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五十四章
    永勤伯爵府的廚房里,三碗湯藥正在咕嚕嚕冒著熱氣。
煎藥的小丫鬟得了令,一刻也不敢松懈。
等藥煎好了,兩碗送到甄大娘子房中,另一碗送到二姑娘房中。
只是小丫鬟去二姑娘院里時看見二姑娘有客人在,便放下藥就趕忙出來了。
方才只是偷偷看了二姑娘的客人一眼,小丫鬟就羞得滿臉通紅。
她還沒見過長得這般周正英俊的男人。
也沒聽說過大娘子給二姑娘相看的事……
藥碗落,屋內立刻彌漫起了苦澀的藥味。
楚昭云端起藥碗,沒有半分猶疑,仰頭喝了個干凈。
段景曜見眼前清麗的女子,豪邁地喝了一大碗藥,問她:“內傷?”
“皮外傷,養了三日已經好了,只是不喝藥母親會掛念罷了。”
說完,楚昭云再次向段景曜行禮,“這次多謝大人的線索,應是我和哥嫂去大人府上登門拜謝才是……”
她也沒想到段景曜今天的突然造訪,不過好在不是和上次一樣悄悄地來,這次是遞了帖子從正門來的。
想必是知道她有傷所以才自己親自來永勤伯爵府了。
楚昭云心中滑過一股暖流。
段景曜輕笑道:“這次能救出人,都是靠你自己,莫要抬舉我,我這次來是跟你說說韓影。”
“查到了?”
“山上那座宅子,是韓若江的別院,荒廢了二十多年了,恐怕韓若江也忘了自己還有處別院。”
“韓若江?韓影?這韓若江可是包庇韓影的人
?”
“是,也不是。”段景曜接著解釋,“韓若江是我朝上任宰相,雖然現在不在朝野之中,但門下不少門生。”
楚昭云有片刻錯愕,她還沒接觸過這么大的官。
雖然是上任宰相,那也是當過宰相的人啊,怪不得能讓衙門放過韓影。
“這二人是何關系?大人為何又說不是包庇韓影的人?”
“韓影是韓若江旁支的親戚,不算近。韓影雙親在世時便打著堂叔是宰相的名頭斂財,韓影上次被衙門放過,也是他自己打著叔公的名義。”
“大人的意思是說韓若江根本不知道這件事?”
段景曜點了點頭,“恐怕連韓影是誰都不知道。”
“……”
楚昭云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以為汴京城水深,沒想到水也渾。
狐假虎威都能這么猖狂!
從衙門的態度就能看出來,韓影只是用用遠房親戚叔公的名頭就能逃脫罪名,那若真是朝堂上有人,還不得橫著走?
段景曜似乎看出了楚昭云眼中的不贊同,他也不能保證汴京城內這樣的人只韓影一個。
正是因為汴京城內勢力盤根錯節,世家貴族之間也是錯綜復雜,所以陛下才給了皇城司比大理寺和御史臺都大的權力。
他怕楚昭云對汴京城有了壞印象更不想留在這兒,便又解釋道:“韓若江在朝的時候做過很多為民為朝的好事實事,韓影的事我也會一五一十地告知他,此番也是韓影拖累了他的名聲。”
“嗯
,我明白!”
大盛朝能夠昌隆到今日,足以見得還是像段景曜這般敬業勤勉的好官多!
“那轎夫還有之前截住張瑤兒的那群人,真是乞丐街上雇的?”
“是,乞丐街上的人本就是流民,朝廷也嘗試過教給他們本事,引導他們堂堂正正地自力更生,但是很難。”
楚昭云很難不認同,襄陽府也有許多老賴,寧愿要飯吃也不學本事。
“多謝大人此番為我解惑。”
不知為何,段景曜似乎從楚昭云這句感謝里聽出了幾絲逐客令的意味。
識趣道:“此事也算結了,我先回了。”
“我送大人!”
兩人并肩往外走,忽然段景曜又問道:“你何時離京?”
“今夜辭別祖母,明日傍晚打算啟程了。”
“太后娘娘病了,我明日要去宮中侍疾,不能來送你了。”
“段大人客氣了,在汴京城里段大人已經幫我許多了。”
楚昭云面帶微笑地說著,實則心中已然掀起了驚濤駭浪。
一個皇城司的提點,如何能進宮給太后娘娘侍疾?
驀地,楚昭云想起了上次在長公主府長公主對段景曜的態度,還有最后段景曜單獨去找長公主說話……
看來段景曜的身份,沒有那么簡單。
既然沒聽大姐等人說過,看來段景曜是有意瞞著。
怪不得段景曜沒等她去府上自己就來了,看來連家宅的位置也不好讓人知道。
不過楚昭云知道這不是她能深究的事,也沒有意義去探聽別人的
私隱。
便當作不知道罷了。
看來這汴京城內真是臥虎藏龍,不能輕易相信自己看到的表面的一切。
“多謝段大人,慢走……”
楚昭云是半點也沒發現段景曜的腳步有些沉,也沒察覺到眼前人眼中的失落。
只是過了幾息又聽段景曜問她話。
“楚姑娘去過汴醫堂了嗎?”
“啊?”楚昭云反應了一瞬,回他:“還沒,打算明天上午再去。”
楚昭云眼觀鼻鼻觀心,不確定地問道:“段大人想和我一起去?”
“嗯,我也有點好奇何云周為什么沒赴約。”
男人抿著嘴笑,頗有些不好意思。
楚昭云了然,也跟著段景曜笑了起來。
管他什么身份,是個人都有好奇心!
考慮到段景曜明天要進宮,便說道:“天色還早,那我們現在一同去吧!”
“好。”男人臉上的笑容更大了。
正當兩人要出府門時,碰上了外出歸來的楚淑云。
“段大人?”楚淑云還是第一次看見臉上帶笑的段景曜。
“楚大姑娘。”
“大姐,我和段大人有事出去一趟,不用等我吃晚飯。”
“哦好。”楚淑云呆呆地點了點頭,又說:“二妹,昨天宋家姑娘來找你了,忘記跟你說了。”
“宋淳兒?”
“嗯,是她,我都不知道你們還一直都有來往。”楚淑云話里有些酸。
“可說了找我何事?”
“沒說,總之是看著不太高興的模樣。”
楚昭云想了想,宋淳兒一向小孩子心性,大抵是知
道自己來京卻沒聯系她,又不高興了。
只是歸期已定,也不便再去宋府拜訪了。
“知道了,大姐我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