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九十五章
    白家小院。
白沼冷漠地看著眼前的陌生小姑娘。
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野孩子,竟然一大早就從白盈的房間里走出來。
他不明白她這么做的意義是什么。
“你到底是誰,為什么要冒充白盈?”
白盈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著白沼,小聲說:“哥哥,我就是白盈啊!”
白沼很肯定她在撒謊,冷聲說道:“你不是白盈。”
他只覺得這小姑娘有點眼熟,但這個年紀的孩子還沒長開,差不多都長一個樣,眼熟應該是錯覺。
他突然有些后悔。
要不是這兩天他滿大街的找白盈,也不會給這個小姑娘可乘之機。
一邊想著,白沼一邊仔細地打量著小姑娘。
長得倒是還算清秀,但一雙賊溜溜的眼睛一看就沒什么好心思。
舉止也極其粗鄙,坐沒坐樣,站也沒站樣。
冒充白盈,到底什么目的?
白沼在打量白盈,白盈也在打量白沼。
起初,白盈還有些害怕。
可是仔細想想,心虛的應該是她的哥哥白沼才是!
她不該害怕!
這么一想,她便自信了起來。
“哥哥,我餓了,該吃午飯了。”
“從我家出去。”
“這里也是我家!”
“看在你年紀小的份上我放你一馬,若是再糾纏我就報了官府拿了你。”
“嚇唬我?官爺可不管兄妹吵架!”
“敢騙到我頭上來?”
白沼握緊了拳,中午的日頭曬得他汗流浹背。
可不把這人趕走,他覺得膈應。
牙縫里溜出來了一個字:“
滾!”
話音剛落,就看見二弟領著人進了院子。
其中一位是二弟的朋友段景曜,他已經打過照面了,另兩人是第一次見。只不過……看穿戴都像是富貴人,他便也忍了脾氣。
“二弟。”
“大哥,還有……小妹,先吃飯吧。”
說著話,白澤舉起剛打包回來的飯菜。
實際上,他和大哥小妹都不熟,但畢竟是自己這世上唯一血脈相連的親人了,這事他不能不管。
家人之間,有什么誤會和矛盾說開了就行。
“二弟,她不是白盈!”白沼重申著。
白澤撓了撓頭,見白盈已經接過飯菜準備去吃飯了,說道:“有什么矛盾,吃了午飯再說吧!”
可白沼堅持站在院子里,大有不說明白就不吃飯的架勢。
一個大男人,誰也勉強不了她。
他們幾個已經吃飽了飯,便陪著白沼在院子里坐著。
“昭云。”程輕瀾忽然起身,笑道:“我跟你換個位置,這邊背陰,別曬到你。”
“好……多謝。”
楚昭云有些不習慣。
略顯遲鈍地接受了程輕瀾的好意。
她風里來雨里去,干仵作和推司的這五年,什么臟活累活都干過。
眼下忽然有人怕她曬著……
程輕瀾這般細膩地對待她,她有些不習慣。
只是她也沒心思想那么多,眼下還有更緊要的事。
“白大哥,她真的不是白盈嗎?”
楚昭云話音剛落,白澤立即說道:“大哥,昭云是很有名的推司,她推過很多案,若真
是有人假冒小妹……她一定能推出來的。”
雖然這么說著,但白澤還是覺得是大哥和小妹鬧矛盾了。
“昭云姑娘,這小姑娘真不是白盈!我敢用亡父亡母來發誓!”
“大哥!”白澤嚇了一跳,這可不是能隨便說的話。
就在這時,白盈也從屋里走了出來,伸手發誓道:“我也敢用亡父亡母發誓,我就是白盈!”
楚昭云心中驚訝,這小姑娘胃口也太小了,才吃了這么一小會兒就吃飽了。
朝著她招了招手,說道:“你過來坐。”
等白盈坐定,楚昭云才又開了口:“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白大哥,你為什么說她不是白盈?”
“白盈五歲那年,我們父母進山砍樹遇到山洪就再也沒回來,是我把小妹拉扯大的,難道我還能認不出自己一把帶大的妹妹嗎?”
白盈立刻反駁道:“你養大了我,我不知道你現在為什么就不認我了?你是得了失心瘋嗎?”
“白盈七歲那年我就給她請了先生來家里教她,她知書達理,絕對不會像你這樣說話!”
“你是看二哥回來了就騙人吧?哪給我請過先生,我根本就不認字!”
“你!”白沼氣得牙癢癢,這小姑娘真是顛倒黑白絲毫不臉紅!
接著說:“白盈小臂上有個紅色胎記,你有嗎?”
“我沒有胎記,你現編的吧?”
“那你說,我父親母親叫什么?”
“父親叫白鵬,母親叫黃翠!”
白沼話到嘴邊被
噎了回去,他沒想到這人竟然真知道父親母親的名字!
看來了有備而來,難道是想貪圖姑姑留給白盈的銀子?
但姑姑身亡把銀子都留給了白盈這般隱秘的事,這小姑娘怎么會知道?
不管他說什么,小姑娘都否認。
他突然覺得自己小瞧她了!
其他人見白沼這反應,也知道白盈說對了。
這兄妹倆都敢用亡父亡母說話,你來我往的話術也聽不出來究竟是誰在撒謊。
只是楚昭云覺得有些奇怪。
問道:“我見不遠處就有私塾,為何白大哥將先生請來家里?”
白沼解釋道:“起初是把白盈送到了私塾,但其他孩子笑話她無父無母,我怕她受欺負就只能另請先生來家里。”
“你騙人!我根本沒去過私塾!無父無母的小孩那么多,誰會欺負我!”
聞言,白沼立刻起身,匆匆跑進了屋。
跑出來時又拿了幾張紙。
“你們看,這張是我的自己,這幾張都是小妹的字跡!”
段景曜接過幾張紙,仔細辨認后說道:“這確實是兩個人的字跡,并非一人仿寫。”
楚昭云也拿過了看了看,這幾張紙上的字跡娟秀可愛,確實像這個年紀小姑娘的腕力能寫出來的字。
還不等問,白盈就生氣道:“誰知道你從哪里找來了這些字,根本不是我寫的!”
“當然不是你寫的,因為你根本不是白盈!”
“我怎么不是!早晨房婆婆和劉老丈人,還有李家嫂子,都說了我就
是白盈!”
說到這,楚昭云也納悶,又問道:
“聽白澤說,有的街坊說你是白盈,有的又說你不是,這是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