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從正廳出來后,尹嫣靈親自帶著楚昭云去了客房。
一間客房也能看出來尹府的奢華。
客房里的熏香,是上好的檀香。
楚昭云的困勁兒被檀香的味道全勾了出來,想著到晚膳還有小半日的光景,便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她才被院子里亂糟糟的聲音吵醒。
屋內有些昏暗,楚昭云心想應是到了傍晚。
她朝著門口走去,只是還沒打開門,房門就被人從外側大力推開了。
“她在這!”
“小月,你……”
楚昭云被小月兇狠的表情嚇了一跳,出門來一看,院子里竟全是人。
看見段景曜和白澤沖著她搖了搖頭,楚昭云心里有種不詳的預感。
推開小月她走到了段景曜面前,沒走兩步卻被一位婦人攥住了手腕。
婦人眼里閃著利光,臉上的妝因為淚水滑過的原因,已經花了大半。
“你究竟是誰!誰派你來的?”
楚昭云見這婦人和尹嫣靈長得有幾分相似,便猜到了她的身份。
只是楚昭云看見了尹驄尹枝,還有許多不認識的人,卻沒看見尹嫣靈。
而且尹驄看向自己的眼神,也發生了變化。
楚昭云問尹驄:“發生了什么事?尹姑娘呢?”
尹驄悲痛萬分,強忍著心中的怒氣。
“嫣靈死了,是你殺了她?”
“你在說什么?”
楚昭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么。
直到這時她才發現,原來院子里的人眼里的悲傷是因為尹嫣靈死了,而眼中的
怒火是對著她的!
她算是明白當初楚淑云被眾人冤枉時的滋味了。
不過她不是大姐,她不可能不為自己辯解。
而且,在場所有人的反應不對勁。
有悲傷,有憤怒,但不該是在院子里。
尹家眾人有在一側哭泣的,有在一側唉聲嘆氣的。
眼下,在“兇手”面前,只有尹驄一人在質問,方才的婦人問完一句話便也退到一側了。
尹嫣靈死了,至親們不守在身旁悲傷,反而都在院子里悲傷,這不合常理。
“我沒有殺尹嫣靈,若是尹嫣靈真的死了,那就報官驗尸。”
“你!”尹驄見楚昭云這般囂張,下意識揚起了手。
只是他的動作沒有段景曜快,巴掌還沒落到楚昭云臉上,自己的胳膊就落在了段景曜的手里。
段景曜將楚昭云擋在身后,看向尹驄。
“尹家也是京兆府有頭有臉的人家,說話做事,都要講證據。”
尹驄深知自己不是段景曜的對手,憤憤然抽回了自己的胳膊。
大喊道:“小月,你過來!”
丫鬟小月哭著跑了過來,唯唯諾諾的樣子讓人不忍心苛責她。
尹驄命她說出真相。
小月抽了抽鼻子,“姑娘在房里歇息,說到了用晚膳的時辰再叫她。我看天擦了黑就去叫姑娘起來,叫了幾聲都沒有反應……我就伸手試了試,姑娘已經沒氣了……”
楚昭云從段景曜身后站出來,看向小月。她見小月這幾面,每次小月給她的感受都不同。
一會
兒開朗愛笑,一會兒卑躬屈膝,一會兒大方得體,一會兒又唯唯諾諾。
若不是本身性子就多面,那就是個會演戲的主兒。
楚昭云問道:“那為何認定兇手就是我?”
“這院子里也沒有外人,姑娘下午也只和楚姑娘接觸過。”
“所以說,全無證據,只憑你一人的猜測。”
“我我就是有什么說什么,我不知道,不知道姑娘怎么死的。”
小月話音一落,幾人都安靜了下來。
段景曜想找楚昭云說話,卻找不到時機。
事發突然,他們之間也沒什么暗號,現在才發現有多被動。
段景曜想給楚昭云遞個眼神,也遞不出去。
順著楚昭云眼神看過去,發現楚昭云在看尹家其他人。
他只好先安撫著尹驄,在尹家,似乎尹驄有很重的話語權。
“尹兄,我們此行在京兆府不過停留幾日,不可能殺害令妹,丫鬟毫無根據的話,相信尹兄也不會相信這無稽之談。”
尹驄神色糾結,不解道:“幾位救了幼弟,又對小妹出手相助,我也是相信幾位才帶來家中借住。可是……小妹如今無緣無故身亡,院子里也沒有別人,楚姑娘身上嫌疑實在是大!”
段景曜聽懂了他的言下之意,冷聲問道:“無憑無據,難道尹府打算不經過衙門就給人定罪?”看尹驄這反應,像是不想報官。
話雖如此,但若是真報官,在尹家這般富戶面前,恐怕衙門不會公正斷案。
到時,只
能搬出皇城司的身份來衙門的態度才會有所轉圜,只不過身份一亮,想要再查糧倉縱火一事,便是難上加難了。
見尹驄不說話,段景曜又強調道:“事到如今,報官吧,是非自有衙門來定奪。”
尹驄皺起了眉毛,心中不悅。
他如何辦事,還輪不到這個姓段的來教他!
姓段的功夫是好,可功夫再好,能敵得過府中的弓箭?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衙門來不來都一樣!”
說完,尹驄抬手在空氣中招了招手。
一直在觀察尹家人的楚昭云,越看尹家人的反應,越覺得不對勁。
這悲傷和憤怒都差點意思,尹家人這反應,難道尹嫣靈沒死?
只是她還沒想明白,人就被段景曜和白澤一左一右護了起來。
抬頭一看,才發現屋頂上冒出了許多弓箭手。
尹驄這急于滅口的行為,很難讓人不懷疑他就是兇手!
“大人,怎么辦?”楚昭云低聲問。
她不需要解釋自己沒有殺人,段景曜和白澤肯定是信她的。
“放心,有我和白澤在,一定護你安全。”
“對,楚姑娘放心就是!”白澤心想尹驄想得太簡單了,七八個弓箭手就想圍剿皇城司的人?
在尹驄下令放箭之前,一道質問的聲音打斷了他。
“這是在干什么!”
尹驄眼中難掩驚訝,其他尹家人也都迎了上來。
“父親提前回來怎么沒遣人到府說一聲,兒子好出城迎接父親!”
“老爺!嫣靈遇害了!”

爹爹,有人在我的馬上扎銀針害我!”
段景曜和楚昭云在尹家眾人一言一語中得知,在尹家,話語權重的絕對不是尹驄!
“大人,楚姑娘,你們說尹驄是不是兇手?”白澤低聲問。
“他的反應像,但他一整個下午都和我們在一起。”
“也是,我怎么把這事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