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楚昭云目光灼灼地看著女子,企圖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誰。
女子卻結巴了起來:“他、你們見到了自然知道他是誰……”
“我們為何要聽你的去見他?是他讓你等我們的?他又如何知道我們會來?他和韓文什么關系?”
楚昭云一連串的問題,使得好不容易放松下來的女子再次緊張了起來,她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些問題,只好再次重復道:“他說你們去見他,他就會給你們想要的東西……”
“我們想要什么?”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還給他傳話,你們是什么關系呢?韓文知道嗎?”
“我……”女子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她不想什么事都做不成,深呼吸了一口,說道:“若是你們有所顧忌,不去見他就是,就當我沒來過。”
楚昭云和段景曜相視一眼。
她本意也不是要逼問女子,只是不想處于被動的姿態,眼下見女子這般迷糊又緊張,就知道女子知道的或許不多。
至于敢不敢去見那個“他”?
這有何不敢,他們來韓府本就是深入虎穴的行為。
楚昭云收了咄咄逼人的氣勢,說道:“好,我們去見他。”
“我告訴你們他在何處,你們去尋他,我……我去不了。”女子頓了頓,壓低了聲音,“韓文的書房后有一口井,井往北五十步有些枯枝,枯枝覆著的是地窖入口,他被關在了地窖里。”
“韓文關押的
人?”楚昭云說著話看了段景曜一眼,或許這就是他們來韓府最大的收獲。
“在那處有一位灑掃的小廝,其實是韓文派來看守地窖的,他身上有些功夫,你們最好是繞開他……”
“知道了。”楚昭云說完,見女子不再言語,問道:“說了這么多,還沒告訴我們你是誰?”
“賤命恐污了大人尊耳。”說著話,女子低下了頭。
看她這副嘴嚴的模樣,楚昭云也不再問了,一起和段景曜出了房門。
又裝模做樣地查了兩間房間,兩人便打算重新往書房的方向去。
“大人,地窖里的人是找皇城司的人,還是找你我?”
不像是被關押的人聽說有皇城司來了便求救,倒像是專門找他們的。
還有……既然被關押在地窖里,怎么知道他們來了韓府?
此事怎么想,都不合理。
段景曜也有相同的困惑,他總覺得地窖里的人認識他們,可轉念一想,認識的人里并沒有人失蹤,也沒有人和韓文有什么牽扯……
天已大黑,兩人又重新回到了書房,走了幾步,果然看見不遠處有人拿著掃帚站在地窖入口附近。
段景曜找了一個暗衛和他低語了幾句。
暗衛點了點頭,看向院子里的人,這人的身形看起來很像是刺客,心里有了數,開口喊道:“掃地的,對,就叫的你,過來一趟!”
拿著掃帚的小廝紋絲未動,只說道:“我奉命在這里灑掃,你是誰,叫我作何?

“你奉誰的命?府上出了事,我等是韓大人的暗衛,就連大公子二公子也得配合查案,你奉誰的命?”
小廝皺了皺眉,想到了二公子囑咐他一定要看好地窖入口,便說:“我一整日都沒離開過這,什么案子也和我無關。”
“敬酒不吃吃罰酒,二公子就在韓大人身邊,非得我回去稟報了才是?”
“暗衛大人,都是聽主子吩咐行事,何必為難我?”
“我為難你,我看是你為難我!”暗衛越看越覺得這人不配合是因為心虛,想了想,說道:“就是找你過來問問話,比一比腳印,要是腳印對不上,就沒你什么事了!”
小廝有些動搖,他是奉二公子的命認真看守地窖,看是眼下若是他執意不配合暗衛行事,暗衛去稟報了韓大人和二公子不要緊,要緊的是萬一暗衛過來后發現了地窖……
反正那勞什子腳印也不是他的,去去就回……
“行,我跟你去。”小廝將掃帚放到了枯枝上,朝著書房走去。
段景曜楚昭云迅速吹滅了手中的燭火,閃身到書房另一邊,等親眼見著小廝跟著暗衛走了,兩人才悄悄地靠近了地窖入口。
楚昭云盯著錯落有致的枯枝看了一瞬,“此處果然有地窖,大抵是怕底下人憋死了,地窖口只用枯枝蓋著,大人細看,其實是留了很大的空隙。”
“且慢!”段景曜抓住了楚昭云的胳膊,阻止了她扒開枯枝的動作,解釋道
:“那人故意放了掃帚在此處,是想看看回來有沒有被人動過的痕跡。”
“是我大意了!”楚昭云沒想到,韓文的手下也這般謹慎。
段景曜記住了掃帚和壓著的枯枝形狀,輕輕拿開了掃帚,一根一根拿開了枯枝,才說道:“好了,我先下去看看。”
段景曜摸著梯子順著爬了下去,地窖里昏暗一片也沒有任何聲音,確認了沒有危險,段景曜才低聲說道:“下來吧。”
“嗯。”楚昭云順著梯子往下爬了幾步,摸到了段景曜的手,段景曜順勢抓住了楚昭云,將她扶了下來,又將自己的匕首塞進了她的手里,低聲道:“我上去復原掃帚和枯枝,你在這等我,千萬小心。”
末了,想了想段景曜又低聲說了句:“寧可錯殺,也不能讓自己受傷。”
“好。”楚昭云也緊張了起來。
地窖里伸手不見五指,她只能聽聲辯位,雙手拿著匕首,隨時做好了往前刺去的準備。
她只覺得段景曜好像離開了許久,又好像只離開了一小會兒。
驀地,她想起了上次跟著段景曜去皇城司地牢那回,他說得對,在黑暗和寂靜之中,人會失去對時辰的判斷,會變得心慌意亂,這是一種來自心底的折磨。
“大人……”楚昭云用氣聲喚了一聲。
“嗯。”段景曜應了一聲,到楚昭云身側時,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正在猶豫之時,他的手便被她抓住了。
段景曜心漏跳
了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