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辦完了國子學的差事,楚昭云罕見地閑了下來。
不僅是她閑了下來,就連周推司等人也閑了下來,周推司解釋這是因為天冷了,作惡的人也懶出門了。
楚昭云不敢茍同,在襄陽府的時候可沒這一說。
惡人作惡還分天氣?
不過汴京城的天,是徹徹底底冷了下來。
府衙院子里有一棵槐樹,秋日里落盡了葉子后,姿態也是極美的,可這兩天卻像變了個樣子似的,滿樹干癟癟的樹枝子像是一只只瘦骨嶙峋的手,正張牙舞爪地朝著天空攀扯。
叫人平白無故地看了都覺著冷。
手頭得閑,楚昭云便給江望月講著她驗尸的心得體會,慢慢地,其他推司也湊上來聽,各個都沒想到楚昭云是這般不藏私的高潔之人。
她在衙門的差事,也辦得舒心輕松了起來。
伯爵府里,也沒有人在提起孫姨娘和楚珍云。
冷風使勁吹了幾日,在一個平平無奇的夜里,汴京城靜悄悄地迎來了冬日里的第一場雪。
不過似乎沒蓄夠力氣,雪下了一夜便停了。
楚昭云難得在家,便拿起了掃帚,跟灑掃的小丫鬟一起掃起了院子。
這是她平生第一次因著到了冬至日,得了七天的假。
僅說按時放假休沐一事,汴京城真是比襄陽府強太多了。
院子里才將將掃出來了一條小路,就迎來了人。
楚淑云穿著大氅,抱著手爐,笑著說:“二妹妹真是勤快!也不嫌冷?”
楚昭云放下掃帚,
拍了拍手,“動一動身子就暖了。”
“快去換身衣裳,一會兒帶你出去。”
“出去?去哪兒?”
“知道你今日開始休假,大舅母特地送了拜帖,她在秦府一處風景極好的別院里辦了宴,好答謝你上次在海家二表哥的事上點醒了她。”
“大舅母太客氣了。”
“順便……”
“順便什么?”楚昭云看楚淑云驀地就紅了臉,卻也猜不到她的下文。
“外祖母順便請了幾個好友,她們家中有適齡兒郎,讓我相看一二。外祖母記掛著我,我也不好拂了她。”
“原來如此……”楚昭云狡黠一笑,“原來答謝我才是順便之事啊……”
“休要打趣我,上次你不是還好奇十二月要做什么雅事?去了就知道了!”
“好好好,姐姐等我一會兒,我去換身衣裳就來。”
不敢耽誤了楚淑云的正事,楚昭云匆匆跑回了屋。
在秦氏和甄映雪的大力操辦之下,她現在衣裳多得穿不過來,隨手抓了一件竹青色的衣裙,簪上了兩個玉釵就出來了。
楚寧云害了風寒,秦氏也走不開,最后去的只有楚淑云楚昭云二人。
馬車一路向東行,停在了一座別院之前。
眼下來得早,別院里除了秦家人,尚未有其他人。
兩人跟著引路丫鬟,往院子深處尋去。
楚昭云這才知道了這別院的妙處,也知道了楚淑云細數的雅事里還差什么,竟是十二月的溫湯浴。
她還從來從未泡過溫湯。

人來到秦老太太跟前,乖巧行禮:“見過外祖母,外祖母慈安。”
“好孩子,快起來。”
楚淑云解釋道:“寧云風寒未愈,在家躺著呢,母親也有事走不開。”
“她倆是個沒福氣的,今晚你和昭云在這別院住下,好好泡泡溫湯!”
“是。”
秦老太太說完,海大娘子才開了口,親親熱熱上前拉住了楚昭云的手:“上回多虧了昭云,否則我真是要纏上一身官司!”
“大舅母不必客氣,沒惹上官司就好。”
“他們回家去愿意怎么折騰就怎么折騰,反正我是不管了!”海大娘子說完話,就聽見有丫鬟來稟,說客人們都到了。
不過眼下寒梅未開,積雪也不厚,院子里也沒什么好觀賞的。
來的客人們也全是貪入夜了能泡泡湯泉。
因此海大娘子說道:“讓年輕人自己玩去吧,你們也都去吧。”
說完,還意味深長地看了自己姑娘和楚淑云一眼。
今日可專是為她二人辦的。
楚家兩個姑娘和秦家三個姑娘依言行禮告退。
等走到了院子里,楚昭云袖子被人扯住了。
“二姐姐等等我。”秦意綿笑嘻嘻的,又問:“二姐姐,寧云生病了沒來,怎么珍云也沒來,上次說好了送她一副頭面,我這次還特地帶來了。”
楚昭云不想騙小姑娘,故意落了旁人兩步,同她說道:“意綿,珍云犯了錯需要靜靜思過,興許你以后都見不到她了哦。”
“啊?什么大錯
竟然要思過這般久,姑姑可是最好的人,怎么會懲罰得這么重!”
“既然你知道你姑姑是最好的人,就該相信她的決定。”
“好吧……那明日回家的時候,二姐姐能不能幫我把禮物捎給珍云?”
楚昭云不想讓小姑娘失望,點了點頭。
于是秦意綿便歡天喜地跑開了。
楚昭云停留在了原地,想著一會兒找個什么借口回屋里躲懶去呢?
她是不想在院子里閑逛。
院子里都是年輕男女,少不了嘰嘰歪歪情情愛愛的事,她是半點也不想沾上身!
還沒想好借口,就被折回身來尋她的楚淑云抓了個正著。
“昭云你怎么站在這兒?我走半路上沒瞧見你,還以為你去哪了?”
“姐姐,我畏寒,想回屋歇息。”
“我的手爐給你,你等會兒再回屋行不行……”楚淑云扭捏了一會兒,低聲說:“你也知道姐姐我沒那么聰明,眼光也不毒,母親不在,你幫姐姐把把關。”
“我不行的……”
“你行!你見過妖魔鬼怪,你有識人的眼光!”
“……”她明明是個驗尸推案的,哪里見過妖魔鬼怪!
“快些跟我來。”
“那我躲在暗處看一眼你要相看的人,我就回去。”
“行行行,依你!”楚淑云拉著楚昭云去了園子里,停在了拐角處,她四處觀望著,找了許久才找到了大舅母事先跟她說過的那位拿著笛子的男子。
“昭云,就是他,拿玉笛的那人!”
楚昭云抬眼
看去,滿院子光鮮亮麗笑容燦爛的人映入眼簾。
眼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