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風聲作響,齊祭酒起身,關住了框框作響的門。
“快,快把窗戶都關了!莫讓雨潲進來。”
聞言,弟子們紛紛起身,將離自己最近的窗戶關緊。
關了窗,風雨聲就像蒙了層布衾。
弟子們也逐漸放松了下來。
許武清打了個哈欠,看著離他最近的楚云,生的瘦小且面色警惕,就知道是個膽子小的。
心生同情,安慰道:“莫要驚慌,今晚安心在書齋住下就行。”
楚昭云往許武清的方向挪了挪,壓低了聲音問他:“在這住下嗎?”
許武清挑了挑眉毛:“你成績是有多好?直接進上舍了?”
楚昭云點了點頭,自夸道:“天賦異稟,成績不錯。”
這才將許武清糊弄了過去。
許武清抬眼看了看齊祭酒,確認祭酒沒注意自己這邊,才和楚昭云解釋道:“大雨大雪天多是停學,要是趕不巧都在國子學,就住在國子學不歸家了,省的路上出了事。可知道為何?”
許武清冷哼了一聲,自問自答道:“因為祭酒和師父們怕擔責任,要是哪個在路上出了岔子,國子學可不想扯上半點關系!”
“哦,原來如此。”楚昭云心里一沉,她原以為挨到了放堂就無事了,誰知竟然要留宿。
私以為國子學的師父們定是博學且博愛的人,卻也有這般小心思在。
倒也無可厚非。
不過……國子學教習律學、算學、書學、畫學、武學、醫學,而算學一道,又包含算術、
歷法、天文、三式法等。
看來出現在皇城司門口的信,在今日出現,并非偶然。
“怎么稱呼這位兄臺?”
“許武清。”許武清說著話,點了點自己的書匣,上頭有他的名字。
“上舍中,誰天文學的最好?”
許武清抬眼掃視了一圈,心里有些不忿,但也不得不承認道:“賀榕。你問這有什么計較?”
“沒什么計較,我也得好好學,這樣昨晚就能知道今日興許下大雨,拿把青絹涼傘也是好的。”
許武清輕笑了一聲:“我昨晚也看出來了,有什么用?”
楚昭云抬眼看向許武清。
烏云壓下,天色更加昏暗。
她看不清許武清的神色,只能看見他大抵在笑。
他也知道會下大雨?
“這是何意?”
“帶傘有什么用?國子學就是想讓你在這里學習,難不成算學師父昨夜看不出今日有雨?沒停學的意思就是讓你留在書齋安心學習。”
“原來如此。”楚昭云恍然大悟。
許武清又笑了,這個楚云,成績優異,方才看他聽課也認真,誰承想私下里是個這般愣的呆子。
笑了片刻他就笑不出來了。
書齋外頭下起了瓢潑大雨。
齊祭酒的聲音顯得支離破碎,楚昭云只聽清了什么雨勢太急,什么吃飯。
反倒是耳邊許武清的聲音,她聽得一清二楚。
“楚兄,我想起了我娘,我是說生我的親娘,不是說振威副尉許家的大娘子……我娘做的一手極好的棗泥山藥糕,
正適合這般下雨天吃,可惜啊……”
“可惜什么?”
“可惜我那嫡母怕我有出息了我娘就壓能壓她一頭,所以在我十二歲那年,她就把我娘毒死了。”
楚昭云有些發怵,無緣無故的,許武清為何同她說這些。
“許兄不覺得有些交淺言深了嗎?”
許武清從棗泥山藥糕的香氣中回過神來,笑道:“我說什么了,怕是風雨太大,楚兄聽到了什么雜聲?耳朵怕是有什么毛病?”
楚昭云眨了眨眼。
挪回了自己的位置。
這個人,大抵是有點什么毛病!
她又看見齊祭酒起身,挨個分發著蠟燭,燭光一亮,書齋里立刻亮堂了許多。
不過齊祭酒估摸著是有些嚇著了,分完蠟燭后就一直坐在段景曜身旁。
有了燭光,好幾個弟子又各自忙了起來,有寫字的有看書的。
楚昭云好似聽見段景曜叫她,便又朝著段景曜的方向挪了挪。
“大人叫我?”
“還是先離其他弟子遠些。”
眼下尚且不知是否有心思歹毒的人藏匿在上舍中,為了自身安全,還是要靜觀其變。
“嗯。我左手這人,叫許武清,頭腦不太清明,說話也莫名其妙,不過方才我看他的字,和信上的字跡大相徑庭。”
聽了楚昭云的話,齊舟納悶:“許武清平日里挺正常的啊……”
他一邊說著,一邊抬眼打量著弟子們。
書齋里列了兩列相對的書案,段景曜正對面,便是賀榕。
對這信里提到的人,
齊舟難免要多關注幾分。
只希望這雨趕緊停了,讓眾人趕緊歸家去。
段景曜看著眼前搖曳的燭光,心不在焉道:“齊祭酒,但愿是虛驚一場。”
話音剛落,風雨中一陣突兀的喊叫揪住了眾人的耳朵。
“啊……額……”
極其痛苦,又似被扼住了咽喉。
看過信的三人立刻打起了精神,面面相覷。
真的出事了!
只是,段景曜正對面的賀榕正驚慌失措地尋著聲音的來源,出事的并不是賀榕。
聽聞這聲,所有人都坐不住了,段景曜立刻說道:“齊祭酒有令,任何人不得離開自己的座位。”
他的聲音嚴肅且不容置疑,立刻鎮住了在場的弟子們。
過了片刻,才有試探地聲音說道:“祭酒,是章纮,章纮趴在了書案上,是他,他好像出事了……”
章纮?
段景曜在亮起燭火時就問了齊舟每個弟子的座位,他也是一顆心都放在了賀榕身上,并未注意這個離他最遠的章纮。
“對,誰也別動,段曜楚云去看看章纮怎么了。”齊舟立刻附和著段景曜的話,他也想去查看一二,但是腿已經軟到站不起身了。
楚昭云端起蠟燭,手腕被段景曜抓在了手里。
二人一步步地走向座位在段景曜對角的章纮。
沒走一步,都透著燭火的光亮看著其他人的反應。
人人驚慌,神色如出一轍。
方才,就算沒人看清章纮為何發出痛苦的驚叫。
唯一值得確定的是,方才并無一
人起身。
就連離章纮最近的林禹也有兩尺遠。
楚昭云扶起趴在桌上的章纮,抬眼看向段景曜,微微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