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楚昭云初見小月時,說不上來小月哪里奇怪。
無非就是性格多變罷了。
可仔細觀察之下才發現,小月無論是衣裳還是頭上的珠釵,全然不是丫鬟的打扮。
田管事告訴她小月是丫鬟,她便在心里先入為主有了對小月的認知。
其實在她看來,小月更像是個矯揉造作的主子。
至于情殺是怎么看出來的,楚昭云看向了小月纖細的手指。
手指甲上美麗的顏色,是用鳳仙花染出來的。
若說小月是悅己,可她的走路姿勢又足以看出她腳上那雙美麗的繡鞋不合腳,所以她定不是悅己,而是為了取悅他人。
所以楚昭云才敢說,一個處于情愛中的女子,殺了另一個女子。
加之小月聽到情殺二字的反應,楚昭云就知道自己說對了。
一旁的尹母在眾人沉思的時候,自顧給了小月一巴掌。
響亮的聲音將眾人嚇了一跳。
“我早就看你不是個安分的,府里哪有丫鬟像你這樣!也就是嫣靈心善能夠容你,你竟然敢殺害我的嫣靈!你這是看上了慕容府的哥兒?就你個賤蹄子,也敢?”
小月捂著立即紅腫起來的臉頰,一邊哭著一邊搖頭,“我不是,我沒有喜歡姑爺,大娘子,小月真的沒有……”
楚昭云沒想到小月根本不經嚇,一嚇就松了口。
“你承認了!你否認喜歡姑爺,卻不否認殺了人!”
“!”小月大驚,這才意識到情急之下自己說錯了話,連忙找補道
:“我沒有殺人,我也不喜歡姑爺,不是我,不是我……”
楚昭云走到了段景曜身邊,她知道尹府眾人已經看明白了。
若是小月真是那般心機深沉的人,該是喜怒不形于色,像林文茵那般會演戲,而不是眼下這般什么心情都寫在臉上。
外人都能看得穿小月,更何況是尹府的人?
楚昭云只覺得小月此人,壞,但是蠢。
眾人看向尹言川,等他拿個主意。
尹言川只是瞥了小月一眼,隨后跟尹驄耳語了幾句,便揚長而去。
“爹爹,輪到給我查誰要害我和我的馬了!”尹枝一邊喊著一邊拔腿去追尹言川。
其他人見狀,便也紛紛離去。
片刻后,院子里竟只剩下尹驄和韋大娘子,還有楚昭云和段景曜這兩個外人。
韋大娘子皺眉看向跪在地上的小月,語氣中夾雜著輕蔑:“真是小看了你,連主子都敢殺!”
而小月不知為何,先是沉默了片刻,隨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從落寞變成了充滿希冀。
擦了擦眼淚,自顧站了起來。
“就是我殺了尹嫣靈,你殺了我啊!”
小月的反應,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楚昭云見慣了狡辯的場面,更有大把不見棺材不落淚的兇手。
像小月這般干脆利落承認罪行的,倒是少見。
又聽小月說:“現在就殺了我,為什么不殺了我!”
韋大娘子忍住了想要推搡小月的手,時刻提醒自己注意身份,莫和下人一般見識。
只得
恨恨說道:“你以為我不敢殺你!當初就不該放過你!勾引主子的人能是什么好貨色!”
一旁的尹驄面色不悅,斥韋氏道:“好端端的,你又翻這舊賬作何!”
楚昭云沒想到其中還有故事,便豎起了耳朵。
“哈哈哈哈,勾引?”小月心里涼到了底。
終歸是她做人做事失敗,她滿腔的愛意,在尹驄眼里竟是勾引。
“我本是良家女子,是你們尹家族里人趁我父親病重缺錢之際,將我買了送進尹府當丫鬟。你們可知我父親為何病重?根本就是你們搞的鬼,為的就是送我進府里!”
尹驄心中一驚,他不知一個小小丫鬟身上竟然還有族里老人的手筆。
韋大娘子更是慶幸,幸虧當初發現這丫鬟不檢點找了個由頭將她趕出了自己院子。
這弱柳扶風的身姿,這雙目含情的眸子,幸虧早就把人從尹驄跟前打發了。
韋大娘子越想越氣,罵道:“淫蕩貨!就算是被人送進府里的,你不生出非分之想,難道尹府還會虧待了你?”
“淫蕩?”小月無力辯解,這腰細臀圓的身子,讓她受夠了流言蜚語。
可是她有什么錯?
小月看向尹驄,眼里是熱忱和希冀,但不是對尹驄。
她只想在死之前,將自己的愛鄭重地說出口,哪怕事實證明這是一份不值得的愛。
“從入了奴籍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失去了愛的權利。我就是地獄里的人,可見到你我忽然感覺世上
還是有陽光會照到我身上的,可我也知道我是個奴才,不該肖想主子,所以我什么都沒做。”
“閉嘴,令人惡心!”尹驄以前只覺得小月長得不錯,可也只是多看了兩眼而已。
可現在他不想和這個殺人兇手扯上任何關系!
“是啊,惡心,你也令我惡心!我沒有多和你說一句話,更不敢多看你一眼,這也算勾引嗎?”小月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么。
喜歡尹驄,只是她心底里的秘密,可就因為長了這副身子,就被韋大娘子趕出了院子。
對韋大娘子來說或許是陰差陽錯鏟除了后患。
可對她來說,沒有犯錯,卻要接受懲罰。
“尹驄,去年我被趕出院子那一天,下著暴雨,那一刻我恨你到了極,我恨你不曾為我主持公道任由韋大娘子羞辱我,可我也愛你到了極深,因為我知道你不知我心意,這不是你的錯。”
說著話,小月收回了落在尹驄身上的目光,接著自言自語道:“可如今聽你說了惡心二字,我才覺得不值得。可惜啊……后悔也沒有用了。”
楚昭云聽得云里霧里沒有聽明白,問道:“你心中歡喜尹驄,可這和尹嫣靈有什么關系?”
尹驄也看著小月,他震驚一個丫鬟竟然對他藏了這么深的心思,若是小月早早言明,他將她收了做妾室又何妨?
回頭想想,若是小月真有勾搭他的舉動,他肯定就順勢而為要了她。
可小月不過在他
院子里待了個把月,要不是韋大娘子時不時翻舊賬,他早就忘了還有個貌美的小丫鬟叫小月。
只是如今顧不上這些,他也想知道小月為什么殺尹嫣靈。
眾人看著小月。
小月張了張嘴,輕聲道:
“尹驄,我是為了你啊,她知道了你的秘密。”
楚昭云還想繼續聽,卻突然察覺到段景曜拽她胳膊時的力氣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