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三十三章
    秦氏朝著楚昭云笑了笑,心里有些憐惜這個早早失去母親的孩子。
見她是個度量大的,更加疼愛她了。
秦氏轉身,朝著楚老太太說道:“母親,咱們都只是昨日聽別人說,真相如何,還得聽大姑娘和二姑娘說說。”
一旁的楚淑云早就急壞了,現在聽到母親說到自己,連忙開了口:
“祖母,父親母親,昨日要不是二妹替我洗清冤屈,別說我被長公主拉去抵命,恐怕咱們整個永勤伯爵府都完了!長公主要進宮請旨,要誅九族!”
誅九族的言論一出,饒是一直看好戲的楚寧云也嚇了一跳!
秦氏嚇得捂著胸口,急忙問:“淑兒,這到底怎么回事!”
楚淑云抓住了機會,立刻眉飛色舞地說了起來。
聲情并茂,繪聲繪色,講到委屈處竟立刻流出了眼淚,講到氣憤處雙拳緊握似乎要捶胸,講到驚疑處楚淑云甚至壓低了聲音。
楚家眾人都被楚淑云的話所吸引,一個個身臨其境,每個人的一顆心都跟著長公主府里的一次次轉折而七上八下,楚寧云在聽到穆小漫突然被發現吊死在床頭的時候,甚至驚呼出聲。
而在楚淑云的描述下,楚昭云是一個不畏權勢、心細如發的好推司,在段提點外出查線索的時候,她更是在長公主府里力挽狂瀾,能這么快抓到兇手,大半的功勞都是楚昭云的!
“長公主還說等忙完長樂郡主的后事,會親自來咱們府上道
謝!”楚淑云說完,往桌子一側走去,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楚昭云心想,她也沒大姐說的作用這般大。
她見過茶樓的說書先生,卻覺得大姐比說書先生還厲害!
其他人似乎還沒有緩過來。
一直沒開口的楚鶴亭第一個從楚淑云的講述中抽離了出來,他先前一直沒開口,不是贊同父親的言論,而是不知真相不好評說。
眼下知道了真相,自然要駁了父親的話:“父親,你誤會二妹了。”
楚翰有些不確定,問:“真沒丟伯爵府的臉?為父不會被人議論?”
“父親相信兒子,二妹這是大大揚了伯爵府的名聲,若是有人議論父親,也只會說父親有個好女兒。”
秦氏也補充道:“如果沒有昭云驗尸知道郡主被人害死,依照長公主那脾氣,咱們今天也沒有在這說話的機會!”
楚翰順了順自己的胡子,“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說完,楚翰看向楚昭云,臉上掛了笑意,安慰道:“這么說來也算你在襄陽府學到了真本事,甚好!”
這下楚昭云是真不知道怎么開口了。
楚翰前后態度轉變之快,令她措手不及。
他是怎么做到仿佛之前爭執都不存在似的!
就連杜不為那樣的人也做不到啊!
見楚翰這副模樣,楚老太太也是沒眼看,哎呦了一聲。
“哎喲,我是老了,聽不得這些,都回去休息吧!”一邊說著,一邊往往屏風后頭走去。
“母
親好生歇息。”秦氏恭恭敬敬朝著楚老太太的背影行了個禮,隨后低聲開了口:“母親要睡了,咱們都先出去吧。”
一行人靜悄悄地出了寧福堂。
楚翰打了個哈欠,拉著秦氏的手說道:“蘭兒今日有些不舒服,我去看看她。”
秦氏眼里有些不屑,抽出了自己的手。
嘴上卻笑著說:“官人那般不分青紅皂白地訓斥昭云,是怕昭云給永勤伯爵府丟人,若真是怕丟人,官人少納幾房美妾就是了!”
幾個孩子也不知父親是不是真聽不出母親話里的譏諷。
只見父親也笑了笑,說:“大娘子說笑了。”
說完,人就走了。
秦氏嘆了口氣,轉身朝著楚淑云說:“淑兒,天色晚了,你們也折騰了兩日了,先領著妹妹去休息吧。”
“是,母親也回去休息吧。”
“母親,大姐知道路怎么走,我們走吧,寧兒好困……”楚寧云眼睛已經睜不開了,拖著秦氏的胳膊往外扯。
“好好好,你好好走路!”秦氏一邊哄著楚寧云,一邊領著她往回走。
一時之間,寧福堂門口只剩了兄妹三人。
夏日里,也許只有這夜半時分才有幾絲清涼的風。
“昭云,大哥代父親向你道歉。”楚鶴亭看著陌生的妹妹,他對楚昭云的記憶還停留在十四年前的時候,當年分開的時候還是個小丫頭,如今已經成了一府的推司。
“大哥不必如此。”楚昭云不需要任何人的道歉,她對楚
翰的生氣,也只有那一瞬間而已。
她如今已經不再是需要父母疼愛的小孩子了,對于楚翰,她沒有任何期待。
剛才生氣,也無非是氣楚翰看不起推司和仵作罷了。
她和任何一位同僚,從來都是認真對待每一份差事,值得任何人的尊重。
不知道楚昭云想法的楚翰搖了搖頭,他不想二妹和父親之間有了隔閡,解釋道:“父親是個虛偽又愛面子,他不允許有人破壞永勤伯爵府的面子和他的面子,可是就如母親所說,永勤伯爵府沒面子也是父親自己造成的,汴京城中誰不知永勤伯爵府美妾眾多……”
說完,楚翰自嘲一笑,又說:“不過咱們做兒女的,也管不著長輩的事。昭云你放心,大哥支持你當一個好推司,父親說的話,包括他以后說的話,你也不必在意。”
楚昭云點了點頭,“謝謝大哥。”
“好了,快回去休息吧。”楚鶴亭習慣性地拍了拍楚淑云的頭,手往楚昭云的頭上一放,僵了一息,才不自在地也拍了拍楚昭云的頭。
“嗯。”
姐妹倆目送楚鶴亭離開,才一起往回走。
“昭云,你還好吧?”楚淑云見二妹不想說話的樣子,關心她。
“沒事。”
她只是覺得有些……意料之外。
今晚寧福堂一事接觸下來,她像是重新認識了府上每一個人似的。
帶點兒添油加醋天賦非常會說書的大姐,心中自有一桿秤的祖母,又明事理又溫柔的
大娘子秦氏,虛偽愛面子但耳根子軟的父親,還有毫不留情抨擊父親的大哥。
真是沒想到竟是這樣的永勤伯爵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