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五十九章:天倫之樂
    “淳兒,你慢慢說,別著急。”
“昭云,我祖母五日前在夢中去世了……”
楚昭云斂著眉問她:“你是覺得有蹊蹺?”
“對!我祖母一向身體康健,平時偶爾有些頭暈,但郎中看過不是什么大毛病,怎么會突然在夢中身亡?沒有任何征兆……”
宋淳兒將所有希望寄托在楚昭云身上,像看見救命稻草一般看著她。
接著說:“我聽說你查明了長樂郡主是怎么死的,昭云,你能不能幫幫我。”
“報官了嗎?驗尸了嗎?怎么說?”
“我報官了,父親和二叔都不贊同我的做法,仵作只說祖母是夢中心悸而亡,我不信他……我使了些法子,拖著祖母下葬一事,祖母此時還在靈堂,為了此事我也和父親也鬧僵了關系。昭云,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了!”
楚昭云看了眼城門口,倒不是為難留下來,只是留下來也不一定如宋淳兒所愿。
“淳兒,你父親和二叔既然不同意你的做法,我留下來又能如何?”
宋淳兒二話不說直接給楚昭云跪下了。
楚昭云嚇了一跳,連忙將宋淳兒扶了起來,“淳兒,你這是做什么!”
“昭云,我找不到人能幫我了,只要你肯幫我,我一定能頂住府里的壓力讓你驗尸。”宋淳兒擦了擦眼淚,接著說:“我自小在祖母身邊長大,祖母疼我愛我一場,我不能讓她這般不明不白就在夢中去了……昭云,求求你了。”
面對汴京城
中唯一的故友,又見她如此懇求,楚昭云根本狠不下心來拒絕。
頓了頓,說:“淳兒,我們是朋友,我一定會幫你,只是不一定如你所想是有什么陰謀,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好,我信你,什么結果我都接受。”
“我還得去信和外祖父說一聲,伯爵府那邊……”她也沒想到自己這回又沒走成,阿公收到信肯定會念叨她腳步沉。
“你放心,永勤伯爵府那邊我遣人去說!”宋淳兒激動地看著楚昭云,她就知道昭云一定會幫她,雖然二人十幾年不見面了,可日常書信中,她還是明白楚昭云的為人。
一旁一直安靜聽著的白澤直接傻了眼。
楚姑娘這是又碰到案子,又拖延了回家的行程?
他不得不感慨,楚姑娘真是太善良太心軟了!
汴京城衙門的仵作都已經驗過尸了,還有什么可驗的。
不過這也說不準……畢竟楚姑娘比較厲害。
這事兒得跟段景曜說一聲!
“楚姑娘,有什么幫忙的我可以給我家大人帶話。”
楚昭云笑了笑,揚了揚手中的餅子,“本想著路上吃會不會涼了,現在我一會兒就能吃餅子了。”
見楚昭云這般樂觀,白澤也笑了笑。
兩人告別后,楚昭云將馬匹給了宋府的小廝,自己跟著宋淳兒上了馬車。
“昭云,謝謝你為了我留下來,謝謝你。”
長公主府那么復雜的事,她都能查得清,宋府門戶不大府中人員也算簡單,若祖
母的死真是陰謀,她相信楚昭云一定能查清!
“淳兒,你為何肯定你祖母去的不明不白,為何不信衙門給的驗尸結果?”
方才白澤在,楚昭云不方便細問,問了宋淳兒可能也不便回答。
宋淳兒一臉鄭重地看向楚昭云,她就知道楚昭云懂她!
她就是敢肯定!
“昭云,我一直覺得家中奇怪,父親奇怪,母親也奇怪,就連祖母也有事瞞著我似的,這回祖母去的突然,而且父親和二叔都不傷心,這其中一定有貓膩!”
“你家中叔伯幾人?”
“父親是家中長子,二叔一家同我們一起生活在宋府,三叔一家不在汴京城,只每年過年的時候帶著三嬸和孩子們回來一趟。”
“那宋府現在要分家?”
“等辦完祖母的喪事,自然是要分家的。”
“那你祖母同兒子們感情如何?父親和你二叔平日里感情如何?”
宋淳兒思索了片刻,說道:“若是外人看來,祖母是享受著天倫之樂,可祖母同父親二叔并不親昵,只是祖母素日里比較疼愛我們小輩們。父親與二叔之間感情很平淡,我能感覺到,整個宋府之間感情都很平淡……”
“分家的話,家產如何分配?”
“那日我聽母親說過,三叔一家雖然對祖母照顧不多,但三叔家孩子多,生活不易,便多給三叔一些。剩下的就平分給我家和二叔家。”
想了想宋淳兒又說:“我祖母早年一直在宮中服侍,到了
年齡才放出宮嫁給了我祖父,祖母手中有不少宮中的賞賜。府中這么多年,也全是靠著祖母的銀子……府中并沒有因為分家產而鬧了齟齬。”
楚昭云眼中一片了然,難怪宋府無官無職,但觀宋淳兒衣著打扮顯然是大戶人家。
原來是宋老太太早年進宮攢下了不少私產。
宮中貴人手指縫里流出來的一些小恩小惠,到了外頭卻足夠普通人家一輩子的吃喝。
聽完宋淳兒的描述,楚昭云對宋府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根據宋淳兒的描述,不像是有人為了分家吞家產而對母親下毒手。
不過這也不好說,畢竟宋淳兒看到的聽到的可能都只是表層意思。
楚昭云正在思考,忽然,宋淳兒湊到楚昭云耳邊。
壓低了聲音說:“我祖母放出宮之前,服侍過芳貴人三年,芳貴人也就是如今宮里的嘉芳太妃,我祖母以前也算是在嘉芳太妃跟前有臉的丫鬟,所以我想著法子求到了宮里嘉芳太妃跟前。”
“不過我也不知道太妃娘娘會不會理會,畢竟已經過了四十多年,太妃娘娘不記得祖母了也是正常。”
丫鬟自然會記著自己的主子,可主子身邊來來去去那么多丫鬟,可能會把一個早早出宮嫁人的丫鬟記在心里?
宋淳兒和楚昭云都明白,不能抱著太大希望指望宮中來人相助。
馬車一路駛到了宋府,臨下車前,楚昭云忽然串起了宋淳兒的話,問她:“所以你拖
住了下葬的事,是打了嘉芳太妃娘娘的名頭?”
“我也是沒法子了,當日尋不到你,只想著多拖幾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