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韓林好男風,不是他的錯。”白氏深呼吸了一口,收起了方才的委屈與柔弱。
眼下,她和韓府已經撕破臉了,自然也沒了演戲的必要。
她也沒有繼續為自己狡辯,語氣前所未有的平靜:“韓林好男風,不是他的錯,可千不該萬不該,你們不該騙我。家父與韓大人也是故交,我也從來都敬您這位世伯,可為什么要騙我嫁進韓府?我提了和離會允了我?那當初何必騙我?”
韓林騙她欺她,嫌棄她厭惡她,那她何必心慈手軟?
十個月的算計,本是萬無一失,只等有一個合適的機會下手。
今日,韓其佑在書房和韓林說話時,她就在書房后窗處,她知道,機會來了。
韓府查不到是有人蓄意縱火,自然會把韓林的死歸于意外。若是能查到是有人害了韓林,矛頭也在韓其佑身上,無論如何,這把火都燒不到她身上。
可偏偏,皇城司的人就在門口看熱鬧……
“……”韓若江無從辯解,他知道,自己錯了。
就連十四年前那樁事,他也從來不覺得自己有錯。
可今日,他錯了。
“我以為林兒只是年紀小,娶了妻子就能改……誰知道……唉……”
“哈哈哈,好一個為朝為民的韓宰輔,一個‘你以為’,就要害了我的人生嗎?我做錯了什么?”
韓若江沉默了片刻,韓林和白氏成親也一年了,白氏從來沒表現出異樣,他真以為韓林已經改了……

你今日是如何殺了林兒?”
“是我殺了韓林,韓其佑和小孔一走,我就在書房外倒了一圈胡麻油。”白氏眼神依次看向韓家的每一個人。
若是能讓他們痛苦一分,她便快活一分,反正她的人生也沒多少快活了。
既然知道了她是兇手,那她就要讓每個人都痛苦!
“你在書房外偷聽我和三弟說話!”
“難道你真以為自己聰明到能知道韓林別院的事?是我叫人放了消息給你罷了。”白氏一聲譏笑,韓其佑氣得臉都綠了。
而張氏,這才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韓林不喜歡女人卻騙了白氏嫁給他,白氏知道了真相這才要殺了韓林……她說怎么都一年了白氏還沒懷上孩子,原來如此……
她能理解白氏的委屈,男人算什么,可是韓林也不能幫白氏懷個孩子……要她說,白氏就該自己想法子懷個孩子,管他是不是韓府的骨肉……
張氏猛地一激靈,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連忙收了心思,好在她有方哥兒這個兒子!
白氏欣賞夠了韓其佑和張氏的臉色,繼續說著:“我進了書房,問韓林愛不愛我,他說愛,我要他證明給我看。”
說著話,白氏又想起了當時韓林眼里藏不住的厭惡,可是厭惡也阻擋不了他繼續騙她。
她不是沒給過韓林機會,只要韓林向她坦白,兩人也能好聚好散。
可韓林選擇了繼續騙她欺她!
“他以為我想吻他,真是可笑!
他一閉上眼,我就用沾滿了毒藥的帕子捂了他的嘴!”白氏心里暢快極了,嘴角也帶上了笑,“他下意識張嘴一舔,他就要死了!是我讓他死的嗎?是他自己要死!”
韓若江心如刀絞,又問:“既然已經殺了他,你又何必作踐他的尸身!”
白氏笑里像是滲了毒一樣,縱火的本意只是想將韓林之死偽裝成意外,可眼下她偏要讓韓府眾人難受,她要韓府每個人都痛不欲生!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韓林落得此下場,就是你們韓府騙我的苦果!
“父親!”韓其佑見韓若江要站不穩了,連忙扶了他一把。
“別說什么我提了和離就能允了我,韓大人難不成還當我和清兒一樣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韓若江已經無心去解釋,滿腦子都是韓林死時的慘狀。
韓文早就看透了父親的心思,自然不會上趕著去討嫌,還不用等他暗示韓其佑,就聽見了韓其佑迫不及待的聲音。
“父親,白氏已經承認是她殺了三弟,我這就把她送到衙門!”韓其佑握緊了拳,他也是聽明白了,白氏還存了要陷害他的心思,竟然挑了他去書房之后下手,當真是可恨!
沒得到韓若江的回應,韓其佑才反應過來,“是我氣暈了,皇城司提舉大人在這里,還送什么衙門!”
韓若江緩了緩神,才沉聲道:“慢著。”
“父親的意思是說,要私下里處置白氏?”韓其佑壓低了
聲音,側眼看了看段景曜,畢竟皇城司是衷心于陛下,若是私下用刑,韓府會不會有麻煩?
韓若江意味深長地看了眼白氏。
他是該讓白氏償命,可這件事本就是筆糊涂賬不說,他和白家還有不少牽扯在一處的利益,牽一發動全身,
他似乎已經忘了眼眶濕潤是什么感覺,直到這一刻,他心里無比明確不能讓白氏償命的這一刻,他才忍不住濕了眼眶。
“我這一輩子,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唯獨對不起林兒。你殺了林兒,但終歸是林兒也對不住你,你且去佛堂里過活罷!”
“父親!”韓其佑大驚失色,父親竟然要放過白氏,她都殺了韓林還要放過她?
韓其佑剛想開口質疑,余光瞥見韓文淡定地倚靠在門框,他便把話憋了回去。
別說韓其佑驚訝,就連楚昭云和段景曜也是驚訝不已,只讓白氏去佛堂度過余生?
這一結果還真是峰回路轉啊!
可轉念一想,段楚二人就明白了,定是白氏身上還有韓若江用得著的價值,否則韓若江不可能手下留情。又或者說,礙著白氏娘家的原因,不明面上處置她,回頭讓她悄無聲息病逝。
白氏同樣也是一愣,她沒想到,韓若江不殺她?
她殺了韓若江疼愛的小兒子,恐怕韓林的母親程氏到現在還不知道,韓若江不殺她,如何和程氏交代?
只是還未細想,她突然胸口一陣麻木,隨后而來的是劇痛之感

“救、救我……”白氏朝著眼前幾人伸了伸手,隨后砰一聲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