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九十三章
    楚昭云泡了一會兒手指,覺得不疼了,就把手指收了回來。
“你吃早飯了嗎……我餓了。”
程輕瀾以為楚昭云需要些時間接受娃娃親這件事,正手足無措便聽到了楚昭云問他。
他暗地里松了口氣。
回她:“還沒吃,我來找你吃早飯。”
聽見兩人在說早飯的事,茴香才走到了兩人跟前,說道:“早飯已經備好了。”
兩人一起吃了早飯。
只是吃完了飯,程輕瀾還沒走。
他實在拿不準楚昭云的心思,他以為楚昭云和他一樣,是滿心歡喜接受了這門娃娃親的,誰知道楚昭云壓根就不知道這件事。
“昭云,你有什么想說的嗎?”
“你是說關于娃娃親的事?”
程輕瀾點了點頭。
見楚昭云沒有立即回答他,他也不著急。
反而希望楚昭云不要太草率做決定,希望她也是鄭重對待這段關系。
誠如程輕瀾所想,楚昭云確實是在認真思考。
想了想,楚昭云問程輕瀾:“你知道我之前是當推司,再之前是當仵作的吧?”
程輕瀾頷首,說:“我知道,祖母和柳叔翁時常通信,我聽祖母講過你很多破案的事情,你很厲害。”
楚昭云心想,在這一點上程輕瀾很有眼光,不像一般世人那般覺得仵作晦氣。
“你歡喜我?”
程輕瀾雖然有些害羞,但毫不猶豫地點頭說道:“我歡喜你。”
“可是我們從來沒見過面,你是因為我阿公救了程祖母,又給阿柏弟弟治
病的原因歡喜我?”
“不是,和柳叔翁沒有關系。在沒見到你的時候,我歡喜你是因為你與眾不同,因為你很厲害。”程輕瀾如實說道,在他心里,楚昭云是個本事強內心也強大的女子。
又接著說:“昨日見到你接觸你之后歡喜你,是因為你為人坦蕩,我喜歡和你相處。”
楚昭云有些不好意思,程輕瀾竟說出她這么多好來。
她又陷入了沉默。
她找夫婿的要求,其實很簡單。
對方得是個善良的人,對方家里的長輩們也得善良,最好家庭結構簡單。
她可不想面對大宅院里的勾心斗角。
后院也絕對不是她的戰場。
若是夫君妻妾成群成天勾心斗角,她寧愿殺夫圖個清凈。
而且對方得真心實意地接受她的謀生手段。
僅此而已。
如此一想,阿公給她挑的娃娃親,知根知底的,比她自己找靠譜多了。
程家的伯父和叔父,也都沒有妾室,想來家風如此。
而且接觸下來,她也不討厭程輕瀾。
雖然程輕瀾年紀小了點……
她不知道情愛的滋味,心中有一套關于夫婿的要求,可落到行動上,她也有些不知如何下手。
驗夫婿和驗尸可不一樣。
萬一挑錯了人,麻煩的事會有一大堆。
既然阿公給她挑好了,也不是不能接受……
程輕瀾此人也是不錯的,程家眾人也都很好。
如此想來,這門娃娃親倒也很妙,還給她省了不少事。
“我覺得挺好的。”
程輕瀾
心里的石頭終于落下,笑了起來:“對,挺好的。”
他害怕楚昭云不愿意,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眼下得了楚昭云確切的答案,終于心安了。
又問:“昭云,那你歡喜我嗎?”
楚昭云坦言道:“不知道,我只覺得你大抵是個好夫婿。”
“我以后一定會對你好。”程輕瀾并沒有失望,她剛知道二人的關系,現在談歡喜還為時過早。
楚昭云輕笑道:“你對我好,我自然也會對你好的!”
兩人相視一笑。
說了一會兒其他的話,便一起去了程老太太的院子里請安。
楚昭云和程老太太坦言道:“程祖母,我此行出來是為了找阿公,阿公他已經離家小二十天了,我有些擔心。”
“他每年不是都要到處跑到處玩一個月?不必太過擔心。”
“今年早春阿公已經外出過了。”眼下都九月了,阿公從來沒有在這個時間離家這么久過。
“那我給他幾個老朋友都寫信問問,他的去處總歸就那么幾處。”
“多謝程祖母。”楚昭云沒想到程祖母和阿公的朋友都認識。
如此一來她也有了尋找的希望,本來打算再回江陵城去問花叔翁。
“你且安心在家住幾日,五六日應該就會有回信。”
“好。”
“叫輕瀾帶著你在夔州多逛逛。”
聞言,程輕瀾看著楚昭云輕笑,楚昭云也輕笑。
見二人這模樣,程老太太心里樂開了花。
只不過程老太太眼尖,看出來程輕瀾和
楚昭云之間,不是那種摻雜著欲望的男女情事的歡喜。
楚昭云對程輕瀾,是遇到新玩伴的那種歡喜。
程輕瀾對楚昭云,更多的是崇拜和欣賞,似乎也帶著些純粹的歡喜。
不過這樣也挺好的。
兩個孩子心性都很單純,感情的事可以順其自然慢慢培養。
開竅得太早,也不是多好的事。
……
從老太太院子里出來后,程輕瀾心里也是一片歡喜。
說道:“夔州有很多風景不錯的地方,我帶你去玩一遭。”
“你不忙嗎?”
“不忙。”
“游玩的事先放一放吧,我昨日碰到了兩個朋友也來夔州了,有個朋友家里好像出事了,我想去看看。”
“我陪你一起去,他住哪里?”
楚昭云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
“無妨,我們去衙門問問。”程輕瀾雖不在衙門任職,但這點事對他來說小菜一碟。
“多謝!”
“不用和我這般客氣,畢竟……”
楚昭云笑道:“該謝還是得謝啊。”
她從來不認為說謝謝這件事還要分人,就算親如她和阿公,她也是時常說謝謝的。
兩人一起去了衙門,衙門的主簿對程輕瀾十分客氣,親自去找了戶籍登記冊。
“這是姓白的人家,不過剛才粗略看了眼,沒有叫做白澤的。”
楚昭云心中有數,說道:“三年一登記,他離家可能許久了,并不在冊上了。”
但這不妨礙她找到些蛛絲馬跡。
楚昭云看見了一個叫做白沼的人,年紀
比白澤大上四歲。
沼,澤,聽起來就很像兄弟。
楚昭云記下了白沼的住址,謝過了主簿,和程輕瀾一起離了衙門。
說道:“有可能就是這家,我想去看看。”
“好,我和你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