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七十一章
    鄒推司這才回過味來,說最好是仵作下水,又用女子的身份去激楚昭云,原來都是左璋的手段!
不用盤問也知道往楚昭云腳上系繩子的,一定是左璋!
他一直都知道左璋是個不老實的。
可以為他膽子小,做不了什么惡事!
左璋怎么敢!
他對不住楚昭云,若是楚昭云這遭枉死,他就算脫了這層皮也得讓左璋罪有應得!
“左璋,你糊涂啊!”
剛被察子拖上岸的左璋聽見鄒推司的話,慌了神。
他沒想到皇城司有人跟著下了水!
方才聽了察子指認的話,他腦子里一片空白。
聽見鄒推司的指責,他才回過神來,連忙喊冤:“推司,我冤枉啊!我什么都沒做,定是王疑!定是他!”
王疑一愣,好一個左璋,竟然攀咬他!
眼下有皇城司的人看見了,他也知難逃罪責,正想著都推給左璋,沒想到這人惡人先告狀!
“左璋,你少血口噴人,方才是你去解的繩子!”
見二人爭執不斷,鄒推司愈發失望。
“阿彌陀佛,望楚仵作能夠平安無事。”靜玄嘆了口氣,他已看明白,女仵作技藝高超,遭了嫉恨才惹來了性命之憂。
“都閉嘴!”白澤相信自己大人,一定會救楚昭云上來,“若是楚姑娘出了事,你二人都得殺人償命!”
場面剛安靜下來,水里就冒出了人頭。
“楚姑娘!”白澤松了口氣,又立馬問道:“我家大人呢?”
眾人見楚昭云浮出了書
面,也松了口氣。
楚昭云深呼吸了一口,抹了把臉上的水才反應過來,“段大人?”
“大人下水去找你了!”
楚昭云頭腦發懵,她方才只顧著往上游水,并未看見段景曜。
又一聲拍水聲,段景曜也露了頭。
“我在這。”一邊說著,段景曜一邊游到了楚昭云身邊。
親眼見著她上了岸,他才爬上了岸。
“可有受傷?”見楚昭云搖了搖頭,段景曜又看向白澤:“這兩人害人性命,先關押起來容后再審。”
“大人冤枉,和我無關啊,都是王疑干的!”
“大人明鑒,我什么都沒干,不信問楚仵作,不是我去解的繩子!”
“你胡說!王疑你污蔑我!鄒推司,相信我,真的不是我!”
“鄒推司救我!”
兩人互相撕咬,鄒推司失望地搖了搖頭,“此事全憑皇城司處置!”
王疑心中恐懼,連忙看向楚昭云:“楚昭云你幫幫我,方才我一直和你抓著靜檀法師,你看見了我什么都沒做!而且你也沒受傷,楚仵作!”
左璋也反應過來,順著王疑的話說:“虛驚一場無人受傷,我們并無罪過啊!”
楚昭云冷笑一聲。
她自然知道綁繩子的是左璋。
可這二人是一丘之貉!
“我沒受傷,是因為我水性好,你二人害我,這是事實。難不成因為我沒死,就能抹去你們的罪?”
“綁了!”
段景曜一聲令下,立刻有察子上前捂了左璋和王疑的嘴,三下五除二綁住
了他二人的手腳。
“阿嚏!”楚昭云打了個噴嚏,穿上了外衣渾身也濕漉漉的。
“白澤,外衣。”段景曜眼中晦暗不明。
白澤脫了外衣,又見段景曜不接,才發覺自己會錯了意,又將外衣遞給了楚昭云。
楚昭云也不接,他訕訕地摸了摸鼻子,又穿上了外衣。
這倆人,有些不對勁!
又聽自家大人說:“先換衣裳,隨后再驗尸。今日湖心島之事,鄒推司心中應有決斷。”
鄒推司重重點了點頭,“段大人放心,老朽絕不是不辨是非的人!”
段景曜連忙安排著白澤帶人去安置靜檀法師的尸身,又讓靜玄住持安排著僧房和僧服。
小舟上,楚昭云察言觀色,見段景曜一言不發,而且一個眼神也不給她。
她知道,他生氣了。
確實是她存了私心想要將計就計,眼下耽誤了查案的進度,他生氣也是應當的。
出了湖,眾人又折返回了藏經樓的僧房,段景曜和白澤耳語了幾句,白澤匆匆往外跑去。
靜玄住持安排了五間干凈的僧房給濕身的幾人換衣裳,只不過看皇城司的意思,是準備讓左璋和王疑一直濕著……
“房中有干凈的僧服,各位請便,老衲在靜檀房中等著各位。”
“阿嚏!”楚昭云轉身進了僧房。
用干布粗暴地擰著頭發,又使勁擦著,她剛擦干了頭發,還未來得及換衣裳,就聽見了白澤的聲音。
“楚姑娘?可方便?”
“怎么了?”楚昭
云打開了門,廊下已經空無一人,只余白澤。
“這是我家大人一直備著的里衣,全新的沒穿過,楚姑娘將就下。”
她方才還在猶豫,雖有僧服卻無里衣,她已然決定穿著濕透了的里衣。
又如何能搶段景曜的里衣穿!
“給段大人穿,我、我我……”
“放心,查案子免不了經常下水,我們都備著呢。大人和余富也都有,這是新的,將就下總比穿著濕衣裳得了風寒來得好。還得接著查案不是?”
楚昭云本就不是扭捏的人,聽到段景曜有的穿便不再推辭。
“多謝。”
這里衣又寬又大,她卷起了袖口褲腳,扎緊了腰身。
不合身也無所謂,干干爽爽的總比穿濕的強百倍。
套上了僧服,楚昭云綰住了頭發。
“咚咚咚。”
“請進。”楚昭云以為還是白澤,抬眼一看卻是段景曜。
只是這人瞧著,好似還在生氣?
“段大人……”
段景曜關上門,坐在了楚昭云對面。
問她:“你是故意跟著左璋下水?”
見楚昭云點了點頭,他還有什么不懂?
他早看出來這二人不對付,她是察覺了左璋要使壞,這才將計就計,為的就是讓左璋自食惡果。
“大人可是生氣了?”楚昭云語氣里有些愧疚,她還是第一次見段景曜這般。
“沒有。”段景曜喉結滾動,努力壓抑著自己翻涌而上的氣血。
楚昭云知道他騙人。
語氣溫和不見動氣,可嘴唇輕抿、嘴角下壓、眼簾遮
眸的樣子出賣了他。
“大人,是我的過錯,我只想著將計就計,左璋王疑若是真的害我,我就得把他二人趕出衙門,是我忘了眼前最要緊的是查案,我一定抓緊驗尸,爭取不耽誤查案的進度!”
她越說語速越快,段景曜卻越氣。
“楚昭云!”段景曜壓著嗓子,語氣也急了起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
“我當然知道,也知道自己錯了!”
她不喜歡段景曜這樣和她說話。
嘴比腦子快,語氣中也帶了不悅:“你又不是不知,我驗尸能把時間給省出來!我彌補過錯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