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五十六章
    “那日傍晚,我已經快走到城門口,有個病人的家屬找到了我,那病人的腿疾常年都是我醫治,那晚他疼痛難忍,我想著耽誤幾炷香的時辰不打緊,但我沒想到再回城門外時,卻沒找到文浣的身影。第二日我聽說了文浣的事,去林府找她,她沒有見我,林府將我打了出來……”
何云周說完,嘆了口氣。
他不是有意失約,他也不愿意失去文浣。
可那天他根本沒辦法拒絕,不是他對自己的病人負責任,而是他根本就是被那人的手下綁走的!
那人的勢力太大,此刻他也只能說部分實話。
“是我對不住文浣……”
“既然話已帶到,何公子也有了回答,我們便告辭了。”
楚昭云說完,便轉身走了,身側的段景曜也連忙跟上。
她心中發冷,何云周確實不是有意失約,但這件事的始作俑者還是他。
就算在襄陽府,也沒有哪個姑娘是愿意跟人私奔的。
汴京城的規矩如此之多,若真如何云周所說他對待病人都會守諾,那怎么會帶著林文浣私奔?
恐怕私奔一事之中摻雜了何云周不小的私心。
事發之后,被林府打出來他便不再上門了?
若是有心,怎么可能見不到林文浣,就算在門口守株待兔也能等到林文浣出門。
而何云周方才的回答,看他神情是說的實情沒錯,但其中肯定有他不可告人的利益糾葛。
她不信一個問診都如此復雜挑病人的郎中,
忽然就變得守諾了。
林家姐妹已經香消玉殞,而何云周還在好好地過他的日子。
來日找個良人成家立業也未可知。
如果林文浣知道自己所愛之人是這德行,她可會后悔?
她答應林文茵的已經做到,她現在也沒有立場去審判何云周,但每個人的行為都會決定他自己的命運和歸宿。
從汴醫堂走出去了很遠,楚昭云才忽然醒神察覺到自己一直在想何云周的事,而忽略了段景曜。
“多謝段大人陪我來一趟,如此也算是兌現了和林文茵的約定。”
段景曜笑道:“你好像一直在道謝?”
“那是因為段大人一直在幫助我呀!”
“那請我吃個飯?”
說著話,段景曜抬頭示意,天色已晚,該吃飯了。
楚昭云用力點頭,“必須要請段大人!不過還得段大人告知我汴京城哪家酒樓好吃,我只知道個樊樓。”
段景曜認真想了想,樊樓的菜雖然精致,卻不怎么地道。
以后楚昭云可能再來汴京兩人也不會見面了,不如帶她嘗嘗地道的汴京菜。
“樊樓的菜一般,我帶你去個地方。”
楚昭云無有不應。
夜幕降臨,兩人穿梭在汴京城的街上。
這是楚昭云第一次見到汴京城繁華的夜晚。
熙熙攘攘的人群,絢爛的燈火,玲瑯滿目的商品,孩童嬉鬧的聲音,香氣四溢的小吃,驚險刺激的雜耍,響成一片的叫好聲叫賣聲,還有花樓小娘子的攬客聲。
繁華熱鬧的汴京
城,像一幅絢爛多彩的畫作一般,忽然鋪開來呈現在了楚昭云眼前。
人人都道汴京富貴迷人眼,誠不欺人。
段景曜見楚昭云見什么都新奇,便放慢了腳步。
路過一根糖葫蘆棍子,段景曜買了一根糖葫蘆,遞給了楚昭云,問她:“吃嗎?”
“謝謝大人!”楚昭云笑嘻嘻地接過了糖葫蘆,小咬了一口。
她不是個愛吃甜的人,卻不好拂了段景曜的好意。
又說:“段大人見笑了,襄陽府沒這么繁華,我沒見過這景象,一時看呆了。”
楚昭云眼中還帶著驚喜,看向段景曜。
卻不由得一愣。
此時此刻的段景曜是她沒見過的。
男人面色放松,笑容柔和,是她從來沒見過狀態松弛的段景曜。
只見男人笑著對她說:
“我也沒見過,沾你的光我也一道看看。”
“大人夜晚不外出嗎?”
段景曜的聲音很輕,似乎飄散在夜風中。
他說:“平時不是在查案,就是在整理卷宗,出來吃宵夜的時候已經夜深了,人都散得差不多了。”
“唉……大人平時也要注意休息啊!”
楚昭云深有同感,她在襄陽府時每日歸家時也是披星戴月。
如今一想,她就跟衙門的長工似的。
可讓她早些回家吧,她又放不下手里的活……
“到了。”段景曜指了指巷子里的小飯館,解釋道:“雖不如樊樓的菜精致,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楚昭云點了點頭,心想莫不是聽說她要請客,
段景曜這是特地給她省錢?
可等小二來報菜名,楚昭云就知道是她想多了,這小小飯館的菜竟然貴得要命!
不愧是汴京城!
兩人各點了幾個菜,靜靜地坐等上菜。
段景曜心中百般遺憾,忍不住詢問:“真的不考慮留在汴京城了嗎?”
楚昭云搖了搖頭,坦言道:“家中阿公不喜歡汴京城,汴京雖好,于我卻沒有特別之處,而且這么多年在襄陽府生活也習慣了。”
“汴京少了你這么個厲害人物,是汴京城的損失。”
“哈哈,段大人太抬舉我了。”
“實話。”段景曜是真心想招攬楚昭云留在汴京,哪怕不在皇城司大理寺等地,在衙門也是好的。
她有真才實干,定能有自己的前景。
不過就算在襄陽府,也是好的。
“大人的好意我心領了,等大人到襄陽府一定來找我,讓我好好盡東道主之誼。”想了想,楚昭云又補充說:“平日里有不明的驗狀,大人可直接書信給我。”
就為著段景曜的線索讓她及時找到了甄映雪,她也會盡心盡力幫段景曜的忙。
段景曜沉默了幾息,說道:“好。”
他本來想問,兩個人是不是已經算朋友了?
可卻沒問出口。
互相幫個忙,就是朋友了嗎?他若問了,礙著顏面楚昭云多半會說是,這不是他的本意。
兩人談話間,陸陸續續上了菜。
大廚有祖傳的手藝,五味調和,質味適中,吃得楚昭云酣暢淋漓、十分暢
意。
只是臨走結賬時,發現段景曜已經結過賬了。
“說好了我謝大人……”
“跟白澤出來吃宵夜結賬習慣了,手快了,不是有意的。”
楚昭云忍不住感慨:“白澤可真幸福。”
她就是個不幸的,可恨的袁扒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