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再進屋時,楚昭云才看清了屋里的人。
楚翰和秦氏在,兄弟姐妹們也都在,一側還站了一排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婦人,應當是楚翰的妾室們。
“母親。”
“昭兒可感覺好些了?”
“嗯。母親可是懷疑孫姨娘的死是有人故意為之?”
秦氏點了點頭,“孫姨娘平日里也沒什么身體不適,近日也沒請過大夫,就這么沒了氣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對于府上出現了這樣的事,楚翰很生氣,沉聲道:“孫氏育有一女,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這件事必須查清楚!”
楚昭云懶得接他的話。
只看向楚鶴亭,說道:“大哥先同嫂子回去吧,這件事怎么想也與你們無關,何必在這待著。”
楚鶴亭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們先回去了。”
“三妹也回去睡覺。”
“我不回,我要在這陪著母親。”楚寧云說著話,抱住了秦氏的胳膊,她才不回去,與其自己在房里抓心撓肝地猜著真相而睡不著,不如在這守著!
“我也在這等著。”楚淑云也附和道。
倒是楚翰不等有人問他,就自顧說道:“為父先回去,明日等你的消息。”
楚昭云想也不想立刻否決:“父親可不能走,父親是一家之主,自然要在這鎮場子。”
他想回去睡大覺?
怎么想的這么美!
秦氏也贊同:“還是在這等著吧,這一屋子人我可管不過來。”
楚翰又一肚子氣,可他得了這一家之主的名
號,還真就抬不起腿來了,“那快些查。”
“孫姨娘人在哪?”
“在臥房,這邊走。”秦氏說完,又高聲道:“翠芹翠喜,在這陪著各位姨娘們。”
隨后,才領著楚昭云出了正廳。
既然楚寧云不害怕,她也不必拘著孩子,就讓她跟著去,省的養成了膽小的性子。
至于一家之主,自然也得跟著。
一行人齊齊去了孫姨娘的臥房。
一進臥房,楚昭云便開始觀察,樸素的裝飾和簡單的布置足以看出來孫姨娘不是個受寵的姨娘,或許只是因為院子里養著姑娘,這日子才能將就過下去。
軟榻上,楚珍云正躺在那。
“四妹她怎么了?”
“哭暈了。”楚淑云解釋了一句,又走到軟榻前,輕輕叫了一聲:“四妹?你二姐姐回來了,醒一醒……”
當時的情況只有楚珍云知道,眼下知道她可憐也得叫醒她。
在楚淑云一聲聲呼喚下,楚珍云醒了過來,“大姐姐?”
回過神來才想起來發生了什么,立即又帶了哭腔,“我……”
楚淑云和這位四妹妹并不親厚,可眼下的情景讓她想到了自己的親娘,難免心疼道:“唉……四妹妹節哀,快同你二姐姐說說到底發生了何事?”
“二姐姐……”楚珍云茫然地看向楚昭云,除了傍晚跟著母親去前院謝恩時匆匆見了楚昭云一面,她已經好幾日沒見到這位二姐姐了。
眼下看著這位二姐姐,想起來在秦府時得到的訓
斥,她下意識地低了低頭。
楚昭云也知道她驟然失去親娘心里一定不好受,盡量放輕了語氣問道:“珍云,發生了何事?是你發現孫姨娘死了?”
楚珍云抽泣了一聲,強忍著哭意:
“我也不知道,我在母親院子里用完晚飯,回來后發現姨娘臥房門關著,丫鬟說姨娘許是睡了,我想著進來看一眼,結果發現姨娘已經……”
說完,楚珍云就憋不住小聲哭了起來。
只是這話落在不同人耳朵里,卻有了不同的效果。
楚寧云眼里也含了淚,忍不住想——若是有一天她失去了娘親,那一定是天也塌了山也崩了,眼下只是想想就很難受。
楚淑云聽了,自是一萬個心疼,但又覺著楚珍云是幸運的,起碼眼下有這么多人陪著。她失去親娘時,比楚珍云小了十歲不止,那時候有誰心疼她?
秦氏聽了,心里有種說不上來的難受。
她當過女兒,也是當人親娘的,自然知道這女兒有多依賴自己的娘親。
眼下孫姨娘死了,楚珍云竟然還守著規矩稱孫姨娘為“姨娘”,若是真心孝順,哪能顧得了這許多規矩,早該喊“娘”了,亦若是顧忌著她這位大娘子還在,也該喊聲“小娘”。
但楚珍云,卻規規矩矩地喊著“姨娘”。
她有種直覺,楚珍云就是喊給她聽的。
她聽了并覺得不欣慰,只覺得心里有種莫名其妙的寒意。或許她讓翠芹悄悄去給楚昭云通個氣,
是正確的決定……
和眾人不同的是,楚昭云此時此刻沒想這般多言下之意,只是想著楚珍云這話說得不對。
正常情況之下,晚上回了院子聽到丫鬟說孫姨娘睡了,應該就回自己臥房去了。
楚珍云怎么還推門進來了,不怕將睡著的人吵醒嗎?
想罷,楚昭云直接開口問道:“既然你得知孫姨娘睡了,你為何要進臥房,不怕驚擾了她?”
楚珍云一邊哭著一邊說:“我想著進來拿我早晨落下的繡帕……”
“你方才說,你想著進來看一眼。”楚昭云腦子里沒想其他的,也暫時忘了翠芹的提醒,她只是抓住不合理之處就要問清楚。
“對……”楚珍云抬手指了指不遠處,床榻上孫姨娘正躺著,她手邊有張紅色的繡了一半的帕子甚是醒目,“我想著進來看一眼繡帕在哪,然后悄悄拿走,不會驚擾到姨娘……那帕子是母親留給我和三姐姐的功課……”
楚寧云踮著腳伸著脖子往床榻一側看去,附和道:“是的是的,這是母親留的功課,明日就得繡完。”
“我本是打算今晚連夜繡完的……”
楚昭云斂著眉,質疑道:“既然要悄悄拿走,你拿了為何不走,如何發現孫姨娘死了?”
除了楚淑云,沒人見過楚昭云這幅模樣。
和平日的溫和模樣全然不同,楚昭云板著臉冷著聲音,頗讓人倍感壓迫。
楚珍云也不例外,握在袖子里的手有些發抖。
抽泣了兩
聲,才答道:“我從桌子上的繡籃里拿了帕子,本是要走的……我看見姨娘胳膊垂在榻下,我怕她明日醒了胳膊僵得難受,想著幫她放好胳膊……誰知道摸到了姨娘冰涼的皮膚,我怕極了,又摸了摸鼻息……誰知道姨娘竟然……”
楚昭云沒有言語,盯著楚珍云看了好一會兒。
末了才開口道:
“我來驗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