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一百零三章
    白家不大,進了院子后一間北屋,兩間西廂房,東邊是搭了個棚子當廚房。
院子里也是一目了然。
白家兄弟把三間屋子又都找了一遍,都沒見著白盈的身影。
白沼急得在院子里轉,說道:“一個大活人還能消失了不成?剛才我們都在大門口,她這么厲害能翻墻?”
“白大哥,你看那兒。”楚昭云指了指廚房和北屋之間的墻角。
眾人一看才明白。
白沼嚇出了一聲冷汗,看見狗洞才放下了心。
有一瞬間,他還以為這個憑空冒出來的假妹妹是鬼呢!
原來是鉆狗洞跑了。
“二弟,這下你信了吧!她要是小妹她怎么會心虛地跑了!”
白澤點了點頭,“她確實不是小妹,這還多虧了表姐來這一趟。”
被喚作表姐的女子笑了笑,沒說什么轉身就走了。
白沼這才解釋:“什么表姐?咱們家就姑姑一個親人,姑姑去世了就剩咱們兄妹三個了,我這是昨天讓朋友去隔壁鎮上雇了個丫鬟來演戲,我怕找附近的人她都認識!”
這個假白盈,連白家過世的二老叫什么都知道,恐怕早就把附近的鄰居也都摸查一遍了。
話說到這份上,白澤也納悶了。
“就算她認識,怎么房婆婆還認識她呢,怎么說她就是小妹?”
關于這一點,白沼也是納悶得很。
楚昭云和段景曜心里有了同樣的猜測。
假白盈,應該就是乞兒阿桂。
阿桂整日在街上乞討,見的聽的多了去
了。
可阿桂,為什么要冒充白盈?
楚昭云想了想,說道:“可能是心理暗示的原因,她見過白盈和房婆婆打招呼的畫面,描述出來房婆婆就信了。”
“這怎么能信?”
“因為很多人的腦子里對其他人的五官和面容是沒有具體景象的,說直白一些,就是臉盲。”
段景曜聽明白了:“房婆婆對人臉盲,加上假白盈說的細節都能對上,所以房婆婆覺得她就是白盈,這和白盈少出門也脫不了關系。”
“大哥,那小妹去哪里了?”
“唉……和這個來路不明的小姑娘周旋了一天,現在去找小妹,恐怕更找不著了。小妹失蹤了這么久,恐怕已經兇多吉少了……”
“我去把假的抓回來,她既然敢冒充小妹,肯定是知道小妹的下落才這么做的!”
“你去哪找她?我看她滑溜的像個泥鰍,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剛才又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那也得去找她問問!萬一她知道呢!”
“二弟,路引都在家中,小妹能去哪,現在都找不到小妹只能說明……有這時間找這個假的,還不如好好給小妹籌辦后事!”
“大哥寫信叫我回來,不就是讓我一起找小妹嗎?”
“!”一提到這白沼就生氣,早知道就不多此一舉叫白澤回來了,現在想來真是自己最大的失誤,說道:“你若是一回來就找,說不定還能找到,可現在都耽誤了這么久了,去哪里找!”
聽白
沼這么說,白澤心中有些氣憤,剛想開口,就看見自家大人朝自己使眼色。
這才把氣憋回了肚子里,說道:“那都聽大哥的,我先送楚姑娘回家。”
楚昭云立刻接話:“多謝。”
三人心有靈犀地閉了嘴,一起出了白家小院。
一路回了客棧后,段景曜看白澤還氣鼓鼓的,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問道:“你沒看出來你大哥已經認為你小妹死了?”
“他怎么能這么想!”
楚昭云也說道:“如此看來,假白盈應當就是阿桂沒錯。”
“白澤,按照之前我和昭云的猜測,阿桂既然敢假冒白盈,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什么意思?”白澤滿肚子氣,頭腦有些轉不過彎來。
“要不就是阿桂看見白盈出了城知道她不會回來,要不就是……”段景曜頓了頓,怕說得太直白傷了白澤的心,轉了個彎說道:“要不就是阿桂知道白盈出事了。”
白澤本就是個一點就通的人,現下也明白了。
懊惱說道:“所以還是得問問阿桂!就應該發現她鉆狗洞后,立刻去追她!”
楚昭云安慰道:“你忘了昨晚我和大人的發現了?”
白澤一拍腦門。
“對!我怎么把這么重要的事忘了,她埋了東西肯定會去取!”
怪不得眼前這兩人這么鎮定,原來是早就想好了后招。
白澤無奈于自己心急的表現。
說實在的,他也摸不清自己的心思。
對大哥和小妹,他心里真的沒多在意,
白家的親情在他眼里很淺薄。
但要是一想小妹可能身亡了,他心里還有些傷心。
白澤沉默了幾息,心想大概這就是血緣的牽絆……
楚昭云沒見過白澤這副模樣,說道:“你這是關心則亂!”
見白澤這要立刻沖去土地廟的模樣,段景曜趕緊摁住了他。
“你急什么,白天人多,她肯定是晚上去拿。”
“嗯。不管能不能找到小妹,這次大人和楚姑娘都幫了我大忙!”
“我沒幫什么忙,倒是昭云,為了打聽阿桂,把幫林文茵忙換來的人脈都用出去了。”
白澤驚訝,他不知道還有這一出。
“我該怎么感謝楚姑娘!”
“這么說就見外了,我們是朋友。”說完,楚昭云又解釋道:“其實也不全是幫你的忙,阿文他們以前也都是有家住有父母愛的孩子,因為饑荒逃到了夔州,這才成了乞兒。這漕幫的人脈在我手里也沒什么用,我當時幫林文茵也是因為自己的好奇心,并不是想要她的人脈,現在若是能讓阿文他們有個謀生之處我才覺得這人脈是值了!”
“饑荒?”白澤一臉震驚。
這吃驚的反應和段景曜一模一樣。
皇城司直接接受皇室的命令,雖然不算在朝,可是朝堂上有任何風吹草動他們都一清二楚。
從來沒有聽說過哪里鬧過饑荒,更何況,饑荒可是大事!
而段景曜想到此事也是頭疼得很,說道:“等去找阿文的時候,還得問問他們家鄉
都在哪。恐怕是有饑荒被地方上瞞了下來。”
既然聽說了這樣的傳聞,就不能當作不知道。
恐怕皇帝陛下也是被蒙在鼓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