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十二章
    楚昭云挨家挨戶地敲著門,偶爾討口水喝,偶爾問個路。
也知道了這個離著城南河不算遠的村落,叫仙月村。
出乎意料的是,村子里的人家都很善良,楚昭云敲了很多戶人家的門,沒有一戶人家是拒絕她的。
兄妹倆人每問五戶人家,就約定個地方見個面。
問著問著,討水或問路的由頭就不好用了,兄妹倆干脆商量了個不打草驚蛇的辦法,謊稱家中幼弟在河邊玩耍走失了,所以才挨家挨戶問問是否有人見過。
到了正中午,兄妹倆加起來還沒走完村子的一半。
“咚咚咚。”楚昭云敲了敲虛掩的門,“有人嗎?”
她瞇著眼從門縫往里看,看見有個身影過來,是個跟楚寧云差不多大的小姑娘。
小姑娘開了門,見是陌生人,眼里帶了一絲警惕。
盯著楚昭云看了幾息,問她:“你找誰?”
楚昭云主要是想看院子里有沒有能藏人的地方,小姑娘這般警惕的態度,院子里的光景她半分也看不到。
“你家大人在家嗎?”
小姑娘滴溜溜轉著眼睛,但卻不回答楚昭云的話。
楚昭云接著說:“我家中幼弟在河邊走失了,想問問你家大人外出的時候有沒有看見一個小孩。”
走失的小孩是假的,但楚昭云臉上的擔心是真的。
小姑娘搖了搖頭,眉頭輕蹙,“沒聽說過。”
又說:“有沒有找人下河打撈,河下游找了嗎?”
每年夏季,都有貪玩的孩子溺水

“還沒有,想著是不是孩子貪玩來村子里了,就先來問問。”
“在村子附近走丟的?”
“嗯。”
小姑娘皺著眉沉默了一會兒,就在楚昭云正在絞盡腦汁想著怎么才能進院子里看一看的時候,小姑娘又開口了:
“你是一個人在找嗎?”
“……”她還什么都沒問出來就要被小姑娘問,這姑娘真的很警惕。
因著她現在滿腦子都是找甄映雪這件事,見小姑娘這般推三阻四還盤問她,她便覺得小姑娘心虛。
但轉念一想,楚昭云又欣慰,若是尋常人家的小姑娘,見到她這般問東問西的陌生人,就應該警惕。
看小姑娘的眼睛,就知道是個聰慧的。
這才回她:“我和家人在村子里一塊找,分開來找的。”
“和家人一起來的……那你去我家后頭那戶去問問。”小姑娘說完,把門又掩了掩,“不要說是我說的!”
說完,小姑娘立刻關了門。
“?”楚昭云立刻警覺,難道這個小姑娘知道什么?
楚昭云沒動,趴在門上貼著耳朵。
為了找到甄映雪,偷聽算什么。
沒多久,她就聽見了里面傳來了另一個人的聲音,像是小姑娘的長輩。
“在跟誰說話啊?”
“有個姐姐的弟弟走丟了,問我有沒有見過。”
“走丟了?有沒有去河下游找找?”
“我跟那個姐姐說了讓她去找找。”
頓了頓,小姑娘又問:“娘,你真不覺得后頭的韓大叔很奇怪嗎?”
婦女笑了
幾聲,“你這孩子,你韓大叔每次做了燒肉都給咱家送一碗,你怎么就是瞧不上他呢?”
“我也不知道,就感覺他很奇怪!”
聲音越來越小,直到聽不見聲,楚昭云才直起了偷聽的身子。
很奇怪?
楚昭云抬著步子,往后面那戶人家走去。
有時候,小孩的直覺可能很準。
楚昭云抬手敲門,就算小女孩不說,再有兩戶人家之后,她也會來這家。
等了一會兒,才有人來開門。
“你是?”男人看了眼楚昭云,問他:“找錯人了?”
“唐突了,我幼弟在附近走丟了,實在沒有辦法只好挨家挨戶打擾,您有看見個小孩子嗎?”
楚昭云一邊說著,一邊悄悄看著男人。
只看面相看不出什么奇怪的,高高的,不算瘦弱,也不算壯。
男人想了想,說:“沒看見什么面生的小孩,上午在村子里見的幾個孩子都是認識的,找不到的話,去報官看看,現在河里發大水,說不準是掉河里了。”
“多謝。”楚昭云沒覺得男人有什么奇怪,但又不認為剛才的小姑娘是胡說,又說:“我能討口水喝嗎?”
天氣炎熱,楚昭云早就大汗淋漓。
“進來吧。”男人把大門敞開,“你坐,我去倒水。”
說完,男人就進了屋。
屋子看著不大。
楚昭云光明正大地打量著院子,院子也不大,很整潔,一目了然,沒有能藏人的地方。
沒有地窖,只有一個木頭搭的簡單狗棚,里
頭有條黑狗正在睡覺。
家門大敞,倒不像是有歹心的樣子。
但楚昭云也不敢輕易放松警惕,能讓小姑娘覺得奇怪,這個男人肯定多少有點毛病。
等男人從屋里出來,楚昭云就收回了眼神。
男人直接給了她一個水囊,說:“你拿著用吧,天熱不能缺了水。”
楚昭云接過水囊,松了口氣。
如果男人給她一碗水,又加上她剛才反復回想小姑娘的話,她反而不敢輕易喝水了。
現在給了水囊讓她拿走,打消了她的疑慮。
“多謝,我替幾個哥哥多謝,等會和他們匯合,這些水足夠我們兄妹喝了。”
楚昭云故意說幾個哥哥,就是想讓男人知道,她不是獨身一人來到了這里。
見男人點了點頭也沒有多余的反應,楚昭云覺得是她多疑了。
“唐突了,多謝。”楚昭云準備走時,猛不丁地被狗吠嚇了一跳。
正在午睡的黑狗醒來,發現院子里有陌生人,怒目圓睜齜牙咧嘴地盯著楚淑云。
男人對著狗低聲斥責:“大黑,回去!”
又對著楚昭云說:“它拴著繩子,沒事。”
黑狗露著牙低吠,縮了縮脖子退了一步,忽然又猛地往前跑,好在繩子拉住了它。
楚昭云大腦有一瞬間的空白。
不是因為面露兇相的黑狗,而是因為黑狗從窩里帶出來的一截綢子。
大紅色的綢子,上頭還有金線繡著的“囍”。
她看見了,男人自然也看見了。
“告辭……”
楚昭云收回
眼神,心砰砰跳,下意識她便轉身往外走。
砰!
下一息,楚昭云后頸處一陣劇痛,她便沒了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