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段景曜和楚昭云見衛善儀放松了下來,也不欲打擾他休息。
楚昭云把脈時說的話并未存了恐嚇衛善儀的心思,他是真的命不久矣。
輕輕吹了蠟燭,兩人走到了地窖入口,爬到了梯子半腰處,大口呼吸著空氣。
難為衛善儀在地窖里待著,若是現在出去得到救治,也許還能多活十幾天,但聽衛善儀說的話也能知道,他只打算將妹妹救出韓府,至于他自己如何,已經是不在乎了。
楚昭云正在游神,聽到段景曜噓了一聲,她知道這是到了看守小廝換班的時候了,只見段景曜動作又輕又快,將頭頂的枯枝小心翼翼地拿開,自己爬出了地窖。
楚昭云也往上爬,抬頭看見段景曜的手,她搭上了手借著段景曜的力,飛快地出了地窖。
她也不敢耽誤,連忙小跑到墻邊,不小心踩斷了一根枯枝,咔嚓一聲,她一顆心跳得飛快。
回頭一看,幸好看守小廝正在說話。
楚昭云跑到墻邊,安靜地等著段景曜,月光之下,她看見段景曜極快地將枯枝擺好,又朝著她跑來。
兩人在墻邊站定之后,換好班的小廝才來到了地窖入口附近,兩人也不敢翻墻,等了許久等到小廝打了瞌睡,兩人才翻墻離開。
離開后,又繞回了韓文院子的正門口。
正巧遇著了搜查結束后出來的暗衛。
“段大人楚大人何時出去的?我們已經查完了,沒有找到刺客。”
“我們方才出去吃了點東西,你們也先去吃飯吧。”
暗衛撓了撓頭:“已經過了餓勁了,不吃了。”
“二公子妻妾的房里,搜了嗎?”
“沒有。”暗衛哪敢啊,就等著段景曜下令呢,結果找不到段景曜,都準備撤了走到了院子門口才看見了段景曜和楚昭云。
“繼續搜,我來搜。”段景曜抬步往前走,其他人立即跟上。
不過等真到了女眷門前,段景曜便讓暗衛們在院子里搜,他和楚昭云自己去問話。
這也正和了暗衛們的心思,誰也不想去得罪二公子院子里的女眷。
段景曜和楚昭云問完了韓文院子里的大娘子,又問了其他兩位美妾,才到了衛善儀妹妹的房前。
咚咚咚。
“誰?”女子聲音自然,和之前緊張的樣子全然不同。
“奉韓大人之命,查案。”
喚作可兒的丫鬟打開了門,說道:“大人請進。”
將楚昭云和段景曜送進去后,可兒便站在了門口守著。
房內的女子見是他二人,急切問道:“你們見到他了?”
“我們見到你哥哥了,你為什么不說他是你哥哥呢?”楚昭云問道。
衛善鳶心想,哥哥想辦的事定能辦成,眼下也有些將段景曜和楚昭云二人當作了哥哥的朋友,便如實說道:“我腦子笨,不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我怕壞了哥哥的事,不敢隨便亂說……”
“你哥只說了因著他的緣故你落在了韓文手里,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衛善鳶嘆了口氣,思緒回到了許多年之前,緩緩開口道:“我們原不在汴京過活,爹娘死后我便陪著哥哥上京趕考,哥哥是頂頂聰明的人,若是參加科舉定能一舉奪魁。可是還未到春闈之時,哥哥在詩會上出了風頭便讓韓文看上了,他威脅哥哥替他辦事,哥哥不愿意,韓文便抓了我……”
“那你哥哥的身子可是讓韓文毀的?”
“起初我也不知道,韓文用我拿捏哥哥還不夠,竟然讓哥哥喝了毒藥,若是哥哥不能按期辦好韓文交代的事,韓文就不按時給解藥。”衛善鳶紅了眼,那些沒有解藥生生挨著痛的日子,哥哥竟然都瞞著他。
楚昭云于心不忍,幫韓文辦事自然可惡,可親妹妹的命在韓文手里,或許他也是真的無奈,嘆了口氣問道:“什么毒?若是找到解藥說不定你哥哥眼下也能好受些。”
“沒用的,近一年韓文已經給哥哥徹底解了毒,可是又有什么用,身子已經毀了。”說著話,衛善鳶擦了擦眼淚,她今日傍晚去給哥哥送飯時,覺得哥哥似乎更虛弱了。
楚昭云沉默了片刻,隨后問道:“你與韓文之間可有情誼?”
“情誼?”衛善鳶冷笑一聲,“若不是怕連累哥哥,我早就殺了他!”
“好,如此便好,這兩日我們會帶你出韓府,你拿著銀子離開汴京。”
衛善鳶一愣,她不是沒逃過,可韓文總會抓住她,抓住她之后不會懲罰她,只會把手段都用在哥哥身上,她已經不敢逃了。
“這是我哥哥的決定嗎?你們真的能帶我離開韓府嗎?韓文若是為難我哥哥怎么辦?”
段景曜這時才開口說道:“如果事情順利的話,韓文已經不剩什么好日子了。”
衛善鳶心里也有所猜測,韓文十惡不赦,早晚有一天會有報應,既然如此,她何必著急,說道:“那我就等韓文垮了,跟哥哥一起走。”
“你哥哥自然有他的考量,你只說跟不跟我二人走?”
段景曜冷面冷語的模樣,嚇了衛善鳶一跳,她甚至懷疑這般皇城司的人真的是哥哥的朋友嗎?
楚昭云知道段景曜沒什么其他情緒,只不過是習慣使然而已,但柔弱的衛善鳶何曾見過這般場面,她只好安慰道:“你哥哥讓你眼下同我們走,或許是怕事情生變,若是韓文垮之前,先將你處理了怎么辦?”
衛善鳶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其實并不懂現在離開和等韓文垮了之后再離開的區別。
她知道自己沒有哥哥聰明,也一向習慣了聽哥哥的話。
“那我們如何將哥哥從地窖里帶出來,打暈小廝嗎?那等小廝行了,韓文就知道我們逃了……韓文隔幾日才會去地窖,若是我們悄悄地不驚動看守小廝,或許能夠瞞過韓文……”衛善鳶皺眉,她知道小廝會換班,可那樣短的時間根本救不出哥哥。
楚昭云看著衛善鳶絞盡腦汁想著救哥哥的模樣,心里軟得一塌糊涂,她根本不忍心告訴衛善鳶她哥哥已經做好死的準備了,他根本就沒想著離開。
就算一起離開了,他又能活幾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