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五十一章
    楚昭云笑了笑,既然看到了希望的曙光,那她就不在意是否潑一盆冷水了。
如果是在密室之中,她是絕對不會說打擊信心的話。
眼下韓影已經死翹翹了,她也不用再鼓舞士氣了。
其他三人早就為楚昭云是從,楚昭云一句話,她們臉上的笑容就僵硬了。
轉念一想,楚昭云是笑著說的,那情況大抵也不會太糟糕。
甄映雪問:“二妹,怎么了?”
楚昭云指了指大門。
“韓影把門鎖上了,但這宅院的圍墻,很高。”
幾人環視著院子,圍墻比一般宅院都要高。
張玖兒有些吃驚:“知道韓影有錢,但不知他還有這么大一座宅子,我們現在是在哪,像是在山上?”
高墻之外,是郁郁蔥蔥的樹木。
“我們肯定爬不出去,去屋子里看看有沒有椅子?”
“昭云妹妹不是會開鎖嗎,能不能開大門的鎖?”付凡清看了一眼大門,又懊惱道:“沒拿金釵!”
她們怕韓影萬一再沒死絕又跑出來了,干脆關了密室的門,金釵還插在韓影腦門上!
甄映雪看楚昭云淡定的模樣,對這個小姑子是越來越喜歡了。
“二妹,快告訴我們吧!”
“跟我來。”
領著眾人往院子一側走,走了半圈宅子,楚昭云笑道:“雖然爬不出去,但是有狗洞啊。”
眾人松了一口氣。
連忙一個接著一個的從狗洞爬了出去。
雖然不知身在何處,但總算是出了這座院子。
付凡清擦了擦眼淚
,感謝著楚昭云:“昭云妹妹,此番多虧了你,以后我一定像對自己的親妹妹一樣對你!”
而張玖兒已經脫力到幾乎說不出話來,也要堅持對著楚昭云行禮感謝。
“就是以后妹妹要我的命,我也絕無二話!”
“我還以為這輩子就這么完了,如果不是昭云妹妹,我就……”
付凡清又看向甄映雪。
“映雪,你嫁了一戶好人家,小姑子都能舍命來救你,你的福氣在后頭呢!”
甄映雪重重點了點頭。
她和楚鶴亭定親已經快一年了,只見過家里的大妹妹三妹妹和四妹妹,關于楚昭云這位二妹妹,她只聽說過只言片語。
不了解,也自然不會心中生出親近之意。
可此番,二妹妹竟然冒著生命危險來尋她。
稍有不慎,就會和她一起折在這里……
甄映雪握著楚昭云的手,眼角泛著淚光。
“昭云就是我的親妹妹,以后不管有什么事,嫂嫂都疼你愛你呵護你,定不叫你受了半分委屈!”
楚昭云叫甄映雪說的心里熱乎乎的。
娘親去的早,她印象中并未感受過幾分來自母親或其他女性長輩的關愛。
因著辦案子的原因,高門大院里的明爭暗斗她聽說過不少。
此番來汴京城永勤伯爵府,她早就做好了準備,不交心,自然也不會寒心。
可是不管是大姐姐,還是秦氏和祖母,都對她呵護有加。
如今遇到的嫂嫂也是頂好的實誠人。
“嫂嫂言重了。”
“不重!
你這么好,我只恨不能把心掏出來給你!”
甄映雪的眼神,熱切得像一團烈火。
楚昭云有些臉紅,冷靜了幾息,說道:“我們先找路。”
幾人環顧著四周。
“這里是半山腰?”
“誰家會把宅子建在這里?”
“像是有錢人家的別院,我看這宅子不小。”
“可也沒有路啊,看院子里的雜草,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院子了。”
“姓韓的家在仙月村,仙月村往西,有個仙靈山,城南河的水就是從山上下來的水。”
聽幾人你一言我一語,楚昭云心里有了數。
姓韓的用推車和木桶運她,想來這地方離仙月村也不遠,應該就是張玖兒說的仙靈山。
“我們先找路下山,這人看著人跡罕至,恐怕到了晚上會有野獸。”
付凡清縮了縮脖子,問:“什么野獸?”
“不知道,狼,蛇,大虎?都有可能。”
“那我們快走吧,昭云妹妹,這也沒路啊?”
“找水,順著水肯定能跟著城南河走下山。”
“好!”
甄映雪和付凡清一起扶著快要走不動路的張玖兒,三人跟著楚昭云。
楚昭云明白眼下她們全指望自己的處境,打起精神來尋找著水源,絲毫不敢懈怠。
兜兜轉轉幾圈,看到蟻穴楚昭云才松了一口氣。
“就是這個放心,一定有水!”
沒走幾步,楚昭云忽然低聲喊停:“前面有人!”
幾人猛地挺住腳步,一顆心又瞬間提了起來。
不遠處,有人正趴在地上

楚昭云盯了一會兒,分辨出那黑乎乎的衣裳好像其實是紅色的。
“紅衣?難道是蘇章?”
“要真是她,我們不管她!”付凡清一想起來自己苦苦哀求之后蘇章依舊拋棄了她們,心中就一陣氣惱。
楚昭云輕聲說:“她好像不太好……過去看一眼。”
“好吧。”
幾人躡手躡腳走到了蘇章身邊,但蘇章毫無反應。
楚昭云看了眼蘇章血淋淋的腿,還有腐臭味,判斷道:“她死了。”
一邊說著,她一邊將蘇章翻了過來。
蘇章的脖子上,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付凡清等人嚇得連連后退。
“二妹,她……”
“看樣子,是昨夜她逃走后遇到了狼群,這身上都是狼咬的。”
甄映雪唏噓不已:“真是現世報。”
“對,她活該,看來惡人自有天收!”
“若是她守諾,跟我們一起走,興許就不是現在的樣子了。”
楚昭云點頭表示贊同,“我們走吧。”
順著蟻穴越來越多的方向,楚昭云等人走了許久,終于見到了一條小溪流。
“水!干凈的水!”付凡清激動地指著小溪。
張玖兒已經習慣了讓楚昭云拿主意,問她:“昭云,我們能不能在這里洗一洗?會不會耽誤下山的時間?”
“洗吧,已經找到了溪水,很快就能下山了。”
不光是姑娘們重獲新生又拿回了自己的自尊,還有若是不洗干凈的話,恐怕下山也會嚇著人。
楚昭云暢快地洗了一把臉,見甄映
雪眼神有些飄忽,關心道:“嫂嫂可是哪里不舒服?”
“昭云,我……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