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人,慕容府里縐布的記錄倒是簡單,府上所有縐布,全給了一個院子。”
“什么院子?”
“秀安堂。”看這名字,楚昭云猜測,這可能是慕容家長輩的院子。
“一會兒天黑了,我去這個院子探一探。”
楚昭云點了點頭,摸查一個小院子,對段景耀來說輕而易舉,“那我一會兒去衙門問問有沒有關于糧倉失火的最新消息?”
“劉主簿一定還記得你,你現在去,反而容易讓人懷疑目的不純,讓白澤去。”
白澤聽了段景曜的話,贊同說道:“對,現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去吧,我現在就去!”
如此一來,楚昭云此時倒是手頭沒了可做之事。
這才想到了她此行來京兆府的目的,買稠酒。
楚昭云直言道:“那今日白日,我先在京兆府自己逛一逛,大人放心,我一會兒帶著帷帽,一定小心不讓尹府的人發現我,不過尹府現在大概也亂作一團沒空管我們了。”
“好,注意安全。”
“嗯。”
楚昭云從客棧老板那里借來一頂帷帽,往頭上一蓋便出了客棧。
她直奔周記酒樓,買了一壇稠酒又回了客棧。
在客棧的小房間里待著,楚昭云只覺得坐不住,起身踱步后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她必須去一趟尹府!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沒有這樣瘋狂的想法,明知道尹驄想要殺她卻還是要主動送上門去,可現在楚昭云覺得段景曜的辦案之法也有可取
之處,特殊情況之下,也不必規規矩矩辦案!
楚朝云心里一旦做了決定,便立刻奔向尹府。
等回過神來,人已經站在了尹府門口。
尹府門口的侍衛和小廝,只會讓外人覺得和平常一樣,府中并未發生什么大事。
楚昭云深呼吸了一口,拿著玉佩走向了門口。
一到門口,楚朝云就被人攔了下來。
果然平靜之下隱藏著的是警惕。
“你是誰?找誰?什么事?有沒有拜帖?”
楚昭云面上淡定,從容地從懷中掏出了玉佩,說道:“我是尹嫣靈的好友,方才收到尹家人的消息,只說讓我速速來府上,并未言明是為何事……”
楚昭云在賭,賭的就是此刻守門小廝并不敢去打擾為尹言川或者尹驄。
三姑娘的事早就在府上傳開了,小廝一聽這話,就信了八成。
又見楚昭云手中的玉佩,便信了十成,將楚昭云放進了府。
進府后,楚昭云也不敢四處亂看,直接朝著尹嫣靈的院子去了。
路上,她手中的玉佩赤裸裸明晃晃地外露著,就算有下人覺得她形跡可疑,也不敢多問。
而且府上現在正值多事之秋,誰也不想管閑事,更不想惹禍上身。
楚昭云記得在長公主府時安嬤嬤說的話,院子角落里是安排給丫鬟小廝們住的房間,而一等丫鬟照理來說是頭一間。
環顧四周無人,楚昭云便推開了第一間臥房的門。
也不管這間到底是不是小月的房間了,楚昭云連
忙關閉房門,從衣柜里翻出一套丫鬟的衣裳匆匆換上。
直到換完衣裳,她才發現自己已經出了一身冷汗,光天化日之下,潛入他人府邸,實在是刺激。
尹嫣靈院子里的丫鬟和小廝大多數都見過她,楚昭云也不敢多待,出了院子便一路尋去了韋大娘子的院子外。
料想尹驄絕對想不到,她竟然敢去他眼皮子底下。
在院子外,等了一炷香的時辰,楚昭云看到有五個丫鬟提著水桶朝著院子走過來,有個小丫鬟吃力地走著,明顯是跟不上前面的姐姐們了。
楚昭云知道,時機來了。
“這挺沉吧,我來搭把手。”楚昭云一邊說著,一邊笑呵呵地幫一個小丫鬟提起了水桶。
小丫鬟頓時感覺輕松了不少,雖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但她沒在院子里見過楚昭云,下意識問她:“你是誰呀?我怎么沒見過你。”
楚昭云臉上閃過一絲無奈,唉聲說道:“我叫阿云,本來是三姑娘院子里的人,現在……”
一聽楚昭云這話,小丫鬟便什么都明白了。
三姑娘突然死了,雖然府上決定了喪事密而不發,但現在留在三姑娘院子里確實是沒什么前途了。
但凡是個正常人,現在都該想著法子自己謀生路了。
小丫鬟知道楚昭云主動幫她提水桶,雖然是有討好之意,但卻也不反感,笑道:“阿云姐姐你能想到來韋大娘子這里,就對了!”
“何出此言?”楚昭云一邊說著
,干脆將整個水桶都從小丫鬟手里接了過來。
小丫鬟見楚昭云也不嫌沉就把整個水桶都自己提了,知道楚昭云是心急自己以后的差事,便大發善心壓低了聲音說:“韋大娘子最是善妒,但阿云姐姐你姿色平平,大娘子一定不會把你趕出去的!”
“那真是太好了!”楚昭云哭笑不得,原來姿色平平也是有極大好處!
只是因為姿色平平一詞,她又想到了容貌姣好的小月……
兩人走路挨得很近,加上兩個人一直湊著耳朵說悄悄話,院門守門小廝也沒多想,就放楚昭云和小丫鬟進去了。
楚昭云試探道:“我聽說三姑娘身邊的小月,原先也是韋大娘子院子里的丫鬟。”
“噓!這可不興說!水桶給我,你去廊下等李嬤嬤出來讓她看看能不能留你,有沒有差事給你做。”
“好,多謝。”
楚昭云假意往廊下走,回頭見拎水桶的小丫鬟走遠了,才又折去了別的方向。
她現在去找李嬤嬤安排差事,無異于主動暴露。
不熟悉韋大娘子院子里的布置,楚昭云在廊下貼著最里側低頭走路,走了片刻竟然尋到了小廚房。
這倒是個好地方。
“請問哪位嬤嬤是小廚房的掌事?”
正在切菜的小丫鬟頭也沒抬,著急說道:“往里走,穿藍色衣服的蔡嬤嬤。”
“多謝。”楚昭云往里走,看見穿藍色衣服的嬤嬤,脫口便說:“蔡嬤嬤,我是三姑娘院子里的阿云,
李嬤嬤讓我以后在小廚房幫工。”
說完,楚昭云一愣。
原來扯謊話扯多了之后都不用過腦子了,它就這般絲滑地自己就從嘴里溜了出來!
真是慚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