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夜半時分,一駕馬車從永勤伯爵府后門匆匆而出,隨后駛入了無盡的夜色之中。
而永勤伯爵府的夜,也恢復了安靜。
楚昭云躺在楚淑云和楚寧云兩人之間,心中思緒萬千。
她想起了上次入汴京來伯爵府的時候,別說楚淑云邀請她同床而臥了,就算是住在秦氏的院子里,她也覺得不自在。
太過親近,不是她的本意。
可眼下,一起經歷了許多事,心境也悄悄地發生了改變。
說來也諷刺,她珍視和淑云寧云的姐妹情,可三個不同母親孕育出來的骨血,此時此刻在一起,卻是因著楚翰。
果真緣也,孽也。
“唉……”
“二姐姐,你在嘆什么氣?”楚寧云平躺著,問完之后,學著也嘆了口氣,“大姐姐,你睡了嗎?我睡不著。”
“我也睡不著,寧云,你的榻未免太軟了些。”
楚昭云贊同道:“明日得同母親說給你換張榻。”
“大姐姐,二姐姐,你們說……四妹妹她在莊子上會怎么樣?”
楚昭云不懂這些,便沒接話。
楚淑云卻是知道:“正如母親說的,不會短了她的吃穿,只不過就是不會讓她踏出莊子一步就是了,莊子上的下人也是看主子眼色行事的,定是不會給她好臉色瞧。”
“這不就是軟禁嗎?那她也挺慘的。”
“慘?孫姨娘不慘嗎?若是她真記在了母親名下,也覺得你和孫姨娘似的擋了她的路,那你什么下場,你慘不慘?”

珍云打了個寒噤,裹緊了被子:“大姐姐你莫嚇我!”
“誰嚇唬你了?唉……突然覺得我挺幸運的,我娘走后,我遇見的兩位繼母都是好人。”
“那還是我最幸運。”
“楚寧云,這你也要爭?”楚昭云無奈道。
“二姐姐,你說會不會是因為孫姨娘對四妹妹不好,四妹妹才下了黑手?比如說,孫姨娘心里有怨氣,都暗地里撒在了四妹妹身上?”
“我不知道,我不了解,你問大姐姐。”
“我也不了解孫姨娘,不過應當不會苛待她吧,孫姨娘總是哭哭啼啼的,不像是個刻薄人。”
說完,楚淑云頓了頓,又問:“寧云,我怎么覺著你話里話外都在為珍云開脫呢?”
“我沒有,我就是有些害怕……這些時日白日里我都是和她一處的。我不會已經被下毒了吧?二姐姐,你快給我把把脈!”
“……”楚昭云摸向了楚寧云的手腕,沒告訴她只有犯了癥狀才能把出來,只說道:“脈象可知,你暫時壯如牛一般。”
“……我也沒這般壯,二姐姐騙人!”
楚淑云沒忍住笑出了聲,憋了一晚上的心情也總算是放松了下來。
說道:“你二姐姐可沒冤了你,整日皮的跟猴子似的,身體定是好樣的。”
“……”楚昭云撇了撇嘴,又想起來了另一樁事,“平日里母親不讓我和姨娘們有接觸,今日一見,王姨娘和宋姨娘可真美啊,放著外頭好端端的正頭娘
子不做,為什么來給父親做妾?”
說到楚翰,楚淑云多年來的在父親的威嚴之下,習慣了噤聲。
楚昭云就不一樣了。
直接說道:“你以為是因為真愛?有幾個是貪圖伯爵府的富貴,另外幾個都各有苦衷,走投無路之下想有個歸宿罷了。”
楚寧云一愣,問道:“她們不是自愿的嗎?”
“別無他選之下的自愿,叫自愿嗎?”
這顯然觸及到楚寧云不懂的地方了,思來想去,說了句:“今日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不管自愿還是無奈,人總得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
“嗯。”楚昭云應了一聲。
“大姐姐,二姐姐,你們什么時候嫁人?”
楚昭云沒料到她話鋒轉得如此之快,困惑道:“楚寧云,我發現你話有些多,不困嗎?”
“不困,說嘛說嘛,跟我說說!”
楚淑云不覺得和自家姐妹有什么好遮掩的,直說道:“我是想嫁人的,希望我能遇見一個一生一世的良人,最好別像……一樣濫情好色。我喜歡大雁,大雁是忠貞之鳥。”
“那二姐姐你呢?”
“我不知道,得之我幸,順其自然罷了。”查案之路漫漫,她摸著黑往前走,好在眼下和段景曜同路才看到了一絲光亮,她哪里有心思去想這些兒女情長之事?
“寧云,我跟你二姐姐都說了,那你也說說你啊?”
“我?我還小……不過我不想嫁人,我想別人嫁我。”楚寧云認真想了想,鄭重地說
:“若是我家里有幾個男人,我定會一碗水端平,認真呵護他們的,絕對不會讓他們像孫姨娘似的。”
“……”
“……”
“昭云,你明日要去衙門嗎?早些睡吧?”
“是的,我睡了,姐姐也睡吧。”
“嗯。”
“這就睡了?”楚寧云一頭霧水,見沒人應她聲了,這才翻了個身閉上了眼。
姐妹三個,各自裹緊了被子躺在一張榻上,逐漸地都呼吸逐漸平穩。
次日一早,楚昭云醒時,另兩人還睡得熟。
她小心翼翼下了榻,回了自己的院子。
見著桌子上放著的糖葫蘆,想著段景曜說這糖葫蘆很甜,她便咬了一口。
只是差點沒把牙酸掉了。
段景曜竟然信口胡謅,真當她昨晚喝醉了?
忍著酸又吃了兩口,她收拾了一番去了衙門。
雖已經過了上值的時辰,可如今她是推司,不必像往日做仵作時那般踩著時辰去上值,外出辦案也不必提前知會推官,回來后說一聲即可。
因此時辰上自由了不少。
她新上任,手里也沒積攢的卷宗。
手底下的仵作正是江望月,江望月是她的朋友,也是個直率上進的,尋常有驗尸的案子便就讓江望月直接去了。
江望月愿意精進自己的手藝,驗尸積極,倒是助力了她許多。如此一來,她也能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
只不過,她總覺得推官屋里架子上束之高閣的匣子里有秘密,她什么時候能成為推官呢?
也不知道段景曜
這回能不能升提舉?
況且,升了推官和提舉,就真的有用嗎?
楚昭云嘆了口氣,告訴自己且往前走,莫還未行事就計較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