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那人是錢莊的常客,段景曜威逼利誘之下,就問出了名字。
楚昭云著急問道:“是誰?”
段景曜意味深長地看了楚昭云一眼,緩緩說道:“吳見青,這人是誰不重要,但都知道他是高騫麾下的人。”
“高騫是何人?”
“輔國大將軍,正二品。”
楚昭云皺眉,阿公怎么會和大將軍有恩怨,和吳見青有關,還是和高騫大將軍有關?
“不管是誰,都得查!”
“昭云。”
楚昭云以為段景曜還有話說,認真看向他。
卻聽見段景曜說:“對不起。”
“大人……”
“在夔州時,幫我和白澤查白家小妹的事,在京兆府,又幫著查糧倉縱火的事,前前后后耽誤了七日。”段景曜嗓子很干,這些話讓他恐懼,但不得不說,“是我讓你幫我,你才沒能及時來汴京,若是來早了,說不定能見到柳阿公,說不定你能阻止柳阿公的死。”
這些話一旦說出來,楚昭云可能就會恨他。
段景曜內疚,也心疼楚昭云。
早知今日,他斷然不會讓楚昭云留下同他查案。
楚昭云聞言,將頭轉向了另外一側,強忍著眼中的濕意。
她不贊同段景曜的話,可聽到段景曜最后一句話,心中悲痛。
等平靜了心情,楚昭云才又回頭看向段景曜。
她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這與大人無關,在夔州時,我不知阿公下落,查白家小妹的事沒有耽誤我任何時間。在京兆府,是我主動救火主
動幫劉主簿驗尸,也是我對尹嫣靈和小月之死耿耿于懷,是我自己想查案,這也與大人無關。”
“昭云……”段景曜啞了聲音,在京兆府城門外,是他問楚昭云能不能幫他一起查案。
他沒有忘,他知道楚昭云也不可能記不清。
“大人不必再說了,就算我不在京兆府停留,早來汴京兩日也不會改變什么。”
但是,若是再早幾日呢?
楚昭云萬分后悔:“我確實來晚了,說到底是我自己來晚了,回了襄陽府不見阿公,若是我能早點找到阿公的下落,若是我能從花叔翁嘴里問出來阿公的下落,可能阿公就不會私聊。”
“柳阿公有心瞞你,不會告訴花叔翁他的去向。”
“不,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楚昭云不想哭,因為哭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可說著說著,她就流了淚。
月光之下,段景曜起初并未發現楚昭云無聲地哭著,直到聽著她的聲音不對勁,才意識到她哭了。
下意識伸手想要為她拭淚,在觸碰到楚昭云臉頰的那一刻,他的手一頓。
但也只是一頓,段景曜便決定隨心而動。
他輕輕擦著楚昭云滿臉的眼淚,自己也濕了眼眶。
有些人的悲痛欲絕是哭天喊地,也有的人只會無聲無息地流淚,一絲哭聲都不曾泄出。
越是這樣,段景曜越是心慌。
他怕她的悲傷郁結在心。
擦去了淚,段景曜便收回了手。
他怕越界,也怕楚昭云介意。
“昭
云,不管是誰害了柳阿公,我們一起查,一定能查出來。”
楚昭云點了點頭:“好,大人回吧。”
“嗯,早些休息。”
段景曜說完,又從懷里掏出了一個香囊,遞給了楚昭云,隨后才翻墻而去。
楚昭云坐在原處,失神了好一會兒,才聞了聞香囊。
聞著,是寧心安神用的。
她不能難過太久,阿公死得不明不白,她必須要振作起來。
想通了,楚昭云起身回了臥房。
她需要睡覺,需要養精蓄銳,她一定要查明真相。
不知是安神香囊的功效,還是她給自己的強烈暗示,沒過多久,楚昭云就睡著了。
做了個夢。
是美夢,也是噩夢。
夢里,她又見到了阿公。
也是一個深夜,她才忙完了差事,披星戴月地回了家。
夜深人靜,阿公卻還沒睡,煮了一碗面在等她。
見她回來,阿公便埋怨她沒白沒黑得忙,也不注意身體。
她吃著熱乎乎的面條,幸福極了,可是等她吃完一抬頭,卻不見阿公的身影。
“阿公!”楚昭云驚醒,才發現是一場夢。
“咚咚咚。”
楚昭云穿好衣服,打開了房門,這么早來找她的,不是大姐姐就是嫂嫂。
一開門,果然見這二人等在外面。
“剛才聽見你聲音,就知道你醒了。”甄映雪瞧著楚昭云的臉色,說道:“先去吃些早飯,一起去祖母院子里。”
“嗯。”
昨夜院子里還沒有人,眼下卻有許多人在忙碌了。
人一多起來,
倒是不那么死氣沉沉了。
簡單吃了早飯,楚昭云就去了寧福堂,身后還跟了楚淑云等人。
但進了寧福堂,楚老太太就留了楚昭云一人,其他人都在院子里等她。
“祖母。”楚昭云話剛開了頭,就有些控制不住情緒,穩了穩才繼續說:“多謝祖母替我阿公收尸。”
楚老太太心疼地看著楚昭云,招了招手:“昭云丫頭,到祖母跟前來。”
“祖母。”楚昭云坐到老太太身邊,手被老太太握進了手里。
“丫頭,苦了你了。”
楚昭云心里有答案,但不得不多問一句:“祖母,真的是我阿公嗎?”
“唉……我也不愿意相信,但確實是你阿公。等讓你大哥領你去墳上,看看你阿公。”
“嗯。祖母,我打算開棺驗尸。”
楚老太太明白楚昭云的心情,也不在乎別人是否議論,只是怕楚昭云親眼見到棺材里的場景受不住。
說道:“你阿公……是斬首。”
“我知道,祖母,我不怕的。”
“那你就去驗尸,你做什么祖母都支持你。”
楚昭云心中感動,有人支持她,她更要查明真相。
“祖母,我阿公何時來的府上,又是何時被斬首?”
“你去了宋府后的第四日,你阿公就來了府上。又過了五日,就……”
楚昭云心中一緊,她跟阿公就這樣錯過了。
若是她在汴京城多停留一兩日,說不定就會見到阿公,說不定就能護住阿公了。
“祖母,我阿公在府上
時,可有和祖母說什么?”
楚老太太張了張嘴,卻沒說話。
她的猶疑被楚昭云捕捉到,楚昭云心中一緊,難道和阿公的死和府上有關,還是說祖母知道些什么?
“祖母知道什么就告訴我吧!”楚昭云見祖母還不說,加碼道:“昨日同我回來的是皇城司的提點大人,他是我的朋友,聽說了阿公的事,段大人去了衙門又去了那狀告阿公那人的家中,那人家中早已人去樓空,他們是拿錢辦事,故意陷害阿公!”
楚老太太一驚,知道孫女不可能欺騙自己,想了想說:“好,祖母知道什么,都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