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陛下傳我召見?”
“不知道呢!宮里來的內侍正在大堂上等你。”
“若是進宮,可有什么要注意的?”
“我也沒去過皇城啊……”周推司也跟著楚昭云緊張了起來。
楚昭云點了點頭,連忙跟著去了大堂,要進皇宮帶來的緊張已經全然替代了偷偷開鎖的心虛。
見到了宮中來的內侍,她手忙腳亂地跟著周推司行了個禮。
黃內侍端著架子,將楚昭云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開口的語氣還算溫和:“你就是楚昭云?”
“楚昭云見過中貴人。”
“陛下要見你,跟咱家走一趟吧。”
“是。”
楚昭云稀里糊涂地跟著出了府衙上了轎子,路上連忙整理著自己的衣裳,她這衣裳雖然灰撲撲的,可好歹是她的官服,可不能亂了。
等下轎時,她還沒回過神來。
進了宣德門一路往北走,幾個內侍走得極快,她也跟著疾走。
也不敢東張西望,但只是悶頭走路她也感受到了來自宮墻的壓迫感。
走了許久后,只有黃內侍領路了,她知道,這意味著她離目的地更近了。
“楚大人不必緊張,皇城司段大人也在陛下跟前呢。”
“多謝中貴人提點!”楚昭云心里立刻有了數,定是段景曜向陛下匯報了國子學的事,陛下才要見她。
知曉了被召的緣故,又想著有段景曜在,她心中的緊張才散了幾分。
不過她沒想到內侍會特地提點她,想來也是因為段景曜私下里關
照過了。
“楚大人,到了。”說完話,黃內侍就在門口停了腳步。
楚昭云誠惶誠恐自己進了御書房,行著禮:“臣楚昭云,見過陛下。”
她不是害怕陛下這個人,她是害怕天子的權勢,萬一說錯了什么話,沒命查阿公的死不說,還會連累段景曜。
“免禮。楚卿不必緊張,抬起頭來回話。”
“是。”
“……”盛仁帝看見楚昭云抬起頭來,有一絲驚訝,側頭看向段景曜。
他不是第一次聽段景曜說起楚昭云,只不過一直以為楚昭云是個老成的人,眼下親見了才知道是個妙齡女子,原本只是打算夸贊幾句封個賞賜,眼下卻有了疑問。
“上次聽景曜說起你,朕有意攬你進皇城司,卻得知你回老家去了,這是何緣故又來汴京當差了?”
“回陛下的話,臣自小由襄陽府外祖父撫養長大,前些時日因外祖父故去,臣故來汴京投靠父家永勤伯爵府。”楚昭云沒有絲毫隱瞞,這個時候說實話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只不過還是老規矩,說了實話的七八分罷了。
盛仁帝頓了頓,顯然沒想起來永勤伯爵府里有哪號人物,不過這也說明楚家沒什么堪用的人。
初來汴京,家世不顯,又為女子,看來倒是朝堂上的清流,將來或許可堪大用。
“盛朝自從準許女子入朝為官后,只得一位女官,楚卿可要力爭上游啊!”
“臣一定不負陛下所托。”楚昭云也沒想到
,陛下竟然會鼓勵她。
“此次召你入宮,朕是要賞賜你在國子學的案子中有功,楚卿想要什么賞賜?”
楚昭云余光看了段景曜一眼,也不知道段景曜在陛下面前給了她什么功勞以至于陛下要親自賞賜她。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她也知道萬萬不可推辭。
若說她眼下最想要什么,自然是陛下給她下一道圣旨,讓朝中所有人配合她查阿公的案子甚至是十四年前的案子。不過她知道這個賞賜是異想天開,段景曜明擺著和陛下關系親厚,若是此路可行,段景曜為何自己查十四年前的案子從未求助于陛下?
除了這,她還想要是什么賞賜?恐怕是推官一職,成了推官她就能看看束之高閣的匣子里究竟有什么,誰讓她打不開鎖呢?
只不過她心里也清楚,此話一說,她這輩子的仕途可能就止步于推官了。
楚昭云腦子里飛快地想著,最后說道:“多謝陛下恩賞,臣想要銀子。”
“……”盛仁帝沒想到楚昭云如此直白如此庸俗,頓時對她這個人就失了大半的興致,擺了擺手:“可,退下吧。”
倒是盛仁帝身旁一言未發的段景曜眼里含了笑意,她這賞賜要的妙極了!
楚昭云又行了個禮,恭恭敬敬小碎步快步往外走著,等出了御書房才抬起了頭。
得了陛下親賞的銀子,實在是高興,且她狠狠地松了口氣,方才若是稍不留意要錯了賞賜,可能就會惹來
陛下的不悅。
還是銀子好啊!
若是這銀子能直接送到永勤伯爵府就更好了,也好叫母親和祖母都高興高興!
楚昭云輕聲道:“中貴人,還得勞煩中貴人領我出宮。”
“跟咱家走吧。”
黃內侍早就把御書房里的話聽得一清二楚,不過他知道自己是個什么身份,也不會和楚昭云多說什么,先前那一句提點對楚昭云來說是個定心丸,但對上位者來說無關緊要,否則就算他收了段景曜的銀子也不敢多說話。
“多謝。”楚昭云感覺自己的腳步都輕松了許多。
跟著黃內侍走了一會兒,忽然見黃內侍停了腳步,原是前頭迎面來了一人。
她知曉與自己無關,便駐足低頭等著。
來者是個上了年歲的宮女,她先是仔仔細細盯著楚昭云看了一會兒,才對著黃內侍說道:“有勞你了,一會兒我領她出宮就行。”
楚昭云猛地心驚,為何出宮路上要中途換人?且看這情景,黃內侍也是有幾分不情愿的。
“這不合規矩……”黃內侍的確有些猶豫。
“有什么不合規矩的,你趕緊回陛下身邊伺候著,我把人送出宮就行。”
“這……”他雖然是天子近身的宦官,可來人畢竟是太后身邊的人,不過楚昭云畢竟不是天子眼前的紅人,太后想見她應當只是因著段景曜的緣故。
權衡了一番后,黃內侍對著宮女囑咐道:“一會兒去給楚大人封賞的人就出宮了,切莫耽誤
了楚大人出宮的時辰。”
“知道了,楚大人跟我走吧。”
“?”楚昭云看了眼黃內侍,然而她只得到了一個愧疚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