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百六十章
    “能不能點蠟燭?”楚昭云問了一聲。
“我來。”衛善儀在床邊摸索了一會兒,點亮了一截短短的蠟燭。
地窖里本就空氣稀薄,蠟燭也燒不旺,僅僅聊勝于無而已。
楚昭云收了匕首,另一只手也松開了段景曜的手。
段景曜心里有片刻空落落的,又見她走到了衛善儀跟前,抓起了衛善儀的胳膊把脈。
“大抵,也活不過三日了。”
“我知道。”衛善儀坦然說道,他早就料到了自己的下場,即將奔赴黃泉他也不怕,這都是他應得的,幫韓文做了那么多惡事,活該他死。
楚昭云拿起破爛的杯盞,給衛善儀倒了一杯水,遞給了他:“說了這般多的話,喝點水吧。”
衛善儀依言喝了水,卻不見楚昭云和段景曜說話,他有些著急說道:“韓文做事謹慎,萬事不留尾巴,若不是我早就謀劃著今日偷偷留下了證據……沒有我,段大人是查不清楚縱火案的。”
可惜段景曜和楚昭云沒有一個人喜歡被人牽著鼻子。
段景曜無所謂說道:“你在威脅我?既然從你口中知道了韓文就是縱火案幕后真兇,證據……皇城司自己去找就是。”
“再說了,我們為何信你?難道因為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楚昭云試圖去理解衛善儀的想法,又問她:“你有那么多機會,為何不親自把韓文送進牢里?”
衛善儀一愣,他顯然沒想到段楚二人會不和他做交易,據他所知
,段景曜為了查清縱火案一事,廢了不少功夫。
“我……我說的都是真話,我沒有威脅你們……我若是去揭發韓文的罪行,下一息他的走狗就會殺了我妹妹。”衛善儀嘆了口氣,這才想明白,眼下的自己哪有和段景曜談條件的資格?
改口道:“段大人,是我求你……”
“噓!”段景曜連忙拉過了楚昭云。
三人誰也不敢再說話,是那看守小廝回來了,衛善儀沒憋住咳嗽了兩聲。
不過他的咳嗽聲并不會引人懷疑。
靜等了一會兒,確認上頭的小廝并未發現異樣,三人才松了口氣。
說話聲,也壓得更低了。
“大人,我想……”楚昭云湊到段景曜耳邊輕聲說著。
她呼出的熱氣噴灑到段景曜的脖頸上,段景曜不自在地攥緊了拳,還不等她接著說話,他便說:“我知道,你問。”
“嗯。”楚昭云離了段景曜的身子,看向衛善儀的方向,低聲說道:“做成這個交易也不是不可,不過在此之前,我有一事問你。”
“好,我必定知無不言。”
“你跟在韓文身邊不少時候了吧?韓文和高騫吳見青可有什么關系?”
衛善儀不知楚昭云意欲何為,實話說道:“韓大人當宰輔時,和高騫之父高沛是對頭,韓文兄弟幾個和高騫更是不對付,吳見青……”
想了想,衛善儀說道:“此人可是高騫的手下?韓文和他沒什么聯系。”
“那你可知道曹家狀告老翁
,菜市口斬首之事?”
“不知道。”
“嗯。”楚昭云明顯失落,看來阿公之死和韓文沒有關系,大抵和韓府也沒什么關系,看來她之前的直覺,是錯的。
“我已回答了楚推司的問題,那……”
“不急。”段景曜打斷了衛善儀,他知道楚昭云得平靜片刻,于是問道:“韓文為何要燒糧倉?他想引起大盛民間的動亂?”
“他只是想斂財罷了,什么動亂他才不在乎。”衛善儀察覺自己精神有些不濟,在黑暗之中摸向自己大腿,使勁掐了一把,提起了精氣神,接著說:
“韓家三兄弟為了爭掌家人的位置,暗自里各自使勁,韓文這幾年經營的生意都虧了本,他又認得陛下案前的人,這才生了這等心思。”
說完,衛善儀緩了一會兒,又說:“等燒了糧倉,他再派人到地方去,只要知府能夠交夠了銀兩,他便能幫著把糧倉失火的事瞞下來。”
段景曜心下了然,按理說這等大事不可能瞞下來,可畢竟糧倉失火不是發生在汴京。
地方百姓只會找知府大人討公道,知府大人為了保頭上烏紗帽便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地平息動亂,地方上其他官員只知道知府上了奏折而陛下并不理會,也是敢怒不敢言,實際上朝堂上根本不知此事……
說到底,受苦的只有百姓。
糧倉,百姓,在韓文眼里只是斂財的工具,韓文此人,簡直罪不可恕!
很難不把氣撒到衛
善儀身上,段景曜壓著怒火,問他:“你可知因為糧倉失火,有多少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你可知有多少人因此喪命,你可知有多少孩子成了流離失所的乞兒?”
衛善儀聲音哽咽:“我知道,我這輩子的罪孽難贖,幫段大人抓住韓文,是我能做的唯一的贖罪之事。”
“既然是你唯一能做的贖罪之事,為何又把這件事變成交易?”
“我……”衛善儀語塞,他無從辯解,他的贖罪之心是真的,可是想憑借此事讓段景曜幫他也是真的。
聽著段景曜的質問,楚昭云也回過神來,嘆了口氣,問道:
“你要我們幫你什么忙?”
衛善儀猛地抬頭,看向楚昭云,他知道她答應了,她答應了段景曜就也會答應。
連忙說道:“帶我妹妹離開韓府離開汴京,給她錢讓她遠走高飛。是因著韓文要要挾我,我妹妹才會落入他手中,我求你們救她。”
楚昭云和段景曜點了點頭,衛善儀所求之事在他們的意料之中。
“好,我們會救她出去。”
得了段景曜這句話,衛善儀立刻說道:“段大人附耳過來,我將賬本所藏之地告訴你。”
段景曜沒有動身,而是低聲問衛善儀:“你主動暴露了你的軟肋,你就不怕我拿你妹妹威脅你交出賬本?”
衛善儀沒有任何遲疑,回答道:“我知道,段大人不是這樣的人,楚推司更不是這樣的人。”
段景曜沉默,換句話
說,衛善儀的確拿捏了他和楚昭云。
他往前走了兩步,附身聽了衛善儀一語。
“好,你放心,我會如你所愿。”
“多謝段大人楚推司!”衛善儀心里的大石頭終于落下,體力不支地躺在了床上。
眼下得了段景曜和楚昭云的承諾,哪怕讓他立刻去閻羅殿也死而無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