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昨日我們告知蕓娘杜茁死了,無論我們問什么,蕓娘都對答如流。”
“這證明她不心虛?”杜嘉猜測,又說:“不對,就算不心虛,正常人遇到這等事,難免心慌意亂,怎會如此滴水不漏地回答每一個問題?”
“若是一直想著這件事,自己心里已經推演了無數遍該如何回答問話呢?”這也是她方才和小丫鬟說完話,突然之間想到的可能性。
杜嘉也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兩人急匆匆地趕去了花滿樓。
白日里的花滿樓,很是冷清。
楚昭云換回了女裝,進了花滿樓老鴇也未認出她來。
只是見女子前來,老鴇便警惕了起來,問道:“姑娘是來找誰?”
楚昭云開門見山說道:“我找蕓娘。”
聽見蕓娘的名字,老鴇暗暗松了一口氣,若是來找姑娘們的茬她自然得提著一顆心,可找蕓娘就不一樣了。
“姑娘可來晚了,今日一大早,就有人將蕓娘贖出樓了,姑娘在我這兒可找不見她!”
“贖出樓了?”楚昭云直覺不妙,怎會這么巧!
杜嘉也著急,連忙問道:“什么時辰的事?誰把她接走了?”
“走了有半個時辰了,不過誰把她接走的……”老鴇捂嘴一笑,接著說:“只要銀子給得夠,我管他是誰?”
她也沒想到蕓娘竟然值這么多銀子。
而且眼下竟然還有來找蕓娘的。這蕓娘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沒想到竟是個香餑餑!
而楚昭云和杜嘉,
得了老鴇無關痛癢的答案后,失魂落魄地離開了花滿樓。
“楚仵作,這難道是巧合嗎?”杜嘉嘆了口氣,蕓娘與三弟的相見是一條線索,如今線索是徹底斷了!
“我想,昨日一定是有我們遺漏的細節。”
巧合嗎?她不信。
昨日杜茁出了事,今日一早就有人來贖她。
聽老鴇的口氣,那人給的銀子還不少!
蕓娘話里話外的意思都是只和杜茁一人接觸了,那今晨的那人又是誰?
越想越覺得是陰謀。
可惜已經半個時辰了,蕓娘與那人的去向也無處追尋了。
“小侯爺,回侯府!”
“好!”杜嘉見楚昭云似乎心里又有了其他主意,連帶著他也不覺得那么失落了。
楚昭云一路疾行。
她攥緊的手心里正冒著汗。
這是她在汴京當仵作的第一案,本想一案揚名,沒想到眼下變得這般棘手。
驗尸倒是好驗,推案卻是毫無頭緒。
現在心里也沒什么主意,只想趕緊回到案發現場。
冷靜下來一想,是她太著急。功利心太重!
等回到侯府萌茁院,楚昭云看向杜嘉,“小侯爺,還得請你幫我找到這院子里第一個發現杜茁死了的人。”
“楚仵作客氣了,是楚仵作幫我們侯府!”杜嘉說完,匆匆跑了出去。
楚昭云一個人在杜茁的臥房里,坐定,看著軟榻的方向。
很快,杜嘉就帶著人回來了。
一進屋們,杜嘉一愣。
他一抬眼就看見楚昭云面無表情地坐在桌子旁
,一只胳膊搭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握拳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眼神似乎在審視著什么。
他和楚昭云接觸以來,便知道她是個有本事的,但也認為她是個隨和性子。
眼下見楚昭云一臉嚴肅的模樣,他有一瞬沒反應過來。
“楚、楚仵作,是他,頭一個發現三弟死了。”
小廝得了令,立馬說道:“是我,往常喬山把人送走了,茁哥兒要換衣裳,昨日我等了很久茁哥兒都沒叫我,我就敲了敲門,見沒反應就推開門,茁哥兒他已經……”
杜嘉板著一張臉,看來三弟那點事兒,這院子里是人盡皆知!
“那時候他已經死了?”楚昭云問道。
小廝點了點頭。
楚昭云又問:“那時候喬山和蕓娘走了多久?杜茁是躺在外間軟榻上還是里間床榻上?”
小廝沒有立即回答,皺著眉想了一會兒。
說:“是在軟榻上躺著的,后來主君和大娘子來了才叫人把茁哥兒抬到了里間。但是時辰間隙我記不清了,約莫著是喬山走了之后兩三盞茶的時辰?”
楚昭云點了點頭。
看來她之前隱隱猜測的軟榻對著的窗戶,可能就是遺漏的線索。
眼下軟榻已被整理得十分整潔,不似昨日那般凌亂。
楚昭云想也沒想,直接起身躺了下去。
杜嘉又是一愣,讓他躺的話他心里是不愿的。
倒不是嫌晦氣,主要是昨日三弟和蕓娘在這張軟榻上……他實在躺不下去。
而楚昭云,沒想這么
多。
她躺下后,睜著眼,看著窗戶的方向。
片刻后,起身又問:“昨日發現杜茁死之前,院子里可進來過其他人?”
小廝搖了搖頭。
杜嘉一邊說著一邊往外跑:“我去找三弟院子里的守門小廝。”
心里急,辦起事來也快。
杜嘉很快就把人薅到了楚昭云面前,問他:“昨日杜茁出事前,可有人來過萌茁院?”
小廝縮著脖子搖了搖頭,眼神里分明在說:我知道但我不能說。
杜嘉氣得咬牙,“趕緊說實話!否則,否則就發賣了你!”
楚昭云心想,發賣下人可能是杜嘉能想到的最狠的威脅人的法子了。
她看小廝的表情,見他是個藏不住事的,想必他隱瞞的也不會是關鍵線索。
說道:“杜茁和蕓娘的事我們都知道了。”
小廝立馬臉變得通紅,點了點頭說:“昨日就蕓娘和喬山進出了院子,沒有旁人了。”
杜嘉不信他,厲聲問道:“當真?”
“當真!小侯爺,我真的沒有撒謊!昨日一整天都是我當值,吃飯也是在院門后吃的餅子,真沒有旁人來了!”
杜嘉擺了擺手,讓兩個小廝都出去了。
他看向楚昭云,他不知道該怎么辦。
楚昭云明白他的意思,說道:“完全沒有辦法判斷小廝說的到底是不是真話,會不會有一種可能是他們被兇手收買了?”
“那該怎么辦啊!難道要嚴刑逼供?”
楚昭云搖了搖頭,“這院子里所有人,都問一遍,都
在院子里做活,難道要把他們全收買了?”
雖然萌茁院里下人不多,可也有十幾人,要想一一收買,恐怕有些難。
杜嘉覺得楚昭云所說言之有理,兩人立馬行動起來,把這院子里的下人挨個問了一遍。
可最終得到的答案和守門小廝說的一樣,除了蕓娘,沒有其他人出現在院子里了。
杜嘉感到挫敗,他還下定決心要查明三弟的死因,沒想到這么難!
“楚仵作……”
“小侯爺。”楚昭云幾乎與杜嘉同時開口,指了指軟榻,說道:“請小侯爺躺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