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四十一章
    “咚……咚……”
楚昭云正在睡夢中,突然聽到有人敲自己的門。
聲音很小很小,但她因為來了汴京之后一直睡不好,很輕的聲音足以吵醒她了。
楚昭云起身披上衣服,不知是誰在敲她的門。
她現在住在大姐的院子里,莫不是大姐睡不著來找她?
“吱……”
“段大人!”楚昭云的瞌睡之意頓時煙消云散。
天才剛蒙蒙亮,紅日還未露頭。
段景曜竟然出現在了她的房門外。
“我去你院子里沒人,在府里轉了一圈才找到你。”
楚昭云瞪眼看著段景曜,一臉不可思議。
段景曜尷尬解釋道:“我沒進任何一間房查看!我是想能不能找到線索看看你在哪。”
又指了指楚昭云門前晾著的羊腸手套,說:“我猜你在這。”
“可是找到我嫂嫂了?”楚昭云有些激動,按捺著自己的聲音。
要是沒有緊要的事,段景曜不可能大清早地就著急上門找她。
“還沒找到,只是有線索了,怕你們著急所以先來跟你說一聲。”
“著急,很著急!”
兩家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今天去報官,但心里可能已經下了定論,認為甄映雪已經遇害了。
“在城南河的東北方向,有條小溪水,是匯進城南河里的,小溪旁邊很多蒼耳。”
說著話,段景曜從懷里掏出一張潔白的帕子,帕子里又包了一張喜帕。
楚昭云心頭大震!
不是甄映雪的喜帕,但可能是死者的喜帕!
“在喜
帕周圍的草葉子上,有血跡。”段景曜肯定道,雖然天黑是打著火把照的,但他能確認是血跡。
“多謝段大人!”楚昭云心里的石頭落了一落,總算有了線索。
說完,她才注意到段景曜眼下的烏黑。
方才她太激動,都忽略了眼下的時辰。
“段大人……一夜沒睡嗎?”
“救人要緊,晚了可能就活不了了!”
“段大人……我該如何感謝大人才好!”
楚昭云心緒復雜。
他,真的是個好官!
就算不是皇城司的公差,可為了救人,他能一夜不睡,在黑夜里找一夜的線索。
眼下是說了小溪的位置,可他沒說的搜尋過的地方肯定不止一處。
雖然她明白段景曜手下肯定有人,但他也是實實在在找了一夜。
驀地,楚昭云下定了決心。
她以后一定要和段景曜一樣,做個一心為百姓的好官!
不管她是推司還是以后能當上推官。
她一定會記得此時此刻心中的震撼和感悟!
段景曜見楚昭云呆呆的,以為她還沒睡醒,“別耽誤了,快通知你哥去找人吧!”
“好!那……不送。”
“嗯。”段景曜點了點頭,“楚姑娘……你注意安全,等我辦完手頭的事,我就去找你。”
他今日早晨要跟著提舉向陛下回稟先前軍中的一起案件,不得不進宮。
段景曜沒給楚昭云推脫的機會,說完就迅速閃身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楚昭云回房匆匆穿好衣服,徑直去了楚鶴亭的院
子。
反正府里下人們也都知道的差不多了,楚昭云也顧不了許多,哐哐哐砸起了楚鶴亭的房門。
灑掃的丫鬟們看二姑娘突然發瘋,不敢問也不敢看。
這兩天府里嚇人的事已經夠多了!
“二妹!”
“大哥!快走,有線索了!”
楚鶴亭一愣,“有線索了?你晚上出去了?”
“……我,我想起來了昨天遺漏的地方。”楚昭云明顯不習慣撒謊,干脆直接說道:“別管那么多了,快跟我走!”
楚鶴亭也不敢耽誤,立刻回房穿戴好衣服。
兄妹倆也來不及通知父親母親,也來不及等府中的侍衛起床,楚昭云直接騎馬帶著腿腳不利索的楚鶴亭去了城南。
大街上,賣早點的鋪子已經飄出了香味。
行人卻沒有幾個。
兄妹倆人一路疾馳,徑直趕到了城南河東北方向的小溪處。
“二妹,你在哪發現的線索。”
楚昭云沒回答,低著頭翻著草。
過了一會,才喊道:“大哥,這里!”
楚昭云用手拈了拈草葉子上的印記,“這是血!”
又掏出了早就準備好的喜帕,心虛地說:“這是血旁邊的喜帕。”
楚鶴亭伸手,哆哆嗦嗦地接過了喜帕,看了看說道:“這一定是假花轎里那人的喜帕。”
悲痛欲絕的人家,肯定不止他們永勤伯爵府一家。
而且相似的是,并沒有聽說過誰家成親時出事了。
看來都選擇了瞞下來。
楚鶴亭自己也不知該瞞還是該報官。
之前為了妻
子的清譽著想,再三斟酌之后還是選擇不報官,他甚至想過,府上那具尸體,直接拉到亂葬崗埋了算了。
可現在看見喜帕,他后悔了自己的決定。
應該報官!
若是有人報官,后來之人就會警惕再發生一樣的事。
人人不報官,人人不知真相,只會讓兇手越來越猖狂!
“一定,一定就在這附近!”楚鶴亭不知不覺就留下了眼淚,“二妹,謝謝你,如果此番能救回映雪,都是你的功勞!”
楚昭云不好冒領段景曜的功勞,也不好直接說穿,便沒接話。
只是已經兩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晚了。
楚昭云抬頭眺望,看見不遠處有炊煙升起。
“大哥,前面有村落,如果要藏人的話,得有地方藏人還有那轎子。”
“我們去看看!”
等楚昭云和楚鶴亭走近了才發現,是個不小的村落。
“大哥,我們分頭去找,就裝是路過討水喝,看看誰家院子里有蹊蹺,或者是有地窖之類能藏人的地方。”
“不行!”楚鶴亭立刻反對,他不能讓二妹冒險,“那賊人專挑女子下手,你不能去,你在這等我。”
“兩個人更快一些。”楚昭云想了想,又說:“兇手應該是專門挑新娘子下手,這周圍都有人住,若是有不對勁我就大喊大叫,沒事的。”
楚鶴亭有些被說服了,兇手的確是像只對新娘子有仇似的。
“那你萬事多加小心,安全起見,每找五家,我們兩
個就碰個頭。”
楚昭云點了點頭,小心駛得萬年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