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楚昭云洗干凈了手,心情大好。
只是貪圖這份清凈,她也不想再進園子里。
約摸著前頭還得半個時辰才開宴,她便繞著園子開始踱步。
她既圖清凈,又怕惹麻煩。
抬頭看著遠處,確認無人了她才往前走,她可不想撞見什么私會之類的事。
就這樣走走停停,楚昭云繞到了園子西側。
只不過等她又停下來觀望時,好似聽到了細細碎碎的哭聲。
像是哭聲,又像是小貍貓在叫。
更像是女子壓抑的哭聲。
楚昭云頭皮發麻,她可不想多管閑事!
悄悄往前走了幾步,她又咬了咬牙,退了回來。
尋著哭聲找去,果然在西側門外的常青樹叢里,看見了蹲著的一個小姑娘。
楚昭云輕輕咳嗽了一聲,那小姑娘便停了哭聲。
楚昭云問她:“人人都在園子里玩,你躲在這哭什么,誰欺負你了?”
小姑娘抬頭,打了個哭嗝,看見是楚昭云嚇了一跳。
“楚二姐姐?”
楚昭云也一愣,這小姑娘名叫秦意綿,是秦二舅舅家的庶女,方才在外祖母那里才見過她。
楚昭云慶幸。
幸虧她方才又折了回來。
看小表妹不過和寧云珍云一般大的年紀,她瞬間就心疼了起來。
蹲在小姑娘身邊,用帕子輕輕擦拭著小姑娘的淚。
她放軟了聲音:“小意綿,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告訴二姐姐,二姐姐幫你討公道。”
秦意綿呆呆地點了點頭,“是,是被人欺負了,可我害怕擾了祖
母的壽宴,我不敢……”
“無事,你悄悄告訴我,我幫你討公道,外祖母肯定不會怪你的。”
又想到她是庶女,楚昭云又補充道:“小舅母也不會怪你的。”
小姑娘本就和楚珍云一樣大,又和楚珍云一樣都是庶女,楚昭云難免將對自己四妹妹的心疼也放到了小姑娘身上。
秦意綿猶豫了許久,開口問道:“二姐姐會給我討公道嗎?”
楚昭云點了點頭,用真話哄著孩子:“二姐姐可是最公道的人了。”
“那我告訴二姐姐。”秦意綿擦干了淚。
輕聲開了口:“方才我在園子里,看見一個小姑娘落了單,我怕她心里不愉快,就牽起了她的手,安慰她說不要不高興,沒人同她玩的話我陪她玩,可是她使勁打掉了我的手。”
說著話,秦意綿伸出了自己手。
本該白白凈凈的手背上,卻是紅通通一片。
“她怎么能不識好人心!”楚昭云瞬間理解了秦意綿心里的憋屈。
而且她看得出來,秦意綿雖是庶女,但二舅母也是個豁達的,這才養得秦意綿這般心善。
“而且她還罵我,說我瞧不起她,說我有本事去同大人告狀,說我欺負她,說我一個庶女還真把自己當主子了。”
說完秦意綿又小聲哭了起來。
楚昭云連忙輕輕撫摸著她的頭發:“好了好了,別哭了,她說的不對,是她過分了。”
“對,她說的不對,母親從來沒將我當庶女看待過,我母親
對我很好!”
“是了是了,小舅母一看就是很好的人!”
“而且我明明是擔心她落單了不高興,她怎么還轉過頭來欺負我。”
“她就是捏準了今日壽宴你不敢找大人告狀。”
“二姐姐……”
“別怕,你把她叫過來,二姐姐幫你說她。”
“二姐姐,不管她是誰身份多尊貴,二姐姐也會幫我?”
“當然!”
秦意綿狐疑地看了楚昭云一眼,最后選擇了相信她。
“好,二姐姐在這等我!”說完,倒騰著小腿就跑了。
楚昭云起身,就等在原地。
不管對方是誰,對方身份多尊貴,她定是要為小姑娘打抱不平的。
不過她也只會口頭教育罷了,而且得是溫和的教育。
總不能仗著她年紀大就兇人家吧?
楚昭云心里已經有了對策。
不過萬般對策,當她看見秦意綿不管不顧拉過來的人時,她腦子里也有一瞬間的空白。
她是心疼秦意綿。
但當她看到將秦意綿欺負哭的人正是她的四妹妹楚珍云時。
她整個人只剩下生氣。
而秦意綿也感受到了楚昭云情緒上的變化,更加相信了楚昭云會替她主持公道。
小孩子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
“楚二姐姐,我去園子里吃烤林檎了。”
“好,你放心,人交給我。”楚昭云雖和秦意綿說著話,卻瞇著眼看著楚珍云。
等秦意綿走了,楚昭云才開口道:
“四妹妹同我來這邊。”
楚珍云藏著臉上的不悅,方才秦意綿說二姐姐
找她,也不說什么事就拉著她不管不顧地出了園子。
眼下見這個和自己并不相熟的二姐姐拉著臉,她更是一頭霧水了。
等二人走到了亭子了,見楚昭云坐下了。
楚珍云輕聲說道:“二姐姐找我何事?”
楚昭云壓住了心里的氣,溫聲說道:“我來伯爵府也不少時日了,今日是第一次見四妹妹。”
“二姐姐見諒,我平日里不愛吹風,也就少出屋子。”
“身子不適?”楚昭云看著楚珍云。
明明和楚寧云差不多的年紀,卻沒有楚寧云那般天真爛漫活潑可愛。
她對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真是又氣又心疼。
祖母和秦氏對她好,她便也有管教妹妹的權利。
若是楚珍云長歪了,是永勤伯爵府里誰也不想看到的局面。
聽到楚昭云的問話,楚珍云點了點頭,“是,二姐姐不知,我自小身子就有些弱。”
楚昭云又問:“在府上,可有什么不合心意的地方,母親平日里事多,難免有顧不上你的時候,孫姨娘性子又軟,難免也不能給你撐腰,你若是心中有疑惑或者有什么別的,你同二姐姐說,二姐姐幫你。”
一直藏著不悅的楚珍云,這才抬眼皺眉看著楚昭云。
又連忙看向四周,見沒有外人才松了口氣。
一想到楚昭云的話,她難免聲音里帶了氣:“二姐姐這是何意!母親待我極好,更不曾苛待我,二姐姐今日說這話,莫非是想陷害我?我同二姐姐素
日里并無仇怨,二姐姐為何這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