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五十章
    “你脖子上帶了什么?給我!”
“你休想!”張玖兒恨毒了韓影,見韓影這般癲狂的模樣,心里閃過一絲快感。
眼瞧著韓影就要抓住她了,張玖兒立刻改變攻勢,兩只手忽然使勁拽住了韓影的手。
喊道:“你想要瑤兒的東西,你來拿啊!”
其他人見狀,立刻按計劃行事。
楚昭云飛速撲上來抱住了韓影的雙腿,韓影有片刻的失神,但他沒反應過來,依舊想的是張玖兒脖子上的東西。
直到他看見另兩人拿下鎖頭從鐵籠子里出來時,他才知道自己被騙了。
“玖兒你騙我!”韓影使勁轉動著自己的手想從張玖兒的禁錮中抽出來。
“騙你又如何!”
張玖兒兩手使勁攥著韓影的一只手,隨后側身,按照楚昭云教她的,將自己的肘關節外側卡在韓影的肘關節內側。
韓影使勁也抽不出自己的手,便放棄了張玖兒這邊,轉身開始對付楚昭云。
那只沒被禁錮的手,直接薅上了楚昭云的頭發。
“嘶……”楚昭云被拽得頭皮發麻,但用力抱著韓影的腿,任憑韓影怎么踢腿她都一動不動。
甄映雪先到了韓影身邊,急得直接上嘴咬韓影的胳膊。
“啊!賤人!我看你們是都想死!”韓影本來沒想真動手,想著這些人他還有用。
但是甄映雪和個瘋狗似的咬疼了他。
他也就發了狠,使勁一抬腿,直接把楚昭云踢了出去。
反手一揚,便按住了甄映雪的后脖頸

“吃屎吧!”付凡清從地上抓了一把,踮著腳往韓影臉上一陣亂涂。
“啊!”韓影朝著付凡清肚子使勁踢了一腳,把付凡清踢了出去。
這廂楚昭云才從地上爬起來,那廂付凡清又被踢了出去。
甄映雪被韓影摁住了后脖頸,整個人弓著腰,但她手也沒閑著,在韓影腰上使勁掐她。
“凡清!”楚昭云大喊著。
付凡清顧不上疼痛,又上前去抱住韓影的胳膊,張嘴就咬。
韓影耐不住痛,一松手就放跑了甄映雪。
“現在!”甄映雪大喊一聲,順勢蹲下用一只手和身子抱住韓影的雙腿,另一只手握拳,朝著韓影的襠部就是一拳。
就在韓影痛得彎腰的時候,楚昭云拿出金釵,在韓影頭頂的百會穴上用力一扎。
緊接著,幾人察覺的和自己對抗的力量消失了,才發覺韓影暈了。
但幾人也不敢松懈,在韓影身上搜出了鑰匙,準備立刻將韓影拽進鐵牢之中。
“啊!”付凡清驚叫一聲,“我抽不出手!”
眾人才發現韓影不知道什么時候拽住了付凡清的手。
付凡清掙扎了幾番都沒有抽出自己的手,眼淚搖搖欲墜。
她忽然想到了蘇章……
她害怕楚昭云她們丟下她。
“幫幫我……”付凡清哀求道。
楚昭云一邊去撬韓影的手指,一邊安撫著付凡清:“別慌,我們肯定不會丟下你的。”
她見過很多尸僵的人,各種奇形怪狀的姿勢都有。
韓影一個大活人,
當然更好擺弄。
楚昭云用力,一根一根摳開韓影的手指,付凡清立刻抽出了自己的手。
看她驚魂未定的模樣,楚昭云拍了拍她的肩膀。
“別害怕,你方才很厲害,我們已經牽制住了韓影,得救了。”
“嗯。”
“我們走。”正當楚昭云要上鎖時,張玖兒開了口:
“諸位妹妹先在門外等我,我稍后就來。”
“玖兒,你……”楚昭云見她眼里的狠辣,仿佛知道了她想做什么。
“他害死了我妹妹,又折磨我,還牽連了這么多人命……”既然他上頭有人衙門奈何不了他,那就讓她親自殺了他!
這畜生死有余辜,其他人只是不忍心讓張玖兒自己動手。
可張玖兒堅持,也不等她們出去,張玖兒進了籠子,用金釵在楚昭云刺過的地方用力刺。
恨不得刺穿韓影的腦袋。
隨后又手上用了狠勁,狠狠掐著韓影的脖子。
其他人看著,也覺得不解氣。
楚昭云只覺得自己腦中有兩個聲音在嘶喊。
一個告訴她應該將韓影交給衙門,要審訊他揪出在他背后保護他的勢力。
另一個聲音告訴她,韓影折磨了張玖兒這么久,該叫張玖兒出氣,更何況衙門也不一定會懲罰韓影……
以往她作為一名推司,她一定會建議前者,可現在楚昭云發現自己深處其中時,也有了泄憤的私心……她選擇了后者。
而張玖兒掐了足夠久,看韓影應該是死了,才出了籠子鎖上了鎖頭。

“我們走!”
“走!”
眾人不愿再多看一眼這密室,出去后立刻將石門關閉。
可出了一道門,還有一層密室。
張玖兒看向密室門,說:“這就是我說的逃不出去。”
付凡清有些著急,“可已經殺了韓影,怎么辦?”
“不殺他,他也不會告訴我們。”
幾人不由自主走到韓影的刀架前,看著一把把尖銳的小刀還有針線,她們驀地想起來楚昭云描述的畫面。
每個人都慶幸聽了楚昭云的自救,否則等待她們的就是韓影的這些刀。
而楚昭云,卻獨自一人走到了密室門口。
密室石門上,沒有任何機關。
機關就大剌剌地擺在了石門一側,是一盤圍棋,棋盤上擺著實力相當的黑白二色。
若是不懂圍棋的人,如張玖兒一般便覺得逃不出去。
可圍棋對楚昭云來說可謂是信手拈來。
在當仵作之前,她平時在家最愛做的事就是和阿公下圍棋。
眼前的圍棋,雖然難解,但難不倒她。
其他幾人還在刀架前,忽然聽見石門開動的聲音,一個個轉頭看向楚昭云。
張玖兒難以置信地看著楚昭云,這么簡單就打開了門?
甄映雪瞬間與有榮焉:“二妹!你也太神了!”
“昭云妹妹,你真的是上天派來救我們的仙人!”
四人迫不及待地出了密室,大好的陽光刺得人眼睛流淚。
幾人已經好久沒有呼吸到如此清新的空氣了。
尤其是張玖兒。
張玖兒喜極而泣:“我們得
救了!”
楚昭云打斷了張玖兒的激動,說道:
“還沒有完全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