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余富帶走了小丫鬟。
段景曜和楚昭云仔細檢查過藏經樓上上下下,確認再無線索后便允了晉王府收尸。
二人準備去查案時,晉王妃卻又鬧了起來。
“芷兒今日死在相國寺,你們這些和尚通通給我女兒賠命!
明日查不出?難道要讓我的芷兒一直等著?
誰也別想攔著芷兒入土為安!
查,誰也別睡了,都給我找兇手!
若是明日午前不能把兇手帶到我面前,我就一頭撞死在這藏經樓!
都死了算了,誰也別想好過!”
她明日午時要將言芷郡主接回晉王府,所以一定要在明日午前有個答復。
段景曜本是不應的,誰知晉王妃從一把鼻涕一把淚變成了嚎啕大哭。
尖銳悲泣聲音簡直要掀翻藏經樓的屋頂。
若說剛進相國寺時,晉王妃還尚存一絲理智,現在便是理智全無了。
段景曜想到來前收到的陛下口諭:以安撫晉王府為主。
又想到相國寺里還拘著不少香客,早些查清也早些放人,若是時間長了,難免人心惶惶引起騷亂。
他這才應了晉王妃的話。
只不過……
“昭云,要辛苦些了。”
“分內之事罷了。”
方才段景曜好歹還同晉王妃爭執了幾句,她才是那個連說“不”的權利都沒有的人。這就是她這個初來乍到又毫無根基之人的無奈!
天已黑透,沒了晉王妃的聲音后,相國寺中無比寂靜。
去見小丫鬟之前,段景曜領著楚昭云來到了八角殿東側的
亭子里。
“此處背風,在此用飯如何?”他不想回狹小的僧房里吃飯。
而且他想和楚昭云一起吃飯。
楚昭云贊同:“好,這周遭也藏不了人,正適合說話。”
“那大人和楚姑娘稍等,我去拿齋飯。”
“我們等你回來,吃完再說。”
“大人和楚姑娘先說正事,我去去就回。”
“白澤,你也該學學如何斷案了。”
白澤心中一震。
難怪這幾次推案,大人每次都當著他的面說,是他太過愚笨竟然沒有明白大人的良苦用心!
他立刻提腿跑去廚房。去得快,回來得也快。
三人在月光下,吃著清淡的素齋飯。
毫無疑問的是,三人都吃不慣齋飯,幾口下肚,便停了筷子。
段景曜苦笑道:“昭云,你再重新說一說這三人的死因,我現在腦子里全是晉王妃的尖叫聲。”
“好。”
楚昭云哭笑不得,別說段景曜,就連她也是,仿佛耳鳴了一般。
接著說:“靜檀大師是昨日身亡,他中了鉛精之毒,是慢性毒,藏在了他平日里用的碗筷中。”
“也就是說,昨日靜檀大師身亡,是長期中毒之下的突發事件?不是昨日也或許是今日明日?”
“中了鉛精之毒,時常會頭痛,更會腹部絞痛,聽清簡所言,靜檀正講著經忽然停了,應是難忍疼痛,最后撐不過去才身亡。”
楚昭云頓了頓,接著說道:“大人,靜檀的確是中了毒,碗筷也的確是染了鉛粉,但我所說
的一切是最合理的推測,要想準確無誤的驗證,只有剖尸。”
“好,稍后我去和住持說。”
“嗯。”
楚昭云松了口氣,她的推測十分合理,可若是不剖尸得到實實在在的證據,她無法勉強自己接受這看似合理的推測。
好在段景曜明白她。
“至于樂知和言芷郡主,這二人不僅死亡地點相近,就連死亡時辰也十分相近,我無法判斷出他二人誰先死。”
“如此說來,樂知的死和郡主無關?”
“只能說沒有直接關系。”楚昭云沒有肯定也沒有否認,“樂知死于匕首,那匕首上沒有任何晉王府的標識。而言芷郡主死于摻了相思子的糕點,若小丫鬟說的是實話,殺郡主的就是樂知。”
楚昭云一口氣說完,看向段景曜,兩人又一起側頭看向白澤。
“白澤,你明白我們接下來該查什么了嗎?”
“……”白澤語塞。
他用心記著楚昭云說的每一句話,才剛剛理明白三個死者的死因,就聽見了段景曜問他。
楚昭云又鼓勵道:“你想到什么就說什么。”
“查誰下的鉛精之毒?誰放的匕首?相思子是不是樂知放的?”
“對,還有呢?”段景曜問他。
“還有什么?”白澤誠實地問,他不知道了。
楚昭云引導道:“比如說他三人之間有何關聯?”
“樂知和郡主,應當是認識……樂知是靜檀大師的弟子,昨日靜檀大師身亡,今日樂知和郡主見面,那郡主
和靜檀會不會也認識呢?”
段景曜欣慰地舒了一口氣,“所以現在關鍵在哪?”
“在……”
白澤剛剛有了成就感,又被潑了冷水,他不知道哪里是關鍵。
見白澤有些沮喪,楚昭云安慰道:“你已經很厲害了,你精力都放在了維護香客和僧人的安定上,眼下聽我們說了幾句就已經跟上了思路,很厲害了。”
“楚姑娘,現在關鍵是什么?”
“關鍵是那個小丫鬟。”
“對!”白澤拍了拍手,他怎么把小丫鬟給忘了。
“大人,皇城司有什么問話的技巧嗎?”
“……”段景曜罕見的沒回答楚昭云的話。
楚昭云立刻明了,看來這皇城司的手段不好放到明面上說。
想了想,楚昭云又問:“若她只是無辜的知情者,難不成要對她用刑?”
“這是下下策。”
三人達成一致,立刻起身去找余富。
到時,余富正瞪著眼盯著小丫鬟。
這人存了死志,他可不敢放松警惕。
“大人。”
“你先去吃飯。”和余富說話的空里,段景曜看見楚昭云把塞在小丫鬟嘴里的布條揪了出來。
又聽見她說:“你敢咬舌自盡,晉王妃就敢殺了你的家人,若是沒有家人,王府上也總該有相熟的小丫鬟吧?你舍得去死,你舍得連累別人嗎?”
小丫鬟一愣,她以為皇城司的人是狠的,沒想到衙門的仵作也是個狠的。
楚昭云知道小丫鬟在驚訝什么,笑道:“怎么?你以為我是個
好說話的?”
“該說的我已經都說了,是樂知毒死了郡主!”
“郡主和樂知什么關系?今日為何會來相國寺?又為何會去藏經樓?”
面對楚昭云的質問,小丫鬟閉緊了嘴。
接下來,無論楚昭云還是段景曜,無論如何問,小丫鬟都一言不發。
“不知你是一心護主,還是為了掩飾自己的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