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八十九章
    “咋咋呼呼的,你今天怎么舍得回家了?誰來了?”
楚昭云還沒進屋,同樣聽到了程老太太中氣十足的聲音。
進屋后,楚昭云迅速看了眼屋里的程家眾人。
看來阿公并不在程家。
楚昭云心中有些失落。
程家眾人都被程梔的莽撞樣子逗笑了。
紛紛打趣她:
“這丫頭,一回家就大喊大叫,也不怕驚著別人!”
“梔兒也有沉不住氣的時候?”
“就是,大姐還說我不夠穩重,哈哈哈!”
“梔姐姐看起來高興極了。”
程梔大笑,也不反駁母親等人。
只又說道:“祖母!你看看這是誰?”
程老太太注意到了程梔身邊的姑娘,認真看了看也沒猜出來是誰。
程家眾人也都好奇極了。
楚昭云行了個請安禮。
輕聲道:“程祖母慈安,我是楚昭云,柳勇是我外祖父。”
“昭云丫頭!”
程老太太怎么也沒想到,竟然是楚昭云!
不僅是程老太太,其他人也都驚到了。
方才還說程梔莽撞沉不住氣的眾人,也紛紛猛地站了起來。
也就是在座的兩位年長的男子還稍微坐得住。
楚昭云嚇了一跳,她在程家這么有名嗎……
發生了什么……阿公該不會背著她把她夸得上天了吧……
見程老太太激動地也要站起來。
程老太太身旁的美婦人趕緊讓座,過來拉著楚昭云的手。
“昭云坐我這兒。”說著話將楚昭云拉到了程老太太身邊,把楚昭云的手放到了程老太太手里。

楚昭云見程老太太眼里高興得都閃光了,她更害怕了。
天爺,這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程梔說程祖母恐怕高興得瘋了,竟然沒有半點夸張!
程老太太看著楚昭云,越看越親切,越看越滿意。
“我還是第一次見昭云,昭云已經長這么大了。”
“程祖母,此番貿然打擾,本是想問問我阿公可有來過程府?”
“不打擾,我巴不得你來呢!”頓了頓,程老太太又說:“你阿公今年三月的時候來過一趟,近日沒來,你阿公來夔州了?”
楚昭云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
“既然來了,就在這住幾天,不用擔心你阿公,他五湖四海的朋友多的是!”
“我……”
“就這么說定了!可不許走,一定在這多住幾天。”
楚昭云能感受到程老太太是真心喜愛她,感慨到她何德何能讓老人家這么喜歡她,一定是阿公人緣好。
見程老太太這般盛情的模樣,楚昭云實在不知怎么推脫,只好說道:“實在是叨擾了。”
“不叨擾!當年你阿公救了我,要不是你阿公已經成親了,說什么我都得以身相許,咱們就是一家人!叨擾什么!”
屋內眾人被程老太太的話逗笑了,楚昭云也憋著笑。
和程梔一樣,程祖母也是爽利人。
程梔見狀,給楚昭云介紹著:“昭云,這是我父親母親。”
“昭云見過伯父伯母。”
原來那美婦人是程梔的母親,她還以為是程梔的姐姐

程母眼角眉梢里都帶著笑,程父也是高興極了。
“好孩子,以后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這是我二叔二嬸,這是我三妹妹程蓮和四弟程輕柏。”
“昭云見過二叔二嬸,蓮妹妹妝安,輕柏弟弟安好。”
楚昭云見程輕柏六七歲的模樣,又見他臉上氣色不好,便猜測他正是程梔所說的帶了弱癥因此阿公每年來看望的小孩。
程蓮同樣朝著楚昭云行禮,笑著回道:“昭云姐姐淑安。”
而程輕柏,直接撲到了楚昭云胳膊上,抱著楚昭云的胳膊親昵地說道:
“昭云姐姐是柳叔翁的孫女,柳樹翁是阿柏的救命恩人,昭云姐姐就是阿柏的親姐姐!”
周氏笑著拉開了程輕柏,“阿柏可別嚇著你昭云阿姐。”
又跟楚昭云說道:“阿柏的命是柳叔父救下來的,他最喜歡柳叔父,昭云別怪他莽撞。”
“二嬸言重了,阿柏弟弟很是可愛。”
楚昭云輕輕撫摸著程輕柏的腦袋,心想這么可愛的小家伙也不知道因為生病遭了多少罪。
又聽程梔說道:“昭云,這是我表舅舅家的女兒方冉月,比你小些。”
楚昭云看著程蓮身邊的姑娘,正想問安,不知怎么的,從這位美麗的姑娘眼中她竟然看到了一絲敵意。
來不及深究,對方便帶上了溫婉的笑容。
楚昭云問安:“冉月妹妹妝安。”
“昭云姐姐淑安。”方冉月藏起了心中的不悅。
她沒想到這個時候楚昭云會來!

一時之間看著楚昭云她有些無措,不過好在楚昭云并沒有她長得美麗。
方冉月有些緊張地下意識看向程輕瀾。
程梔也同樣看向程輕瀾,只不眼中有些許打趣的意思。
“昭云,這是我二弟程輕瀾,也是我親弟。”
楚昭云這才明白了程家眾人的關系,程老太太有兩個兒子,兩個兒子各有一兒一女。
見眼前的男子臉色微紅,似乎有些靦腆,楚昭云主動說道:
“輕瀾……弟弟?”楚昭云有些拿不準程輕瀾的年紀。
程輕瀾臉更紅了,其他人紛紛捂著嘴笑。
“我今年二十一了,應是比你小兩歲,既然年歲差不多,便不必姐弟相稱,我叫你昭云可好?”
“……好。”楚昭云本身不在意這些,對方叫不叫她姐姐,她都無所謂的。
只不過眼前人雖看著臉紅紅的很是靦腆,說出來的話可不像個靦腆性子。
介紹了一圈,楚昭云挨個問了好。
程老太太讓人添了個凳子在她身旁,讓楚昭云就在她身邊用飯。
程家人對楚昭云很是熱情,楚昭云也很快融入了程家的晚飯中。
吃完了飯,眾人移步茶室,又說了會子話才作罷。
楚昭云也看出來了,程祖母是個喜歡熱鬧的人,程家家風也很是和諧。
“丫頭,你且安心在程家住下,天色晚了,先讓輕瀾帶你去菡萏院安置下,今晚先好好休息。”
“多謝程祖母。”
楚昭云不疑有他,只以為安置她的客房離程輕瀾比
較近罷了。
辭別長輩們之后,楚昭云跟著程輕瀾往外走。
她沒注意到,夜色之下,程輕瀾的耳朵早就紅透了。
程輕瀾有些不自在地解釋道:“菡萏院離我住的木樨院最近,所以祖母讓我帶著你過去。你別多想。”
“我沒多想啊。”
聞言,程輕瀾耳朵更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