中寬慰了不少。
等白澤寫完了一張紙,段景曜才切入了正題。
“白澤,在這汴京城里,我最信得過的兄弟就是你。”
白澤憨笑兩聲,撓了撓頭,回道:“我也是,最相信大人。”
“這是幾張汴京的宅子和鋪子地契,你收著。這是我這幾年攢的銀子,等你有空的時候,替我去趟青州,帶給我爹娘。”
白澤接著匣子的手,硬生生僵在了半空中。
“大人,所求之事是有結果了嗎?”
“嗯。”
“幾成把握?”白澤追問。
“是陛下。”
從不質疑段景曜查案能力的白澤,瞬間就明白了這代表著幾成把握。
他將匣子塞回了段景曜手里,少有的反駁段景曜的話:“地契我不要,我這小院子住的舒服!青州路遠,我不去!大人自己回家送銀子去!”
“白澤。”
“我不學了,不考了,我得跟大人一起!”
段景曜拍了拍白澤的肩膀,認真說道:“你知道此事一旦失敗的后果。”
“我知道,但我誓死追隨大人!”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若是……好歹還有你在,好歹還有翻案的可能。”
“我……”聽了此話,白澤內心動搖,但他又因自己的動搖感到難過。
他知道,段景曜說的沒錯,倘若出了事,留他一個在,真相才不會永遠的消失。
可是知道這個道理是一回事,讓他眼睜睜地看著段景曜去赴險又是另一回事。
憋不住眼淚,白澤扭過頭去不看段景曜。
沉默了許久,平復了心情,白澤才轉過頭來問道:“那楚姑娘呢?若是楚姑娘日后問我,我該如何面對她?”
“之前沒有跟你說,她親生母親也是因為十四年前的事病逝了。”
白澤大驚,難怪大人查了這般久今年忽然就有了結果。
原來是有了楚昭云的相助。
他又想到了楚昭云的性子,驚訝道:“難道……楚姑娘會和大人一起去揭露真相?”
話落,白澤從段景曜臉上看到了愁容和脆弱。
又聽段景曜說:“不知道。我怎么想不作數,沒有人能改變她的決定。”
“那大人和楚姑娘之間,現在是……”
段景曜搖了搖頭,沒有回答白澤的問題。
他和楚昭云之間,是知己是盟友。
上次的袒露心聲,還沒有答案。
但這不重要了,不管是他還是楚昭云,眼下都顧不上那個答案了。
“白澤,只有你知道真相且把自己隱藏起來,我和昭云才能義無反顧地去揭露真相。”
“好……我答應大人……”白澤終是憋不住淚,濕了眼眶,又說:“若是今朝大人事敗,我定會考上狀元謀得官職,定會將此事再次揭露!”
“我在你家住一天,府上太冷清了,不想回去。你接著學你的,不用管我。”
“好……”白澤收起了段景曜給的匣子,聽他的話繼續臨字帖。
但只是麻木地比著葫蘆畫瓢,滿心想著段景曜和楚昭云可能會搭上自己的性命,根本無法再用心臨帖。
交代完白澤的段景曜,一個人去了院子里溜達。
他除了地契和銀子,也沒什么可交代的了。
青州那邊,他已經多年沒有回去了。
家中一切都好,倒不如讓家中不知道他在汴京所謀之事。
抱著早晚要查清十四年前姐姐之死的念頭,他早就有意和青州家里減少了聯系,這樣也省的有一日家人會受他連累。
只是,恐怕楚昭云和永勤伯爵府之間就沒有那么容易分割清楚了。
段景曜不由為楚昭云擔心了起來……
其實楚昭云所面臨的局面,沒段景曜想得那般難。
回永勤伯爵府后,楚昭云確實煩悶了一會兒。
可很快,她就想通了。
若是真到了連累伯爵府的那一步,楚翰定會第一時間站出來表明早就和她脫離了父女關系,定是及時命人把她院子里的痕跡全都清理干凈。
縱然秦氏憐愛她,也是拗不過楚翰這個一家之主的。
有楚翰在,她能很順利的和伯爵府“恩斷義絕”。
這是第一次,楚昭云覺得自己這位父親還是有用的。
想通了這一點,楚昭云便去了大哥哥院子里。
自打甄映雪有了身孕后,她甚少前去打擾。
許是有了身孕后不畏冷,甄映雪房中倒是涼颼颼的,讓人很清醒。
“嫂嫂近來可好?”
“昭云!”甄映雪笑著迎了上來,說道:“好,好得緊!上次你和母親為我尋來的方子甚是好用,我如今已經好多了。”
“那就好。”
“你今日沒去上值?我還想著什么時候去你院子里找你呢,不管白天黑夜的,經常逮不著你!”
甄映雪看見楚昭云,很是開心,拉著楚昭云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說道:“等孩子出生后,你這當姑姑的,得給她起個名字!”
楚昭云摸著甄映雪才起了小小幅度的肚子,什么也摸不到,卻還是認真感受著。
“祖母福壽雙全是有福之人,起名的事還得交給祖母,況且讓我來的話,父親定是第一個不愿意的。”
“我跟你哥商量過了,不聽父親的。”甄映雪小聲說著,捂著嘴偷笑,“祖母是有福之人,你也是,若是生個小姑娘像你就好了!”
“大哥哥大嫂嫂的孩子,自然是像你們的。”
“都說侄女像姑姑。”甄映雪無比相信這句話,對自己未來的女兒充滿了期待,又拉著楚昭云的手說:“昭云,我最近又攢了好多好東西,就等著給你呢!你看看喜不喜歡呀!”
“嫂嫂給了我好多衣裳首飾了,我都穿戴不過來了。”
“別的我也沒什么好東西了,你慢慢穿就是了。”
甄映雪一直揚著笑臉。
楚昭云被她感染,心情也輕松了幾分,順勢掏出了一個小小的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