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秦氏正拉著楚昭云的手笑著,忽然聽到了驚叫聲。
楚昭云更是聽得明白,驚叫聲就在園子南側。
“母親,好像是有人落水了,我去看看。”
“唉!”秦氏一著急,差點崴了腳,又連忙說道:“你先去看看,不用管我!”
自打一大早回了娘家她就擔心,也不知為何隱隱總覺得壽宴不會太平靜。
原本還安慰自己想多了,眼下一聽有人落水便立刻慌了神。
可千萬別出了什么大亂子!
秦氏活動了活動腳,便立刻去追楚昭云。
而楚昭云一路跑到園子南側,聽見有人說是個小姑娘落水了。
她立刻想到了楚珍云和秦意綿。
等在人群里看見那二人正拉著手看著池子時,她才松了一口氣。
園子里其他聞聲跑來的賓客看見池子里的情景也都松了口氣。
“得虧這池子淺,方才聽見聲音可嚇死我了。”
“白七姑娘,你快上來吧,水涼!”
“怎么這般不小心呀,還掉到了池子里。”
“雖然水淺,要是個不會水的也得嗆水!”
眾人雖七嘴八舌,但也總歸是擔心小姑娘。
楚昭云擠到人群里,朝池子看去,里頭正站著一個小姑娘。
只見她抹了把臉上的水,雖是狼狽卻也豁達:“哈哈,我沒事,不小心滑進來了,都散了吧!”
等到人散了,秦氏才看清了池子里的小人兒。
擔憂道:“好端端的怎么落水了,快上來。”
白時月點了點頭,淌了兩步水走到池邊,
爬了上來。
方才是有許多男子在,她雖還是個十歲的小孩,但也得避避嫌。
“快隨我去換身干凈的衣裳。”秦氏也不管這是哪家孩子了,只要人沒事就好。
秦意綿小聲說:“姑母,我有衣裳,我去拿。”
“好好好。”秦氏又看向落水的小姑娘,問她:“可有哪處傷著了?”
顯然白時月不認識秦氏,聽秦意綿喚了姑母她才知道了眼前婦人是誰,說道:“多謝秦大娘子,我沒傷著,好得很,阿嚏!”
“怎的落水了?可是有人推你?”秦氏難免猜測。
白時月認真地搖了搖頭,解釋道:“沒有人推我,我就是在園子里無聊了出來逛逛,想看看池子里有沒有魚,一不留神就自己絆倒自己滑了進去。”
“這……”秦氏看向楚昭云,有些下意識地不相信小姑娘的話。
楚昭云立刻走到池邊看了看,除了腳印,并沒有其他不合時宜的東西。
“這位姐姐別往前走了,池子邊上滑得很。”
“的確,剛下過大雨,滑得很。”楚昭云收回了腳。
方才趕過來的賓客們,一是見白時月已經從水里站起來了,二是擔心自己也落水,所以無一人接近池子邊緣。
她方才看過了,池子邊緣只有一人的腳印。
看來白時月說的是實話。
楚昭云朝著秦氏眨了眨眼。
秦氏也就放了心,既然小姑娘都說了自己是無意中落水,且她一直樂呵呵的,像是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這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快快隨我來換衣裳,別著了風寒。”秦氏一邊說著話,一邊拉著小姑娘去找秦意綿。
剎那間,只剩了楚昭云和楚珍云。
因著之前兩人剛剛談完心,楚珍云心里正不知道怎么同這個二姐姐相處。
正猶豫著要不要說些什么,就聽見二姐姐說:
“四妹,你看見大姐姐了嗎?”
“我看見了,她就在那邊。”楚珍云抬手指了指。
“走,去尋她,約莫著時辰快要入席了,我們跟著大姐姐。”
“好。”
楚珍云跟上了楚昭云的步伐。
她悄悄地松了口氣,二姐姐沒有提之前的事,像是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她倒是自在了許多。
她方才去找秦意綿道歉的時候,想了許多。
不得不承認二姐姐說的,是對的。秦氏不是個心性小的嫡母,她該到秦氏面前去親近一二才對。
若是繼續躲在自己院子里不愿意見人,府上沒有人會把她放在眼里。
更何況,用不了幾年,她就要議親了。
她同楚寧云差不了幾個月,萬一到時候秦氏只管自己親生的而不管她怎么辦?
總歸自己的親娘她是不指望的。
往后的日子,她也得活泛起來,就算心里萬般不甘千種不滿,也絕不能再口不擇言,不能再把心思表現在人前!
只有討得哥哥姐姐們的歡喜,討得嫡母的疼愛,她才能借著永勤伯爵府的門楣過上好日子!
不過她并不打算感謝楚昭云,就算楚昭云今
日不對她說這番話,她早晚也會明白這個道理。
想到這,楚珍云悄悄側目看了眼楚昭云,又飛速地移開了眼神。
而楚昭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意思被徹底曲解。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以為成功的一番勸解,其實只是讓四妹妹明白了偽裝的重要性。
在永勤伯爵府,她遇到的家人都頂頂好。
下意識地,她便將這個和自己有著血緣關系的四妹妹想得無辜又簡單。
事實上,她這位四妹妹,在自己小小院子里壓抑地活了這么多年,心里的不甘不滿甚至是怨恨,不是她這個才當了幾日姐姐的人能夠想象的。
她還天真的以為,小孩子做了錯事不打緊,同孩子講明白道理,自然也就改了。
……
并肩走著的姐妹倆誰也不知道誰的心思。
很快,前院就傳來了開席的消息。
園子里的少年少女們便一窩蜂都去了前院。
楚家的姑娘們同秦家的姑娘們坐在一處,都是自家人,倒也落得自在。
起初楚昭云遠遠看見坐在另一張桌子上的秦氏左右盼顧,她也緊張了起來,總覺得宴席上可能還會發生什么。
只不過時辰久了,耳邊都是歡聲笑語,她便覺得自己想多了。
饕餮盛宴,珍饈玉饌,好生熱鬧。
到了獻壽禮時,又是一番爭奇斗艷,楚昭云亦大開眼界。
她精心選的一只軟枕,立刻顯得平平無奇了起來。
隨隨便便一人拿出來的賀禮便是珍品,真不愧是勛貴云集
的汴京!
只不過,她偶爾看向秦氏,還有大舅母小舅母,總覺得她們的笑意不達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