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韓若江一聲令下,韓府頓時圍得鐵桶一般。
楚昭云心領神會,原來是上任宰輔一直藏著自己的實力,等真出事了,才能看出來虛張聲勢和藏鋒斂銳的區別。
她又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韓林的尸首,確認了韓林是毒從口入。
只是眼下書房里的一應物件都燒毀了,線索全無。
“韓大人,可斂尸了。”
“好……”韓若江啞著嗓子,命人將韓林抬去靈堂,又朝著段景曜說:“兇手一事……”
段景曜會意:“韓大人放心,查案一事交給我和楚推司。”
韓若江點了點頭,留下了幾個暗衛便朝著靈堂去了。
暗衛行事,大多人狠話少,沒有段景曜的命令他們便安靜地待在一旁。
這倒是方便了楚昭云和段景曜說小話。
“大人,聽韓若江的意思,他覺得是他的政敵害了韓林?”
“若是政敵出手,不把手段用在韓若江身上,用在他兒子身上?”段景曜和楚昭云有一樣的猜測,既能把毒下到韓林入口之物中,又能進出韓林的書房,縱火之后還能隱匿了身影,恐怕只有家賊才能做到。
“之前大人說韓府三兄弟明里暗里在爭奪掌家人的位置?”
“你懷疑是韓其佑或者韓文動的手?”段景曜想到了方才所見的韓其佑,只是他們原本就是沖著韓文來的,卻一直沒見到韓文的人影。
“不僅如此。”楚昭云壓低了聲音,接著說:“我還懷疑韓若江,想當初,榮
安侯府的老侯爺就是嫌杜茁整日沉迷于勾欄瓦舍煙花柳巷,才下黑手殺了自己的親兒子。韓林他……和杜茁差不了多少。”
段景曜想著楚昭云的話,末了說出了不同的看法:“韓林一事,除了月沉閣的小倌沒人知道,我在汴京城這么多年,也沒聽說過韓林喜愛此道,想來他是做的極為隱蔽。”
“若是極為隱蔽,韓林為何著急出手別院?定是被人抓住了把柄。”楚昭云依舊堅持自己的看法,她平等地懷疑韓府的每一個人。
兩人意見相左,但也無畏爭執,一致決定后先找到了韓林的貼身小廝小孔。
楚昭云等小孔情緒平靜了,才問他:“韓林今日和誰有約?又為何臨近時辰了突然不赴約了?”
“林哥兒……”小孔話一出口,看見了一側的暗衛,便立刻又改了對韓林的稱呼,說道:“三公子今日本是和大將軍的弟弟約好了去賞梅,申時之前大公子來找了一趟三公子,大公子走后三公子便說不去了,叫我去傳話……”
楚昭云知道,小孔在害怕韓若江。
尋常人家的隨從小廝丫鬟們,在府里久了,便稱公子們一聲哥兒,可是眼下韓若江的人在這里,小孔不敢。
至于為何不敢……恐怕是因為他知道韓林太多秘密,且韓林出事時他并未在身邊護著主子,他是怕韓若江找他秋后算賬。
“韓其佑來找過韓林?他們說了什么?”
“我不知道……
三公子一見大公子來了,就讓我出去了。”
“韓林主動讓你出去的?他們說話說了多久?”
“沒多久,至多一盞茶的功夫。”
楚昭云看向段景曜,她問完了,知道段景曜要問小孔有關別院的事,她便帶著暗衛們去廢墟里翻找線索。
段景曜將小孔拉到了一側,低聲問道:“韓林為何要匆匆出手別院?可是鬧出了人命官司?”
小孔大驚,這等隱秘的事韓府都不知道,皇城司的人果真是手眼通天!
“我我不知道,什么別院,我不知道。”
“韓林已經死了,你不說實話的話,你說韓若江會不會怨你故意隱瞞,會不會覺得你也是害死韓林的幫兇?”
“我真的不知道……”
“好,現在就帶你去韓若江面前。”段景曜知道,在這韓府里,上任宰輔恐怕比皇城司還要恐怖。
段景曜才提溜著小孔的后脖頸走了兩步,小孔就嚇得招了:“大人,我知道,我說我說……這和我沒有關系,大人饒命!”
“井里那兩具尸體,一個是許牧,另一個是古春還是方懷危?”
小孔心比寒冬臘月里的湖水都涼,皇城司連井里的尸體姓甚名誰都知道了,他確實也是幫韓林瞞不住了。
“另一人是古春……”
“那方懷危眼下在何處?”
“林哥兒將他安置在了新宅子里。”小孔有些難以啟齒,低下了頭,又聽段景曜問他:
“井里二人可是死于中毒?韓林既為他們贖身
帶他們離了月沉閣,為何又要殺了他們?”
小孔頭低得更甚了,小聲說道:“林哥兒發現他二人惺惺相惜,似有背叛之意,就親手下毒毒死了他二人,投到了枯井了。”
“難道韓林是嫌別院晦氣才想著出手?”
小孔又抬起了頭,說道:“大人,為何要賣別院一事小的是真不知道,只是得了林哥兒的令我才著手去處理賣別院的事……”
小孔恍然大悟,難不成從他手里買走別院的那位姓余的富商,是皇城司安排的人?
“韓林與別院或者月沉閣的事,韓府可有人知道?”
“沒有,此事也不算光彩,林哥兒藏著不讓韓府的人知道。”
段景曜頓了頓,又問回了韓其佑的事。
“韓其佑走了之后,韓林讓你去傳話?你親眼看見韓其佑離開了韓林的院子?”
小孔仔細想了想,說:“大公子從書房出來,是朝外走了,我聽見林哥兒叫我就進書房了,倒是沒親眼見著大公子出了這院子。”
“嗯,你先一旁候著。”
“是。”小孔低著頭退到了一側,他也沒想到他只是奉命出去了片刻,府上就發生了這般大事。
別說初來乍到的皇城司了,他整日跟在韓林身邊,算是最了解韓林的人了,可他也想不出來是誰殺了韓林。
難道真的是大公子韓其佑?
段景曜走到楚昭云跟前,一邊幫她撿著東西,一邊把小孔說的話一五一十低聲轉達給了她。
“韓其佑?”
楚昭云斂眉,方才韓其佑一直陪著韓若江在這書房前,可未曾聽他說過來找過韓林。
“若是韓其佑不來找韓林,韓林就不會爽約,自然也不會身處書房里中毒又被燒。”
“大人覺得韓其佑可疑?”
“他說不定等小孔走了,又返回了書房。”
“……”楚昭云沒說話,她只是覺得不會這般簡單,一問就問到了兇手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