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直到從永齊伯爵府大門口出來之后,江望月依舊頭重腳輕。
不敢相信他真的把孩子抱出來了。
他做到了!
他也沒想到自己還有此等天賦!
離了隊伍,他余光瞥見墻根的三個人,江望月也沒有停下步伐,而是七拐八拐地進了小巷子里,才停了腳步。
不一會兒,三人便跟了上來。
李婉著急地把孩子從木桶里抱了出來,“我的如哥兒,果真是我的如哥兒!”
說著話,淚已經從臉上留了下來。
何禹也眼淚汪汪,沒想到這么快能找到如哥兒!
他不知道如何感謝楚昭云,直接跪在了地上,“楚大人!我……楚大人!”
楚昭云將何禹扶了起來,連忙說道:“事不宜遲,趕緊走吧,你們決定怎么辦了嗎?躲起來還是回何家?”
何禹重重點了點頭,“來的路上我跟婉兒已經商量好了,如哥兒不見了,那人肯定得找到戴帷帽的人,肯定得找到何家去,我們要遠走他鄉,不回來了。”
李婉抬眼看向楚昭云,問道:“大人,如哥兒……”
“你放心,如哥兒只是深睡了,對身體無害的。”
“多謝大人。”李婉頓了頓,又補充道:“我們給大哥留了信,就說我們夫婦倆因為太過傷心要離開汴京城。就是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為難家里其他人?”
“何家畢竟沒什么錯,走一步看一步吧。”
其實楚昭云想的是,何禹是先離了汴京城一日,如哥兒才從伯爵府不見了,沒有人會覺得是何禹神通廣大帶走了孩子。
可話不能說得太死。
江望月也補充道:“銀子我放在孩子床榻底下了,雖然還了銀子,可他們沒見著銀子,應是也想不到是何家帶走了孩子。”
“快出城吧,不要告訴我們你們要去哪,快走吧,一路珍重。”
楚昭云對送人出城這件事已經輕車熟路了,最穩妥的法子就是不問去處。
“楚大人……楚大人大恩我們沒齒難忘,只是不知該如何感謝楚大人。”李婉從來沒遇見過楚昭云這樣好的人,只是眼下非走不可,不知要如何報答她的大恩大德。
楚昭云眉心微動,說道:“只是希望不管發生什么事,不要對外人說是我和江仵作帶出來的孩子。”
切莫怪她以最大的惡意揣測將來,實在是人心難測。
眼下她信任何禹李婉,但不知道以后會不會遭到出賣。
只好將丑話先說出口。
聰明的李婉立即明白了楚昭云的意思,鄭重說道:“大人放心!我們夫婦以一家三口的性命起誓,若是有朝一日東窗事發,絕對不會說出楚大人和江仵作。大恩大德,有機會必將報答!”
“事不宜遲,望月送你們出城。”她得留下來盯梢一會兒。
楚昭云說著話,朝著江望月使了個眼色。
江望月回了她一個眼神,她就知道江望月已經將她準備的銀子塞到如哥兒的襁褓里了。
若是沒有足夠的銀子,能走多遠?
將如哥兒帶出來,她便得對如哥兒的安全負責,白日里她早就準備好了盤纏。
目送著三人帶著孩子離去后,楚昭云在永齊伯爵府門口找了處避風的角落,靜靜地觀察著伯爵府大門口的動靜。
直到天空漸漸泛起了魚肚白,她才起身活動了活動凍僵的身子。
找了處離著永齊伯爵府不遠的攤子,要了碗熱騰騰的七寶素粥,小口小口地吃著,身子才逐漸暖了過來。
天光大亮的時候,她看見伯爵府里慌慌張張跑出來了好幾個人。
她便知道,徐氏已經發現孩子不見了,正派人出來找呢。
不過根本就沒人注意到喝粥的她。
昨日江望月去倒夜香一事上,也沒有任何紕漏,也查不到他。
這件事也算是徹底結束了。
正當楚昭云將粥喝干凈時,看見兩個穿著永齊伯爵府丫鬟們統一樣式衣裳的人朝著攤子走來,她便又多留了一會兒。
兩個小丫鬟也點了七寶素粥之后,便坐在了楚昭云身后的位置處,兩人壓低聲音說著話。
楚昭云豎起了耳朵。
“聽說沒,寶哥兒丟了,可別往外說,這事還沒傳開!”
“啊?姐姐怎么知道?聽著不像真的……”
“我雖然是個浣洗衣裳的,可大娘子院子里我可是有熟人,聽說是奶娘一早發現寶哥兒不見了,只是大娘子不讓聲張!”
“天爺啊,怎么會有這種事!會不會是……誰都知道她們婆媳倆不和……”
“別亂說,怎么說寶哥兒也是她親孫子!”
“也是。”
“不過也不用擔心,大娘子的表哥可是輔國大將軍,肯定能把寶哥兒找回來。”
“對,方才看見大娘子身邊的姐姐出府了,肯定是去找大將軍求救了!”
“我今天只打算喝半碗粥,我近日有些胖了。”
“那可不可以剩下的半碗給我喝?”
“可以呀!”
再后頭兩個小丫鬟說了什么楚昭云已經無心再聽了。
大盛汴京城里有幾個輔國大將軍?
徐氏的表哥是高騫!
想著方才看見的徐氏丫鬟離去的方向,楚昭云追了上去。
心里很清楚如哥兒的事已經結束了,若是不想引火上身,她最好是立刻回家換衣裳然后去衙門上值、
可是一想到能見到高騫,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她就管不住自己的腳步。
她甚至清楚,就算見到了高騫她也不可能去質問他,那樣只有死路一條!
可眼下她也想不了太多。
一直追在丫鬟身后,最后只是跟著丫鬟尋到了一處宅子。
宅子大門口并沒有牌匾,看起來是座別院,難道說高騫偶爾會離開牙帳到這里住?
過了一會兒,院子里有人策馬而出。
瘦瘦的,讓人直覺他不是高騫。
徐氏的丫鬟也緊跟著出來了,臉上的神情也緩和了許多。
不過很顯然,她離開的方向是回伯爵府,和策馬那人是完全相反的方向。
也就是說,這里能聯系上高騫,八成就是高騫的別院!
楚昭云記下了別院的位置。
直覺告訴她,阿公被害真相——觸手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