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喬山動作快得很,實則是被冤的眾人都急于自救。
很快,就都搜查完了,一眾人又回了臥房前頭。
杜嘉又開始板著臉,問道:“如何?”
“小侯爺,搜完了。沒有人屋子里藏了不該有的東西,他們相熟之人那里也沒藏什么。”
“如此說,當真沒有人吃里扒外的人?”
杜嘉一問完,眾人便開始喊冤。
他一瞪眼,又沒人敢說話了。
看向楚昭云,反正他是信了,都這樣了,沒人改口,也沒人藏銀子,他們應是不知情的。
楚昭云點了點頭,杜嘉這才說道:“都各自干活去吧。”
眾人松了口氣,聽小侯爺這話,是不會讓他們陪葬了。
等人散了,楚昭云才問道:“萌茁院還有第二個入口嗎?”
喬山回道:“沒有第二個門了。”
“幫我端一大盆水來。”楚昭云吩咐完,見杜嘉還板著臉,說道:“小侯爺,相比于兇手翻墻進來,有暗道的可能性更大。”
而且她從始至終觀察著小廝丫鬟們的反應,并不覺得是他們中有人害了杜茁。
嚇唬杜茁,還是有點子難度的。
說完,楚昭云見杜嘉沒反應,問他:“小侯爺?”
“我在想,以后我當了侯爺,裝成嚴肅的樣子應該比較能約束府上。”
“……小侯爺想的長遠。”
“哦對了,楚仵作你方才說什么?”
“我想試試這院子里有沒有暗道。既然小廝丫鬟們說的都是真話,這院子也沒有第二個入口,極有
可能有暗道,比如說這假山里,這池子底下,或者是某個房間里。”
杜嘉不是個傻的,聽楚昭云這么說,他便有些擔憂:“若是真有暗道,兇手是從暗道來的……那讓三弟受驚而亡的可能是侯府中人……”
“水來了水來了!”喬山提來了兩桶水。
楚昭云舀了一瓢水,隨意潑在了臥房前頭的石板路上。
盯著看了一會兒,又說道:“跟我來。”
杜嘉和喬山跟著楚昭云去了臥房后頭。
楚昭云站定,看著窗戶左側有腳印的地方。
兇手出現在此處,若想避過院中下人的眼,最穩妥的就是走最少的路。
離此處最近的,便是臥房北邊的三間房。
“這三間房是客房?”
喬山連忙解釋:“這看似是三間房,實則是一間,是茁哥兒的書房,不過茁哥兒甚少踏入就是了。”
“原來是書房。”楚昭云說著話,從書房門口開始一瓢一瓢地潑水。
杜嘉和喬山不明所以,只得一頭霧水地跟著楚昭云。
直到圍著書房轉了半圈,杜嘉才明白了為什么找暗道要潑水。
“楚仵作,這處是不是滲水更快!“杜嘉聲音有些激動。
“記住這個位置,我們去書房里瞧瞧。”
說完,楚昭云將瓢扔進了其中一只空桶里。
木頭撞擊的聲音使得杜嘉心一沉。
他在侯府里活了二十幾年了,竟然不知府上還有暗道!
喬山也心中震驚,雖然書房他也很少進去,可畢竟在萌茁院里,若是
有暗道不該不知。
三人連忙進了書房。
杜茁的書房也比尋常人的書房要氣派許多。
楚昭云來不及欣賞,直直地往書房的北偏東方向走去。
一面墻,上頭掛著駿馬奔騰的畫。
兩側瓷墩之上,各放著一只精美的瓷瓶。
看著倒像是有機關的模樣。
杜嘉心中急不可耐,轉了轉瓷瓶,又將瓷瓶拿起來,可墻面毫無反應。
“小侯爺,我去去就來。”
楚昭云說完跑了出去,在書房東側,從南到北數著步子。
又跑回了屋里,從南到北走著。
說:“步數是一樣的,墻后便是外頭,并無暗間。”
“沒有暗間怎么進暗道?”
“地下。”楚昭云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房間。
杜嘉想了想,上手去推瓷墩,只是方一用力,瓷瓶便搖搖欲墜,若不是喬山手疾眼快,瓷瓶就要落地了。
隨后,他便松了手。
從外都極易摔碎瓷瓶,從暗道里又怎么能輕易推開瓷墩?
“怎么會沒有?”杜嘉急得在駿馬圖面前團團轉。
楚昭云也仔細尋找著,只不過她開始滿屋子找。
或許,不應該因為暗道方位問題就框定了其在書房里的位置。
“小侯爺,你看此處的木板,是不是比別處縫更大?”
聞言,杜嘉連忙跑到楚昭云跟前,瞪著眼往地上瞧。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杜嘉起初看不出木板間的縫隙是不是更大,但楚昭云這么說,他就越看越大。
只是不清楚是不是自己臆想的

說完話,杜嘉干脆上手去推。
不知是手上有汗還是木板打了蠟,又或者此處根本打不開的緣故,他是一點也沒推動。
楚昭云已經檢查了全屋,只有此處和別處不同。
她堅信若是有暗道,必定藏匿于此處。
“我來。”楚昭云摘下了發間的素銀簪子,抵住了木板縫隙。
使勁往下一摁,竟然真摁下去了。
杜嘉臉色一白,看來真有暗道,真是侯府上的人害了三弟!
隨后他又看見楚昭云用力推著簪子,那木板咔噠一聲,竟然翹起了一個角。
翹起一個角后,楚昭云伸手,很輕松就將木板拿了起來。
木板下,是空的!
三人急急忙忙往地下看,除了黑什么也瞧不見。
楚昭云又依著方才的動作,又翹起了三塊木板。
她松了口氣,侯府這個案子眼看著就要破了,總算沒砸了她的招牌。
“小侯爺,這下頭便是暗道了。”
杜嘉臉色算不得好,沉默了一會兒,問喬山:“你和杜茁知道這書房里有暗道嗎?”
喬山傻了眼:“不知道,茁哥兒來書房的次數一只手也數得過來……”
“拿火折子來。”
“是!”喬山知道事態嚴峻,急急忙忙往外跑,愣是被書房的門檻絆倒摔得四腳朝天。
又急急忙忙爬起來,也顧不上疼,立馬去取了火折子又折返回來。
“小侯爺,火折子。”
“去書房門外守著。”杜嘉說完,吹亮了火折子。
這才照亮了黑黢黢的地下,有一
道梯子。
“還得請楚仵作陪我走一趟。”
“嗯。”楚昭云沒多說什么。
看見暗道的那一刻,她就猜到了走這暗道來嚇杜茁的人是誰了。
只是猜測無用,得找到證據。
而且眼下她擔憂的是,這案子還能不能往下查了。
有時候案子停了,可能是查不下去,也可能是不能再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