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九十六章
    “我不大出門,有些街坊不知道我長什么樣!”
白沼也納悶,白盈是不大出門不假,但也不是完全不出門。
每個街坊都見過她,怎么還有人說她就是白盈!
除了個頭和性別,這個不知道哪里來的野孩子,根本一點都不像白盈!
真是奇了怪了!
就在這時,有人敲了敲白家小院虛掩著的門。
不等主人家說話,一個老媼就自己推門進來了。
“你們兄妹還吵著呢!”
白沼剛才還在納悶,見這房婆婆自己找上了門來,他正好問問她為何撒謊!
“房婆婆為什么說她是白盈?”
房婆婆咂巴了兩下嘴皮子,皺著眉頭勸說:“沼哥兒,你說你這么大個人了,和自家妹子置氣干什么,還真得鬧到衙門去嗎?”
“房婆婆!她不是我妹妹!”
“她怎么就不是你妹妹?你自己妹妹自己拉扯大的,你還不認識?”
白沼氣得臉通紅,房婆婆這老嫗說的什么屁話!
沒有人比他更認得自己妹妹,明明是這老眼昏花的老嫗不認得!
白沼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住了脾氣,問道:“房婆婆上次見白盈是什么時候?”
房婆婆認真想著。
白盈驀地開了口:“房婆婆,差不多十天前我們就見過,我出門打酒去,穿了個綠衫子,還和婆婆打招呼了!”
“啊對對對!”房婆婆拍了拍手,“就是那天!綠衫子!你給你哥去打酒去!”
說完,房婆婆又看向白沼,苦口婆心道:“你
拉扯白盈也不容易,她要是惹你生氣了,你就看她年紀小的份上讓著她,現在這是鬧哪一出啊!”
白沼心里深感無力,這個房婆婆平時好熱鬧好嚼舌頭,但也不是那壞心思的人。
眼下她這么說,肯定是年紀大了老眼昏花腦子也暈了!
無奈說道:“房婆婆忙去吧,我家的事自己處理!”
房婆婆見白沼連好賴話都不分了,翻了個白眼才走了。
院子里幾人更加疑惑了。
如今兄妹倆人和房婆婆的話聽下來,白盈確實是白盈沒錯。
可白沼這雙目有神邏輯清晰的模樣,也不像得了失心瘋。
楚昭云又問:“除了鄰居,有沒有親戚能說句公道話?”
白沼搖了搖頭。
“舅舅早年帶著二弟去了汴京城,唯一的親人就是寡居的老姑姑,姑姑半個月前也病死了……”
不似白沼那般無奈,白盈有些不耐煩,說道:“大哥也別鬧了,爭了一上午我都困了,我去睡午覺了!”
“你別進我小妹的房間!”白沼越想越氣,說著話就揚起了手要打人。
白澤連忙攔住了白沼。
“大哥!別沖動!現在……不管她是不是小妹,也不能打她!”
“唉……”白沼嘆了口氣,在幾人面前只能放任她進了白盈的房間。
他就不該寫信叫白澤回來!
如今倒是處處掣肘!
連自己的家門讓誰進都做不了主!
白沼看向楚昭云,將希望寄托在二弟說的這位有名的厲害推司身上。
“昭云姑
娘!你一定得幫我!她真的不是白盈!我小妹失蹤了,我現在該去找她才是,也不知道小妹現在是否安全,誰知道突然冒出來了個西貝貨!”
楚昭云點了點頭,“我們都會幫忙的。”
不是幫白沼,而是幫白澤。
“多謝諸位……”白沼心緒復雜。
“白大哥,除了今天早晨,白盈失蹤前你最后一次見她是什么時候?”
“六日前的傍晚,小妹出去買宣紙,就再也沒回來……半個時辰她沒回來我就出去找她,找了一夜……第二日我也問了附近街上的書肆,都說沒見過她……”
“白盈常常出去買紙?那書肆的人認識白盈嗎?”
白沼搖了搖頭:“往常都是我去買,那日也不知為何白盈非要出門,起初我懷疑她是不是被什么壞人騙出去的,可細想小妹平日不怎么出門,又能接觸到誰?”
“嗯。”楚昭云心里十分不解,但見白沼狀態不好,便不準備多問了。
這兄妹倆各執一詞,現在聽起來都毫無漏洞,問了也沒用。
白沼答完話,也一副身心俱疲的模樣。
見狀,白澤扶著白沼進了屋,出來時,順手把剩菜剩飯拿出了準備倒了。
“白澤!”楚昭云眼比腦子快,看見不對勁還沒想明白哪不對勁,就立刻喊住了白澤。
白澤嚇了一跳,僵在了原地,“怎么了?”
段景曜和程輕瀾跟著楚昭云來到了白澤身邊。
只聽楚昭云壓低了聲音問:“這飯菜就剩
了這些?”
白澤不明所以,點了點頭。
楚昭云接著說:“飯菜是我們一起打包的,回來后白沼也沒進過屋,只有白盈去吃飯了……”
段景曜恍然大悟:“若是我沒記錯,方才我們說了幾句話的功夫,白盈就吃完出來了。”
“我原以為是她飯量小……”
楚昭云話沒說完,但眾人心領神會。
單看這院子里的陳設和白沼白盈的穿著,就知道這白家雖不是什么大富大貴的人家,但也絕對不是缺吃少穿的貧寒人家。
一個小姑娘,吃飯這么快,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幾人紛紛覺得不對勁,但也不能僅憑這一點就武斷認為這小姑娘不是白盈。
“我們出去說。”
“好。”白澤點了點頭,倒了剩菜剩飯就跟著楚昭云等人出去了。
幾人找了處附近的茶肆。
聞著茶香,楚昭云思路更清明了。
“不管現在家里的妹妹是不是白盈,都很不對勁!”
“哪里不對勁?”白澤問道。
“白盈十二歲了吧?為什么很少出門?又為什么突然要自己去買宣紙?白家附近的街坊們連白盈到底長什么樣子都不清楚,這合理嗎?”
白澤撓了撓頭,他沒辦過這樣的案子,也許這也根本稱不上一個案子。
“我大哥和我小妹,肯定有一個人是腦子有問題!”
“不見得。”楚昭云看白沼白盈都不像得了失心瘋,想了想,問道:“你們什么看法?”
沉默了幾息后,白澤猶疑地開了口
:“我有個離譜的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