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六十三章
    太后笑瞇瞇地看著段景曜。
還未到傍晚時,嘉芳太妃來壽寧宮給她請安。
興許是想給她解悶逗樂子,就講起了近日的一樁趣事。
嘉芳先是捂著嘴笑,賣夠了關子,才說:
“太后娘娘不知,嬪妾年輕的時候有個宮女。她辦事利索嘴也甜,嬪妾對她很是喜歡。只可惜她是個不識趣的,到了年齡就只想著出宮嫁人!嬪妾本來是想提拔她做跟前的一等宮女,可她的心已經飛出了宮外!嬪妾也不是個克扣奴才的人,便厚賞了一番讓她出了宮。誰知道……”
說到關鍵處,嘉芳又賣起了關子,笑了兩聲才接著說:
“嬪妾原本早就忘了這件事。誰知道這兩天竟然聽嬪妾身邊的宮女綠心說,宮外有人使了大量銀錢,只求綠心替她帶句話。說,求太妃娘娘派人到宋府查明真相。要不是綠心想起來了她是誰,嬪妾早就忘了四十年前還有這么個不識趣的奴才。竟然還有這般往自己臉上貼金的奴才,現在還求到了宮里!什么宋府什么真相的,與嬪妾又有何干?真是好笑!哈哈哈……”
嘉芳太妃突然開始笑得前仰后合,差點兒笑岔氣了。
幾位來侍疾的皇子和嬪妃,不知嘉芳太妃講這件事是為了證明那人癡心妄想,還是為了證明自己當年有多寬厚。
沒人笑這件事,但都被嘉芳太妃大笑的模樣逗笑了。
正當大家伙都笑著,段景曜突然猛不丁地開了口,問
:“嘉芳太妃要派人去宋府查明真相嗎?”
聞言,嘉芳太妃的笑聲立馬就戛然而止。
像是正在猛叫的驢突然被掐住了嗓子。
表情也像吞了只蒼蠅似的扭曲。
聽熱鬧的人都知道嘉芳太妃根本沒打算理會那人,只是當成了笑柄而已。
沒想到段景曜直接就問出了口。
還不等嘉芳太妃給自己找補,段景曜又說道:“嘉芳太妃這般寬厚,雖然不能當成皇城司的正經差事來辦,但能帶兩個皇城司的人去宋府看看。”
……
眼下太后想起嘉芳太妃那模樣就覺得好笑。
“我是看出來了你想去,才順著你的話說下去了。”
“多謝太后娘娘,宋府有我認識的一個朋友。”
太后娘娘笑了笑,段景曜的回答證實了她的猜測。
若不是她說讓段景曜帶兩個人去看看,嘉芳太妃肯定是要回絕的。
“這樣也好,想來對你來說也不是什么難事,叫嘉芳欠你個人情,以后這人情找她弟弟討回來,他們徐家就是不缺銀子!”
“嗯,謝太后娘娘。”
說了許久的話,太后娘娘明顯困了,擺著手讓段景曜回去。
又跟段景曜說她感覺身體好多了,明日不必來侍疾了。
段景曜想到明日去宋府的事,便應了。
放心不下太后娘娘,他便在外間等著,等寶扇來說太后娘娘已經睡著了,他才往外走。
段景曜抬頭看了看皇宮里四四方方的墻。
有些傷懷。
當年,姐姐是真心孝順太后,太
后也是真心疼愛姐姐。
沒聽姐姐說過官人有多好,但總聽姐姐說婆婆有多好。
這十四年以來,為了把韓祺好好撫養長大,太后娘娘也是費了不少心思。
所以他孝順太后,既是為姐姐為段家,也是為了韓祺。
倒不是希望太后娘娘能夠活得久多多庇護韓祺,是真心希望太后娘娘這般善良的人能夠長命百歲。
段景曜微微嘆了口氣,收了心思抬步往外走。
等他出了壽寧宮,卻在黑夜之中看見一人正在等他。
他就知道!
方才太后只留了他一個人,肯定有人要沉不住氣了。
本來以為四皇子,沒想到另有其人。
段景曜打起精神來,走向了三皇子。
“三皇子在等我?”
韓敬眼神中有些不自在,說道:“我是怕你一會兒出宮不方便,所以想等著你一起。”
段景曜抬步往前走,說著:“三皇子知道我喜歡有話直說的人。”
韓敬從段景曜的語氣中琢磨不出他的態度。
心中有些不悅,但腳下卻連忙跟上段景曜,問道:“上次長公主府一別時我說過的話,一直不變,如果你愿意幫我,我一定會助你青云直上。”
“我的答案也沒有變。”段景曜沒有任何猶疑。
“來日方長,我會等你改變心意。”
韓敬心里明白,雖然段景曜是先皇后的弟弟,如今也只是皇城司的提點。
可是段景曜不僅得太后信任,因著皇城司的身份也極得陛下的信任。
而且以段景曜的
能耐,絕對不會止步于一個提點的位置。
韓祺和段景曜素來不親厚,所以他才想拉攏段景曜到自己麾下。
皇城司歷來只對皇帝忠誠,若他能得了皇城司的支持,那離他的宏圖大業便就又近了一步。
想了想,韓敬又試探:
“皇祖母留下你,可是為了五弟?五弟最近可是遇到了什么難處?”
段景曜搖了搖頭,心中忽然有些疲憊。
他累了一天,太后娘娘都心疼他體貼他讓他回去休息。
偏偏就有不長眼的。
大半夜的,他還得在這里和韓敬虛與委蛇,這個韓敬著實是煩人得很。
韓敬還以為自己是在禮賢下士?
話里話外試探的意思藏都藏不住。
真是比嘉芳太妃還好笑!
段景曜否認道:“不是,是問我為何讓嘉芳太妃下不來臺。”
“我也是擔心五弟,你別多想。”
“三皇子不必試探,你知道我從來沒想過要摻和你們的事,只要別傷及韓祺的性命,其他與我無關。”
韓敬尷尬地摸了摸鼻子。
“五弟是我的親弟弟,誰也不會傷害他……”
“三皇子說的是,我先出宮了,若是宮門下鑰就真得讓三皇子領我出去了。”
說完,段景曜就加快了步伐。
得了回答后,三皇子也沒再追上去,據他觀察,段景曜是不會幫韓祺的,沒有了先皇后,這舅甥關系委實是薄弱。
自負的三皇子絕對想不到,段景曜甩開他后,拐了個彎見了個人才出了宮……
直至深夜
,段景曜才回了自己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