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六十四章
    宋府。
宋淳兒起了個大早,小心翼翼地敲了敲楚昭云的房門,沒想到下一息門就從里面推開了。
見楚昭云穿戴整齊的模樣,宋淳兒驚訝道:“起這么早?”
“嗯。”
不是她起得早,是她壓根就沒怎么睡著。
也只有睡不著的時候,才無比想要快馬加鞭地回襄陽府。
“昭云,你先吃早飯,我已經吃完了,我在靈堂等你。”
“好。”楚昭云心里清楚,不管皇城司來不來,今天都將是耗費精力的一天,肯定要先吃飽肚子。
也沒舍得耽誤太多時間,楚昭云填飽了肚子就匆匆去了靈堂。
沒想到的是,宋府所有人都早就到靈堂了。
有她昨日見過的宋府長子宋明歸夫妻倆和宋明遠,還有她昨日未曾見過的老二媳婦,還有從外地趕回來的老三宋明汝夫妻倆。
不過除了宋淳兒這一個孫輩的,其他孫輩的孩子都被安排去別處了。
顯然宋府今日已經蓋棺定論,決定將宋老太太的尸體下葬。
宋淳兒本想大鬧靈堂阻攔下葬一事。
可靈堂中眾人神情肅穆,她一顆心被攥了起來。
她不想在祖母的尸身前大吵大鬧。
只得控制好心緒,沉聲說道:“父親,昨日傍晚宮里來了人,太妃娘娘已經遣了皇城司今日來宋府,下葬一事還需推遲。”
宋明歸看著女兒,心中有些懷疑。
宋淳兒接著說:“父親可派人去問府門小廝,女兒并沒撒謊。”
她原以為搬出太妃娘娘和
皇城司,宋明歸就會投鼠忌器。
可沒想到不僅是宋明歸,就連宋明遠也堅定得很。
“就算是官家,也沒有牛不喝水強按頭的道理,更何況官家一向推崇以孝為先。”
宋明遠贊同著大哥的話,說:“大哥說得對,我們做兒子的,難不成還不能給母親辦喪事了?母親四日前就該下葬了……”
“淳兒,你日日說太妃娘娘要派人來,我們依著你,拖了這么多天,今什么都不能再拖了。”
宋淳兒心里咯噔一聲,她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前幾天為了拖著就說太妃娘娘要派人來,眼下真要來人了,卻沒人信她了。
楚昭云見宋淳兒有些發愣,便接過了她的話。
“宋伯伯,今日確實會有皇城司登門。”
宋明歸嘆了口氣,語氣甚是無奈:“人人都知皇城司是為陛下做事,管的不是高官貴卿的事,就是有關江山社稷的事,怎么會來宋府?淳兒,你也莫要再使銀子叨擾太妃娘娘了!”
“楚姑娘。”宋明遠不悅地看向楚昭云,斥責道:“這是我們宋家的事,楚姑娘在這怕是不合適了。”
楚昭云點了點頭,她在這是不合適。
可是她現在已經站在這里了,能有什么辦法?
當然是得堅定不移地站在宋淳兒這邊。
不管宋明歸和宋明遠如何想她,她都得幫宋淳兒把話說下去。
楚昭云接著說:“兩位是老太太的兒子,可老太太也不止兩個兒子。”
她這
話,提醒了宋淳兒。
宋淳兒立馬將話接了過去:“對,三叔也是祖母的兒子,此事也得聽聽三叔的想法!”
不管宋明汝什么想法,反正現在就是要拖到皇城司來。
宋明汝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今日早晨才趕回汴京。
本以為府上遲遲未辦喪事,是等他回來。
如今看來卻不是這么回事。
“淳兒,你和三叔說,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叔,祖母死得蹊蹺,必須要查啊!”
“蹊蹺?難道是有人害了母親?”宋明汝又看向宋明歸和宋明遠,怒道:“我雖平日不在母親跟前盡孝,可要是有什么事大哥和二哥可不能瞞著我!”
老二宋明遠急得直拍手:
“三弟,仵作和郎中都說了,母親是夢中心悸而亡,哪有什么事!”
“三叔,祖母素來身體康健,偶爾頭暈而已,郎中早就看過了并無大礙。祖母去世那天并沒有任何身體不適,更無驚嚇,何來夢中心悸?”
“淳兒,你當真求了太妃娘娘?”
“太妃娘娘已經應了,會派皇城司來查祖母一事。”
宋明汝沉默了片刻,開口道:“既然這么多天都等了,不在乎多這一天。”
“明汝!”
“三弟!”
“大哥和二哥這般阻攔,難道母親的死真是人為?大哥二哥在心虛什么?”宋明汝起了疑心。
被親兄弟懷疑,宋明歸氣得攥住了拳頭。
“明汝,現在天氣熱,母親的尸首已經腐爛,若是皇城司今日也不來
,那母親何時能入土為安?”
見宋明汝紋絲不動,宋明歸又說道:“平日里是我和老二在母親跟前,若是外人知道了,也只會說我和老二不孝,你倒是無畏!”
“就是,三弟也該考慮考慮我和大哥!”
“若是外人議論,大哥二哥就說是我不孝,大可都推到我身上!”
宋明汝說著話,心中苦澀。
難道是他不想在母親跟前盡孝嗎?
他也想過回汴京城,可是他的裁縫鋪子開在南方,這么多年才積攢了些客源。
汴京城里成衣店比比皆是,他一個裁縫毫無謀生機會。
若是回了汴京就得帶著四個孩子,他難道要回來吃母親的喝母親的?
眼下,比起兩個哥哥,他反而更相信宋淳兒。
“我也是母親的兒子,今日說什么我也得等到皇城司來!”想了想,宋明汝以退為進妥協道:“就信淳兒說的今日皇城司會來,等上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之后呢?”
“若是半個時辰之后還沒結果,明汝就聽大哥和二哥的!”
話雖這么說,但宋明汝打定了主意就算太妃娘娘不派人來,他也得自己去找個仵作來驗尸,和大哥說的話不過是權宜之計罷了。
宋明歸嘆了口氣,同意了宋明汝的辦法。
宋明遠氣得別過頭去不看宋明歸,他就知道大哥是個心軟的!
到時候老三拍拍屁股走人,被人戳脊梁骨的還是他和大哥!
本來母親乍然離世他就難過,現在一個宋淳兒不
夠,又來了個宋明汝!
這幾天本以為和大哥一直一條心,眼下發現大哥根本就指望不上!
真是作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