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一片焦黑的廢墟之前,兩個丫鬟正在極力拉著一位正要往廢墟里沖的女子。
不用問也知,女子是韓林的妻子。
韓府的小廝們都沒有經驗,正焦急地東一塊西一塊的撿著廢墟。
段景曜見狀,先問清了書房正門和書案的位置,又連忙指揮著眾人一起將砸落的房梁抬起來。
此時,韓若江才趕了過來,“韓林人在哪里?今日在府上?”
正在哭泣的女子擦了擦淚,哽咽道:“父親,官人說他申時要外出會友,方才書房失火我便派人去尋官人,還沒出門就迎著了小孔……”
韓林的貼身小廝小孔嚇得六神無主,連忙跪在了韓若江面前,解釋道:“林哥兒說今日不出門了,怕朋友等著就讓我前去告知他們……”
“那他也不一定在書房里,有沒有找找府上其他地方?”韓若江不愿意相信韓林就在書房里,就在這時,他聽見了段景曜的聲音。
“底下有人,再來幾個人幫忙抬起來!”
眾人一聽,紛紛上前幫忙抬著房梁。
廢了好大的力氣,才將房梁下的人抬了出來。
韓若江腿一軟,認出了韓林的背影,不甘心道:“翻過身來,看看是不是林兒!”
其他人見韓林腰部以下被房梁砸得不成樣子,誰也不敢上前,最后還是楚昭云和段景曜上手將人的正面翻了過來。
“林兒!”
“三弟!”
“官人!”
韓府上下頓時亂成了一團。
本以為只是書房失火,沒想
到卻把韓林活活燒死了,韓若江最疼的就是小兒子,看見韓林的正臉時,這個看起來儒雅淡然的老人瞬間蒼老憔悴了許多。
段景曜上前扶住了韓若江,低聲道:“韓大人節哀,不過眼下還不是傷心的時候,韓林尸骨未寒,怕是有人蓄意縱火。更何況,韓林一個孔武有力的男子,豈會失了火逃不出來?這房梁可是等火勢燒大了才會砸下來,怎么就不偏不倚地砸在了韓林身上?”
韓若江一愣,反應了許久才反應過來段景曜說的話。
“定是有賊人作亂!”韓若江心中自責,他當宰輔多年,雖說問心無愧,可因立場不同也得罪了數不清的人,焉知這次不是仇家來尋仇?
想了想,韓若江又立即下令:“把府門關起來,府上任何人不得出府!”
說完,韓若江又抓住了自己最信任的隨從的胳膊:“你親自去一趟程府,就說……就說府上鬧了竊賊,讓她先在程府住兩天再回來。”
“父親……”韓其佑立即心中惶恐,問道:“真的有人害了三弟嗎?”
“閉嘴!”說完,韓若江頓了頓,眼神悲痛地看著躺在地上的韓林。
韓若江在朝中風風雨雨混了這么多年,見慣了大場面,眼下雖然傷心,但立即就調整了自己的心情,他看著韓林這皮肉俱好的模樣,不像是燒死的。
只是不知道是被煙嗆死的,還是被房梁砸死的?
他都不敢想,當韓林知道自己
逃不出來的那一刻該有多絕望!
又克制著心中的怒氣,韓若江看向楚昭云,極力保持著自己的聲音平和:“楚推司,給我兒驗尸。”
“是。”楚昭云立即蹲在了韓林身側,她方才將韓林翻過來時心中就有了猜測,眼下得了韓若江的令,便立即驗證著自己心中的猜想。
眾人目光聚集在楚昭云身上,一顆心都跟著她的動作七上八下。
過了片刻,等楚昭云一站起來,韓若江連忙問道:“林兒可是被房梁砸死的?還是被煙活活嗆死的?”
楚昭云輕輕搖了搖頭,看來這件事比她和段景曜所預料的都要復雜。
“韓大人,韓林口鼻深處干干凈凈并無多少灰燼,而腰部臀部大腿被砸斷之處,也并未有大量出血。”
“這是何意?”韓若江皺眉,他好似聽懂了楚昭云的意思,但心里卻不愿意承認。
楚昭云驗尸便是要替尸體將生前所遭遇的一切都說出來,她也不忍心讓一位老人心寒,可她不得不。
“韓大人,韓林死于中毒,書房著火,是有人蓄意縱火焚尸。”
韓若江深呼吸了一口,問道:“你的意思是說,韓林先被人害死了,兇手又放火燒了這書房?”
“不僅如此,兇手還刻意將韓林的尸體放置在了房梁之下。”
言落,韓林一口氣梗在了心口,只悶聲嘶叫了一聲。
楚昭云見他臉色烏青嘴唇發白,且雙腿不受控制地沒了力氣。
大喊道:“不好,
韓大人似有中風之召,快扶著他,別摔倒!”
說完,她便掏出銀針,在韓若江的幾個關鍵穴位之上重重落針,眾人也顧不上韓林了,全都因為韓若江而緊張著。
好在楚昭云發現地早又及時施針,過了好一會兒的功夫,韓若江才緩緩睜開了眼皮。
楚昭云松了一口氣,拔了針:“沒事了,方才韓大人是怒急攻心,韓大人切記要保重自己,切莫傷心過度。”
韓其佑也狠狠松了口氣,三弟死了,若是父親也癱了,這韓府怕是要亂!
更何況父親方才不曾留下只言片語,這韓府掌家人的位置他可怎么爭得過二弟韓文!
“父親您先回房休息吧!三弟這里有我!”
韓若江盯著韓其佑看了一會兒,才逐漸回了神,“不,我要在這陪著林兒,查,給我查到底是誰害了韓林!”
段景曜點了點頭:“韓大人放心,我與楚推司定當盡力,只是還得派人回皇城司多叫些察子來助我。”
“不,這件事不能外傳……至少在查出真相之前來不能外傳!”他絕對不能中了賊人的計,說不定那人正在等著看他的笑話!
又說:“景曜,有你一人就頂數人,還有我養的暗衛都可以任憑你差遣!”
段景曜應了一聲,心中卻止不住地震驚。
堂堂上一任宰輔韓若江,竟然大大方方承認自己養了暗衛……這究竟是有恃無恐,還是情急之下無可奈何的選擇,不好說……
這韓府
,究竟還有多少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