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百章
    段景曜回到白家時,已是深夜,白澤還在院子里等他。
“大人,順利嗎?”
“順利,昭云醒了嗎?”
白澤搖了搖頭:“從睡下到現在一點兒動靜也沒有,大人要不進去看看?”
段景曜皺了皺眉,她勞累了許久又受了寒,一覺睡得深也是正常。
就是怕她身上的高熱退不下來,要是一直燒,得把身子燒壞了。
“我進去看看。”說著話,段景曜接過白澤遞過來的燭燈,悄悄推開了客房的門。
客房中一片寂靜,床上的人正在安靜地睡著。
一看到楚昭云面色潮紅,段景曜便直覺不妙。
用手背一貼,果然燙得厲害。
“昭云?”
他喚了一聲,沒有任何反應。
只得又悄悄出了客房。
“白澤,你在這守著,我去找大夫。”一邊說著話,段景曜一邊急匆匆往外走。
往西走了幾步又折回來往東走,想了想,與其去找龐迎,不如去程氏醫館請醫女。
一來一回費了些許時候,等帶著醫女到了白家,他又守著醫女給她看病,直到醫女轉頭對他低聲說道:“我得給楚姑娘擦身子降溫。”
段景曜這才出了客房。
月光下,段景曜等著醫女出來,等待的過程中,越想越覺得揍高騫揍輕了,應該捅他一刀子才是!
醫女在客房里忙了一夜,段景曜和白澤也在院子里守了一夜。
段景曜讓白澤去休息,白澤卻不想留段景曜一個人在院子里吹風。
直到天光有了熹微的亮光,醫女才一身疲憊的出來了。
段景曜連忙迎了上去:“如何?退熱了嗎?”
“退了退了。”
段景曜松了口氣,接過了白澤送過來的荷包,又遞給了醫女,“多謝,辛苦!”
醫女推了推荷包,并沒有收下,她也松了口氣。
也不知道楚姑娘是掉湖了還是滾雪了,受涼受得狠,燒得太嚴重了。
昨夜她不曾停歇用酒一直給她擦著身子,這才不繼續燙了。
她都不知道若是降不下溫來,人若是燒壞了,她該怎么跟東家交代!
解釋著:“楚姑娘是東家的朋友,東家叮囑過以后都不收楚姑娘診金。”
段景曜將荷包塞給了醫女,“診金免了,你盡心盡力了一整夜,這是感謝你的,與醫館無關。”
醫女眉眼微動,心下感激,若是患者家屬都能感念醫者的辛苦就好了。
她也不再推辭,將荷包收進了袖子里,叮囑道:“楚姑娘可能還會繼續睡,但是再過半個時辰得把她喊醒喝藥,我一會兒回了醫館配好藥就送過來。”
白澤怕醫女腳程慢耽誤了時辰,立馬說道:“我跟著你去拿。”
說罷,二人匆匆離開。
段景曜本想去屋里看看楚昭云,但一想到自己一身寒氣,便打消了念頭,轉身去了廚房準備煎藥的東西。
而在房中安睡的楚昭云,絲毫不知院子里他人的忙碌。
她像是昏迷了一般,沒有做夢,一直沉睡著。
過了許久,恍恍惚惚之間,她隱隱約約聽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這時,楚昭云才有了些許意識。
她聽見了那聲音,但聲音很遙遠,像是錯覺。
所以她任由自己眼皮閉著,下意識逃避著那呼喚的聲音。
“昭云?”段景曜看見楚昭云眼珠子轉了轉,以為她要轉醒,等了片刻卻沒等到。
“昭云?”
“大人要不拍拍楚姑娘的臉?”白澤提議。
段景曜又喚了兩聲,見她還是沒反應,于是戳了戳她的肩膀。
也正是這一戳,將沉睡中的楚昭云戳醒了。
她確定是有人在叫她,緩緩睜開了眼,看見了兩個人,又看見一人嘴巴一張一合不知道在說什么。
直到那人眼里的擔憂越來越濃烈,楚昭云才逐漸意識回籠。
“大人……我……”一開口,她才發現自己嗓子啞得厲害,喉嚨也干得厲害。
段景曜將楚昭云扶了起來,讓她半躺在自己懷里借力坐著。
解釋道:“你發熱發了一夜,剛退下熱來,等喝了藥再睡。”
楚昭云恍然大悟,怪不得她渾身無力,還以為自己也中軟筋散了。
她接過藥碗,試了試藥溫剛好,便仰頭一口喝凈。
隨后說道:“我還想喝水。”
“稍等!”白澤收起了心中的疑慮,轉身去倒水。
他也說不上來,但是感覺大人和楚姑娘都變了,或者說他們之間的相處有了微妙的變化。
好像是比以前更親近了,但他仔細想了想,又覺得這種親近還遠不到對待心上人的那種親近。
一邊倒著水,白澤一邊想,這倆人應當是未成佳偶!
應當還是同僚與知己吧!
“水來了。”
“多謝……”楚昭云接過水牛飲著。
白澤又懷疑自己感覺錯了,方才大人給她端藥,也沒聽她道謝啊。
如此一比較,還是覺得這兩人可能好事將近!
緣分真的是件奇妙的事,他以前還覺得自家大人大抵是個孤獨終老的性子!
聽到楚昭云再開口,白澤才收起了心里隱秘的猜測。
“大人,高騫那邊有動靜嗎?”
“放心,他以后不敢再找你我的麻煩了。”
“嗯,那他找到孩子了嗎?”
段景曜想到了從皇宮出來后高騫與高沛分道揚鑣的事,說道:“應該是還沒找到。”
“那就好。”楚昭云頓了頓,又啞著嗓子說道:“對了,我可能一兩天好不了,伯爵府那邊……”
雖然她短短幾日不歸家,家中也習以為常,但就怕身上的高熱反復,再有個三五日夜回不了家。
“放心,我一會兒去找你大哥,就說你有公差近幾日不回家了。”
“還有……”
“衙門那邊我去幫你告假。”
“嗯。”如此一來,也沒什么擔心的了,楚昭云從段景曜懷里出來,又躺回了床上,“我想接著睡覺。”
“好好睡一覺,再過四個時辰我叫你起來喝藥。”
“嗯。”楚昭云應了一聲,安心閉上了眼睛,隨后聽到了段景曜和白澤越來越遠的腳步聲。
屋外,白澤打了個哈欠,“大人,一會兒先生上門來授課,我先去睡半個時辰。大人和我一個屋將就將就,休息片刻吧!”
“我不困,得回皇城司查個事。”
既然知道了十四年前的事和高沛有關,也安頓好了楚昭云,他便得去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