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七十四章
    “腓骨是小腿上的一塊骨頭,死者左側腓骨上的傷痕從深度以及愈合程度來看,死者小時候摔過左腿。股骨是大腿骨。”
話落,楚昭云又撐開了紅紙傘,照著三塊骨頭說:
“腓骨和頭頂骨之上有紅色殘影,這說明此二處是死者生前受的傷,而這股骨。”
幾人隨著楚昭云的話,又將視線轉移到股骨上,聽見她說:
“這股骨之上毫無血蔭,卻又損折,這說明是死后痕跡。”
段景曜第一個反應過來,“死后痕跡?這難道是為了泄憤!宋老太太胳膊上也有泄憤痕跡!”
一個是砸到了骨頭,一個是扭掐了胳膊,雖然方式不同,但不難想到這是同一個人發泄情緒的手段!
宋淳兒驚訝道:“這兩件事,有關聯……”
就在此時,楚昭云注意到了一旁傻眼的宋明汝,察覺到他神色不對,便問他:“三叔可是想到了什么?”
宋明汝猛然回神,聲音有些空,問楚昭云:“可以驗出這死者的性別和年紀嗎?”
“這不難。”
話落,楚昭云又找了幾塊骨頭,辨認了片刻。
“死者是個三十歲左右的男性,若是活到今天大抵四十歲左右。”
宋明汝瞪大了雙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么。
宋淳兒被宋明汝的模樣嚇了一跳,“三叔……你怎么了……”
“我……你……”宋明汝張了張嘴,又停頓了許久,才接著說:“大哥小時候左腿摔傷過,很嚴重,幾乎
臥床了一年,長大后也是每到陰雨天都會隱隱作痛,大哥今年四十二歲了……”
在宋府,若說誰左腿受過傷,他只能想到大哥宋明歸!
宋明汝的話將余下幾人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尤其是宋淳兒,一張臉皺成了一團。
十年……她很難不把某些事情關聯到一起。
“十年前父親和母親感情破裂,這具尸體也是十年前埋入了院子,難道說……”
宋淳兒鼓足了勇氣,接著說:“難道說如今的父親是假的?”
如果這個父親是假的,那一切都能解釋通了。
為何夫妻關系突然破裂,為何連親生女兒都冷漠對之,為何忽然寵愛以前從不在意的妾室……這一切都有了答案。
但這怎么可能!
還不等別人反駁,宋淳兒就自己反駁著自己剛說出口的話。
“這不可能,父親怎么可能不是父親,他分明毫無變化!
不管是長相身量還是音色習慣,怎么可能會有人和父親一模一樣。
若是假的,早就露出了破綻!
而且汴京城中大富大貴之人多得是,宋府根本排不上名號,既然有這般移花換木的本事,怎么可能來宋府不去別府?”
宋淳兒一番長篇大論的反駁之話,差點就將宋明汝說服了。
只是宋明汝又聽見大哥的妾室開了口。
郝姨娘朝著楚昭云說:“大人,據妾了解,主君腿上并無隱疾,也不會在陰雨天疼痛難忍。”
郝姨娘一句話,讓眾人心驚。
現在的宋府里
,最了解宋明歸的人便是郝姨娘!
她都這么說了,可見如今的宋明歸腿上并沒有陳年的傷。
宋淳兒和宋明汝面面相覷,一時之間腦子都空白了。
兩人誰都不相信郝姨娘說的話。
宋明汝不解道:“我雖不在汴京,但也知道府中大小事務都是大哥撐起來的。”
“我和三叔一個看法,父親雖然沒有正經差事,但是這么多年了,父親對宋府也是盡心盡力,若是假的,何必呢?圖什么?”
就連楚昭云也疑惑,若是十年前有人假冒宋明歸,假冒幾個月將府中搬空就是!怎么還一直假裝七年,才開始在賬本上動手腳?
不過不管怎么說,三年前一定發生了其他人不知道的事情……
究竟是怎么回事,誰也說不清。
院子里突然陷入了沉寂。
而段景曜驀地想起了不久前見到的景象,便開口打破了沉寂。
“今日蒸骨驗尸一事,絕不能對任何一人提起,要想找到真相,便不可打草驚蛇。”
幾人點頭。
段景曜又囑咐道:“都回自己院子不要外出,郝姨娘也不必擔心,院子里我會讓余富幫忙整理,至于今晚,郝姨娘就別見宋明歸了。”
郝姨娘點了點頭,找點理由讓宋明歸不來她院子里她還是能做到的。
宋明歸的寵愛是給了她無數的好處和便利,可她也不指著宋明歸活著,她知道怎么做才是對自己最有利的做法。
“妾明白其中的厲害。”
見郝姨娘是個識
趣的,其他人也都放心了。
等安排好了一切,段景曜才和楚昭云出了院子。
等到人少僻靜處,段景曜單獨向楚昭云講出了他不久前出府尋驗尸之物時的見聞。
“我準備從后門出府門時,看見劉嬤嬤在與一人爭執,等我過去時劉嬤嬤剛把那人打發走。”
“那人是誰?”
“看穿著,絕對不是小廝侍衛,倒像是宋府的親戚。”段景曜正是覺得蹊蹺才和楚昭云說,“我躲在遠處,等劉嬤嬤過來后問她,她只說是她以前的親戚,知道府上老太太的事特來關心一番。”
“關心?”關心怎么還會起爭執呢?
段景曜突然壓低了聲音,說:“那人其實是宋老太太的弟弟。”
“什么!”楚昭云立刻想到了之前盤問時,宋明歸說老太太和娘家早就斷了來往,“大人怎知?若真是宋老太太的弟弟,劉嬤嬤為何不直說?”
“后門守門小廝是個心眼直的,我一套就把話套出來了。老太太這位弟弟,也就是宋明歸的舅舅,經常來宋府,不是找宋明歸就是找老太太。”
找宋明歸?
眼下幾個問題的謎底都聚集到了宋明歸的身上。
“大人,我們得去找一趟這位宋明歸的舅舅!”
“我和你想的一樣,只是若是暗中調查他的住址,恐怕要花些時間。”
“不必,我去問淳兒。”
宋淳兒與祖母感情好,沒道理不知道這位舅姥爺的事,之前只問了宋明歸關于老太太親戚
的事,竟忘了問宋淳兒。
段景曜在后門處等了楚昭云兩盞茶的時間,楚昭云就帶著答案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