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住持是個好人,靜檀大師是個厲害的人!”
清河說完,見段景曜正往蓮座上坐,連忙阻止:“段大人,尋常人不可隨意坐蓮座的,只有講經者才可以坐。”
段景曜一邊坐下,楚昭云一邊幫他解釋:“現在我們是為了查案,坐一坐這蓮座也是可以的,出家人不是慈悲為懷嗎?想必為了查案也沒有人會怪罪的。”
“也有道理……”
楚昭云又問:“那為何住持是好人靜檀大師是厲害的人呢?”
“住持心地善良,心中有大慈悲,聽師兄們說,我就是住持在河邊撿來的,相國寺還有許多小僧人是住持救下的,住持一生行善無數,一定有無量功德!”
想了想,又說:“靜檀大師經常來藏經樓,每次我看見靜檀大師,我就問他經文的意思,大師很厲害,我問什么他都知道!”
“那他二人之間可有恩怨?”
“住持和靜檀大師?他們怎么會有恩怨呢?從來沒聽人說過。”
“你每日都在藏經樓前掃地嗎?”
清河搖了搖頭:“秋日里掃的多,平日里隔幾天才會去掃地。”
“那你平日里都做些什么?”
“跟師兄去挑水,去種菜摘菜,也去聽經書,倒香灰,有時也去廚房燒柴……”想了想,清河歸總道:“平時我除了念經,就是在寺里干雜活。”
楚昭云頓了頓,如實說道:“清河小僧人,有些斷案的話我需要私下里和段大人討論,可否一旁稍候
?”
清河羞紅了臉,知道自己方才一路走來的偷聽失禮了,連忙點了點頭跑到了十步開外。
“段大人,如何看?”
段景曜坐在蓮座上,閉著眼回答道:“清河還是個孩子,言語稚嫩心思簡單,他眼里看的或許都是表象。”
楚昭云不贊同他的話,起初她也這么想,可聽到清河到處干雜活他就不這么想了。
“清河從小在相國寺長大,在寺中到處幫忙干活,可他從來沒聽過住持和靜檀有齟齬的任何傳言,說明他二人之間或許沒有我們想的那么復雜。”
聞言,段景曜睜開眼,坐在蓮座上四處觀望。
過了許久,才開口道:“你過來坐會兒?”
“大人可有什么發現?”
段景曜搖了搖頭,“此處不管是看近處還是看遠處,都是一目了然,我想不出來靜檀坐在這是如何身亡。這個時辰日頭不毒,靜檀講經時正值正午,難道是曬死的?你聽說過有人被活活曬死嗎?”
楚昭云一愣,她還真沒聽說過。
段景曜盤腿坐了許久,起身后活動了活動,問她:“昭云,你向來比我想得周全,你來蓮座上?”
楚昭云依言坐上了蓮座,她并非認同段景曜的話,段景曜只是不會驗尸,推案一道上并不比她弱。
她只是想感受靜檀的心境。
靜檀昨日講著經忽然閉上了眼,他在想什么?
若是突發心疾,怎么不呼救不掙扎?
依著清簡的話,靜檀大師可是坐在蓮座上一
動未動。
也正是因為其死得太過平靜自然,才會有了坐化一說。
“如大人所說,蓮座上沒有任何線索。”
楚昭云剛從蓮座上起身,就看見了從相國寺大門方向跑來的白澤。
他拎著木桶,跑得很是拘束。
“大人,楚姑娘……”白澤喘勻了氣,說道:“這么大個相國寺,竟然沒有糟醋,我下山去買的。”
“走,回去找靜檀!”
三人匆匆往靜檀的僧房跑著,清河連忙追著他們。
楚昭云來到靜檀床榻前,將干布泡進了熱糟醋中。
段景曜把手攤開伸到楚昭云眼前,問她要道:“蘇合香圓。”
“?”楚昭云手上剛才沾了醋,輕輕晃了晃腰身,“在我腰間這個錦囊里,大人離得遠些就不用含著蘇合香圓了。”
段景曜飛速地解下楚昭云腰間的錦囊。
解個錦囊而已,他也沒想到自己會這般緊張。
手忙腳亂含上了一顆蘇合香圓,將錦囊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我來,上次在宋府見你用這法子我記住步驟了,我來。”
“大人……”楚昭云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就見段景曜的手伸進了木桶里。
她只能趕緊把銀探子放入靜檀嘴中。
段景曜撈起浸滿了熱糟醋的布,擰干了水,將帕子敷在了靜檀的腹部,等熱氣散了又重復泡糟醋,幾番熱敷后便開始在靜檀下腹處洗罨。
一同流利的動作后,段景曜又檢查著靜檀的身體,“沒有淤血,沒有外傷。”
說完又拿
出了口中的銀探子仔細端詳,“昭云,你看,銀探子上有很淺的黑色,這是毒?”
“是毒,變色不深,慢性毒。”楚昭云正在思索是何毒藥,又聽見段景曜突然壓低了嗓子小聲問她。
“我驗得如何?”
“大人這是要出師了。”楚昭云說完,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中,并未注意到段景曜嘴角的笑。
她在想,既然是長期慢性毒藥,那不可能沒有癥狀。
像是宋府老太太,她當時也是中的慢性毒,便有頭暈頭痛的癥狀。
若想知道靜檀有無癥狀,還是得問他身邊的親近之人。
可是……樂知已經死了。
慢性中毒,既然相國寺僧人都是同吃同住,那便不是毒從口入。寺中日日熏的檀香?還是毒附在了僧服上?
楚昭云一邊想著,一邊在僧房里踱步。
這里是靜檀的僧房。
雖是汴京城里人人夸口的得道高僧,但大師的僧房和她方才換濕衣裳的僧房并無不同。
布置得也十分樸素簡單。
僧服,香灰,經書,筆墨……楚昭云一一檢查著。
驀地,楚昭云目光落到一處,“大人,或許真的是毒從口入。”
“何意?”
“大人看這碗筷,可有不妥?”
桌子上,有一只缺了口的銀碗,碗上橫躺著一雙銀筷子。
汴京有些家底的人家,都用銀碗銀筷,并不稀奇。
但段景曜知,楚昭云既然這般問自然有她的道理,他也不由盯著這碗筷看。
還沒等他想出個所以然,便聽
見了門外余富焦急的聲音。
“大人!”
“何事?”
“大人,晉王府的人到了,在相國寺門口鬧了起來!”
段景曜看向楚昭云:“昭云。”
他想說驗毒找線索楚昭云更厲害,這里交給她,他放心。只是還沒說出口,就看見楚昭云點了點頭。
“好,大人速去。”楚昭云飛速說著,鎮場子這件事,段景曜比她在行,交給段景曜她也放心。
一旁的白澤,眼見著這兩人相識點了點頭就分頭各干各的去了,有些感慨,大人和楚姑娘各有所長,一起辦案真是合適!
只不過這兩人什么時候變得這般默契了?
不用說出來就知道彼此在想什么?
他好像沒錯過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