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七十三章
    兩人一言不發地使勁挖著土。
起初郝姨娘還納悶,但看著兩位大人挖著挖著,土里竟露出了一根骨頭!
若是她沒猜錯的話……這是人骨!
“兩位大人,這、這、這怎么會有人的尸骨!”
“郝姨娘莫慌張,恐怕不止這一根呢!”
楚昭云抬頭和郝姨娘說完,接著又埋頭苦挖。
一炷香的時辰,兩人竟挖出了一堆人骨,并且……隱隱約約還能看出來那些骨頭是一人平躺在地上的形狀……
看郝姨娘這驚慌失措的模樣,倒像是一無所知的模樣。
“郝姨娘不知道合歡樹前,竟有一具尸體?”
“妾不知道……怎么會……這樹病了,難道是因為這具白骨?”
楚昭云無暇回答郝姨娘的問題,當務之急要查明是這具白骨是誰?
和宋明歸有沒有關系?
難道說十年前宋明歸出現在郝姨娘院子里,是來埋尸的?
如果當真如此,倒是能和他當年一身狼狽對得上了。
不僅楚昭云在思考,段景曜也在思考。
他知道楚昭云推案驗尸的本領大,但不知道這枯骨能不能驗。
問道:“昭云,這能驗嗎?”
楚昭云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答他:
“能驗!”
“昭云真乃大盛第一神手!”
“大人過獎了,我還需要大人給我準備些東西。”
楚昭云將段景曜拉到一旁私語,又囑咐他回來時將宋淳兒和宋明汝也一并帶來。
等段景曜去找東西了,她才又回到枯骨旁邊。
見郝姨娘整個
人都傻了眼,便朝她搖了搖手。
“郝姨娘?”
郝姨娘這才回過神來,整個人渾身一哆嗦。
一開口語氣不成調,又是驚恐又是難以置信。
“妾……這十年來竟日日守著一具白骨……”
說完郝姨娘腿軟得要癱倒,楚昭云連忙把她扶到了一旁的石凳子上。
趁機問她:“郝姨娘可知包庇兇犯是何后果?”
“妾沒有……”
“若是真沒有,那就把你知道的一切都細細說來,這具白骨和宋明歸是什么關系?”
“妾什么都不知道……妾不敢欺瞞大人。”
郝氏心中委屈,她的確什么都不知道。
她在宋府上不過是求個安身立命罷了。
宋明歸給她的,與其說是寵愛,不如說是賞賜,她和宋明歸之間,向來都是宋明歸賞她便接著。
宋明歸是寵她,可若說有多少愛,她不敢說。
能得了主君這十年的寵,她是感激主君的。
可她也感激將她買進府的老太太,也感激寬厚善良從不為難她的大娘子。
院子里的這具白骨若真是和宋明歸有關,她沒有理由包庇宋明歸。
可她的的確確不知道這件事。
“大人,妾沒有包庇任何人,妾真的不知……”
“那在這棵樹下,或是在這個院子里,宋明歸可有什么異常舉動?”
郝氏皺著眉,拼了命地仔細回憶。
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便說:“每年夏季下大雨時,主君總是喜歡盯著合歡樹看……如今想來,主君看的具體位置似乎是
這埋骨之處。”
“其他的呢?”
“沒有了。”
楚昭云決定姑且相信郝姨娘的話,只是不知宋明歸大雨時看著埋骨之地,是怕埋骨的泥土被雨水沖刷開,還是在懷念著什么?
有件事她一直想不明白。
挪賬是三年前開始,下藥是三年前開始。
夫妻感情破裂是十年前,這具枯骨根據樹被蟲蟻啃食生病也是十年前。
三年,十年。
為何會出現兩個時間點?
又等了一會兒,楚昭云便見段景曜帶著宋明汝宋淳兒進了院子。
三人各自抱著盛得滿滿當當的筐子。
宋淳兒繃著一張臉,眼中是迷茫。
來的路上聽段大人講了郝姨娘院子里有具枯骨,恐怕埋了十余年之久。
她一心想查祖母的死亡真相,卻不知宋府之下竟還埋葬著其他的真相。
“昭云,這是段大人從府外找來的東西……”
楚昭云還未來得及對段景曜道一聲辛苦,緊接著就聽見宋淳兒疑惑的聲音:
“昭云,這是要做什么?”
宋明汝同樣不解,他發現,他對這個家實在是了解甚少。
一時愧疚填滿了內心。
說道:“只要能查清母親的死,楚姑娘讓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楚昭云抬眼望著天空。
輕聲道:“眼下天氣大晴,蒸骨驗尸!”
幾人駭然,驗這枯骨,便是要蒸了它?
只一想,雞皮疙瘩便爬上了胳膊。
“蒸骨驗尸得先把枯骨洗干凈。”
“我來!”宋明歸滿心愧疚,正愁無處發泄。
郝姨娘為
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主動提出幫忙清洗白骨,說道:“妾也可以幫忙。”
“好,我們三個來洗。”楚昭云對郝姨娘刮目相看,這位姨娘不個嬌滴滴的人,雖看著柔柔弱弱,但卻是個敢說敢做敢吃苦的。
接著,楚昭云又對著段景曜和宋淳兒說道:“挖出一塊地坑來,把柴炭扔進去燒。”
等這邊三人將枯骨洗成了白骨,那邊兩人也將地坑燒紅。
楚昭云將地坑中的柴炭用夾子撿出來,段景曜緊隨其后配合著她。
隨后,她又往坑里潑入了兩升酒,緊接著又潑入了五升酸醋。
最后才放入了尸骨。
眾人屏氣凝神,從未見過如此驗尸只法,震驚之余說不出半個字。
而楚昭云動作還未完。
她從筐子里抽出紅紙傘,撐著傘,移動著傘的陰影,一塊骨頭一塊骨頭地照過去。
眾人不明所以,看看紅傘,看看楚昭云,又看看尸骨。
忽然,段景曜看到一塊骨頭上有紅色殘影,緊接著又一塊骨頭上也出現了紅色殘影。
過了一會兒,他又看見一塊骨頭上有損折的痕跡。
將所有骨頭都照了一遍,楚昭云才收了傘。
將三塊有異的骨頭撿了出來,楚昭云辨別著人骨的類別。
說道:“死者生前,左腓骨處受過傷,是小時候就受的傷,而這頭頂骨處的傷,是致命傷。至于這右側股骨上的傷……”
楚昭云有些驚訝,接著說:“是死者死后形成的傷!”
看來老太太之
死和郝姨娘院子里的枯骨之謎,恐怕關聯很大,起碼這泄憤之作像是出自一個人!
楚昭云自己心驚,其他人卻都聽不懂了。
段景曜帶頭虛心請教道:“這腓骨是何處?如何得知是死前還是死后造成的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