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她沒有回答楚昭云而是問道:“你同你母親一起來的,只是為了你家大嫂嫂?”
面對虛弱的女子,楚昭云莫名心虛!
“正是。”
“唉……”徐氏嘆了口氣,感慨道:“沒想到永勤伯爵府竟是這樣的好人家,我怎么沒遇見你大哥哥呢?別說讓周氏擔心我了,就讓她安分幾日,我都得燒高香求菩薩!同是伯爵府,當家婆母的差別怎的這般大!”
“……”
徐氏見楚昭云有些不自在,便說道:“我之前也是聞不慣味道,不過后來我表哥給我尋了個法子,這法子因人而異,不一定對你嫂嫂有用。”
“試一試總是好的。”
“每頓飯少吃一些,每天多吃幾頓,最重要的是要吃些瓜果,梅子杏子石榴柑橘什么的。”
“多謝,昭云替哥哥嫂嫂多謝大娘子。”楚昭云起身行禮,又說道:“那我便不打擾了。”
“稍等。”徐氏看了看楚昭云,見她是個老實模樣,又問她:“方才見我婆母,她同你說我什么了?”
楚昭云仔細想了想,周氏還真沒怎么說徐氏不好,好像只說可把她折騰死了。
只說道:“也沒說什么,我家母親掛心家中嫂嫂,只問了法子,也沒同周大娘子說幾句話。”
“嗯。慢走不送。”徐氏說完話便不再看楚昭云,明顯是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她將表哥尋來的法子說出來,無非是覺得楚家人為了兒媳著想,是好人罷了。
楚昭云退回了門口,將門打開了條縫擠了出去。
她心中松了一口氣,為了查案這樣叨擾旁人,真真是造孽啊!
幸虧母親和大嫂嫂都是豁達的人,否則這樣的婆媳斗爭在永勤伯爵府上演的話,豈不是全家都要不得安寧?
站在門口等了好一會兒,楚昭云才見秦氏和周氏回來。
從秦氏的臉色上她看不出什么。
只聽見周氏問自己:“如何?她可告訴你法子了?”
楚昭云頷首說道:“告訴了,只是我失禮打擾了徐大娘子,心中甚是不安。”
聽楚昭云這般說,周氏臉上的笑藏也藏不住,她要的就是讓徐氏動氣!
秦氏也一臉愧疚,辭別道:“此番真是我們叨擾了,還請諒解,改日再來登門道謝。”
“無妨。春眉,親自送秦大娘子出府。”
話落,兩人又寒暄了幾句,秦氏便領著楚昭云出府了。
馬車上,楚昭云率先開口將從徐氏那里打聽來的法子告訴了秦氏,隨后才問道:
“母親,那孩子……”
秦氏的臉色變得沉重了起來,解釋著方才自己看見的情景:“按理說小孩子還沒長開,是看不出來什么樣貌的,可徐氏生的一男一女兩個娃娃,是半分也不相像。”
楚昭云一顆心提了起來,又聽見秦氏說:
“男娃娃的右耳耳垂上,竟然真有個你說的朱紅色圓圓的胎記,昭兒,你說這是巧合,還是……”
“這世上的確無奇不有,可這樣巧的事,未免讓人難以相信。”她是從諸多登記冊中才理出了永昌和永齊伯爵府,眼下從永齊伯爵府里發現了和如哥兒有一樣胎記的男娃娃,她可不相信這是巧合!
不過,看來周氏對此是一無所知,否則以她看不慣兒媳的模樣,怎么會任由旁人來冒充她的孫子?
“還得勞煩母親將法子告訴大嫂嫂,我回家換身衣裳就去衙門。”
“昭兒,這事你打算怎么處置?”
楚昭云實話實話道:“還沒想好。母親就當不知道此事,切莫卷到風波里來。”
“我知道分寸,只是你也要小心,聽周氏說徐氏仗著表哥的勢力才囂張的,雖不知她那表哥是誰,但定不是個簡單人。”
“母親放心,我知道輕重的。”
“那這事結束了,有了結果,你記得告訴母親一聲。”秦氏心跳得極快,她一直以為楚昭云只是驗尸和推案,沒想到推案過程竟然如此復雜。
“嗯。”楚昭云應了一聲,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之中。
秦氏見她沉思著,也不再出聲打擾她。
馬車晃晃悠悠回了永勤伯爵府,楚昭云換上官服后立馬去了衙門。
江望月已經在衙門等候多時。
一見楚昭云來了,他連忙迎了上去:“大人,大人上午可是去查案了?”
“嗯,查到了。進來再說。”
“!”江望月心神激蕩,沒想到這么快就能找到如哥兒的下落,真是太好了!
“我去了永齊伯爵府,府上四日前新添了一對龍鳳胎,男娃娃的耳朵上有李婉所說的胎記。”
“這!是永齊伯爵府!”江望月激動地搓手,猜測道:“這么說,是永齊伯爵府家里的男娃娃夭折了,這才找了如哥兒頂上!”
“也有另一個可能性,婆母周氏和兒媳徐氏不和,很可能本就只有一個女娃娃,徐氏找了如哥兒謊稱是龍鳳胎。實際情況到底如何……不好說。”
“那我們去告訴何禹李婉,讓他們去永齊伯爵府門口鬧?”
楚昭云也不知道,心里想什么便說什么:“若是讓周氏知道了,肯定不允許有人血脈混淆冒充她的孫子……我原本也是想讓何禹去伯爵府門口鬧一鬧,可是……”
“可是什么?”
“我今天看見周氏將徐氏門口的小丫鬟支開了,這說明在府上還是周氏的威信大一些,可就算如此,徐氏還是有能耐在周氏眼皮子底下將孩子不動聲色變成自己生下來的,徐氏定是比周氏聰明的,她的表哥好像也是個人物。”
“我明白大人的意思了,大人是擔心此事沒鬧到周氏面前反而鬧到了徐氏面前,那何禹夫婦不僅可能要不回如哥兒,很有可能還會被徐氏……欺負?”
何家這般的平頭百姓,在永齊伯爵府面前抗爭,要付出的代價太大。
“嗯。”楚昭云心中欣慰,江望月進步非常快,如今已經能跟上她的思維了,真是孺子可教也。
“大人,那怎么辦啊?衙門直接帶人去伯爵府?”
“也是個法子,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