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沉默,良久的沉默。
楚昭云把毛筆給了楚寧云:“三妹繼續畫吧。”
“……”
秦氏也回過神來,笑道:“昭云,對了,我帶你去拿你的衣裳。”
“母親,我還有好多新衣裳沒穿呢。”
“過些時日回我娘家,你可要仔細打扮。”秦氏話中有些欣慰,解釋道:“我娘家雖不是什么達官貴人,可也是書香世家,我大哥在國子監任職,二哥在鷺洲書院任職,在這汴京城也是有不少門生的。但凡秦府辦宴,來的哥兒姐兒比茶會雅集上還要多,你也得去見見人好日后方便相看。”
“母親,我不著急嫁人……”
“著不著急是一回事,打不打扮又是另一回事。”
楚昭云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她知道,她若是去了也是代表著永勤伯爵府。
更何況秦氏是她的后娘,萬一她打扮的寒酸,反而讓秦氏落人口實。
如此一想,便也就不再辯駁。
她連言芷郡主那般華麗的衣裙都穿了,還有什么穿不得?
又聽秦氏說:“不過這次的衣裳,可不是我給你準備的,是映雪早早就給你備好了。”
“說起來,有些時日沒見大嫂嫂了。”
“你最近可別往她院子里跑,沒見淑兒都躲著她?”
“大嫂嫂怎么了?”
秦氏笑了笑,眼里光芒四射,“你大嫂嫂她啊,有身子了!”
“啊?”楚昭云頓時喜上眉梢,永勤伯爵府這是要迎來四世同堂了?
“月份還淺,也不宜張揚,先
讓她好好養著。”
“嗯,我不去叨擾大嫂嫂。”
“倒也不是怕亂著她煩著她,她這一有了身孕,鼻子也變靈了,聞著點兒味她都皺眉,別說淑兒了,就是鶴亭走到她跟前,她也聞得難受。”
“女子有了身子便多了辛苦。”
“是啊,所以咱們多體諒著她。不過你大嫂嫂可是天天派人送東西給你,怕你不在院子接不了,就都堆到了我這里。她時時刻刻都想著你呢!”
“叨擾母親了。”
秦氏打心里高興,“家里人都和和美美的,我有什么叨擾的!快來看看你的衣裳。”
楚昭云看到十幾件衣裙還有三件大氅時傻了眼,這也太多了。
“到了冬日,我肯定凍不著……”
……
閑在家里的日子,總是過得極快。
楚昭云不是在寧福堂,就是在秦氏院子里。
楚淑云得了她休沐的消息后,也天天往秦氏院子里跑。
就連甄映雪也憋不住來見楚昭云,只不過人一多她就胃里翻江倒海,臉上遮著帕子來了幾日后,秦氏就不許她來了。
期間,楚昭云也見了楚翰兩面,不過父女倆之間沒什么話可說罷了。
轉眼間,就到了冬月初一。
永勤伯爵府三輛馬車,熟門熟路的朝著秦府去了。
秦氏和楚翰一處,楚淑云和楚昭云一處,楚寧云和楚珍云一處。
因著甄映雪身子不適,楚鶴亭便在家中陪她。
今日是誕節的最后一日,街上熱鬧得很。
馬車里。
楚昭云好奇問道:
“大姐,珍云妹妹也跟著呢?方才在門口怎么沒見她?”
“來了,就在后頭跟寧云在一處呢,她身子弱吹不得風,一早就進馬車里等著了。”
“說起來我還沒見過她。”
楚淑云笑得有些無奈。
“昭云,你說咱們府上,大哥,我,你,還有寧云,咱們四個都是嫡出,卻有三個親娘,哪個府上有這等事?”
楚昭云不解,楚淑云突然說這是想說什么。
楚淑云接著解釋:“你從小在襄陽府,心性寬廣自然不懂,你就說我吧,年少時也是小心翼翼地過日子,知道了母親的秉性才逐漸放松了下來。”
“大姐是說四妹妹她小心翼翼?”
“是這個理兒,你說府上五個孩子,就她一個庶出,她娘孫氏還不得寵,她肯定活得不自在。”
說著話楚淑云壓低了聲音,說道:“我瞧著她也沒什么毛病,身子弱都是借口,大抵就是不想見人。”
“……”她沒見過比秦氏更通情達理的大娘子了,四妹妹她不必如此。
不過楚昭云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罷了。
她沒有在楚珍云的處境上,自然不能苛責楚珍云。
馬車不疾不徐,到了秦府。
因著永勤伯爵府是自己人,所以來得格外早些。
此時,秦府還未曾開始待客。
楚翰去了前院找岳丈還有大舅哥們,秦氏領著女兒們去了后院。
“母親,我來得不遲吧?”
秦老太太故意苛責道:“好一個小乖乖,非得等到我生辰才回
來看我!”
“母親!”秦氏羞得紅了臉,埋怨道:“我女兒都這么大了,母親可莫要叫我乖乖了!”
一屋子人掩面笑著。
楚淑云心下感慨萬千,羨慕得很。
楚昭云也是,在心里默默地羨慕著秦氏,秦氏自己已為人母,依舊有這般疼愛她的母親。
而她從小沒了親娘,如今更是早已不記得娘親長什么樣子了。
秦氏是有福之人,這是用什么也換不回來的福分。
也難怪秦氏這般好,原是秦家這般好才養出了如此通透豁達的女兒。
尤其是秦氏的兩個嫂子,更是笑彎了眉眼。
秦家兩個兒子,只一個女兒,所以二老都格外偏疼這獨一的女兒。
秦氏輕咳了兩聲,一到母親跟前,她也覺得自己又回到了姑娘家的時候。
可眼下,還有四雙眼睛正眼巴巴地盯著她呢!
她現在可不是姑娘,她是姑娘們的娘!
秦氏使了個眼色。
四個云乖巧地一起上前,行禮道:“外祖母慈安,祝外祖母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好好好,快起身,都別拘著禮。”秦老太太見眼前這四個如花似玉的云,笑得合不攏嘴。
四個云又朝著大舅母小舅母問安,兩位溫婉的婦人也都喜上眉梢。
接下來四個云又和平輩的三個姐兒兩個哥兒互相問安。
楚寧云就像是楚姓和秦姓之間的牽線人,挨個介紹著人,興奮得不得了。
一時之間,屋里熱鬧極了。
等互相都認識了問完了安,稍稍安靜
了下來,秦老太太才開了口:
“昭云丫頭上前頭來,讓外祖母好生瞧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