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十四章
    楚昭云心里一緊,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下一息就聽見彩星一邊哭著一邊說:“晌午前長公主下令……”
彩星說不下去,她就彩月一個親人,現在這個世間就剩下她孤零零一個人了。
一旁的安嬤嬤看彩星哭得可憐,安慰道:“彩星,咱們做奴才的,自打小時候被家里發賣了,這條命就不屬于咱們自己了!看開點,要不是你立了功,現在你也……好在現在你還活著不是?”
彩星咬著嘴哭,安嬤嬤說的她明白,賣身契在別人手里,她和妹妹的命早就不是自己的了。
她后悔,當時應該讓彩月和她一起開口,這樣彩月就能活下來了。
楚昭云皺了皺眉,并不贊同安嬤嬤的話,也不贊同長公主的做法。
事發時,彩星和彩月不在,是因為長樂郡主故意支開了她們,并不是她們護主不力。
只是事已至此,彩月已經不可能活過來了。
彩星擦了擦眼淚,“楚姑娘找我有事嗎?”
“我還需要你的幫忙。”
彩星點了點頭,語氣堅決:“能幫上的我都幫,快點把兇手找出來,好給彩月報仇!”
楚昭云有些心情復雜,彩星不怪長公主的冷酷無情,只怪兇手這個始作俑者。她不知道該說彩星會抓事情的源頭,還是該說彩星是被奴役久了才覺得長公主做的都對……
“小庫房的鑰匙在你那里是嗎?”
“在我房間,我去拿。”本來應該放在郡主房里,但現在
皇城司不讓隨意進出郡主閨房,她只能先拿到自己這里了。
楚昭云和安嬤嬤跟著彩星又回了郡主小院,在郡主小院的角落里,有一排房間是丫鬟們的住所,最頭上的一間,是彩星和彩月的房間。
簡單的布置,干凈的床鋪。
彩星從柜子里拿出來了一個木匣子,里面有好幾把鑰匙。
只見彩星翻了一遍,忽然皺起了眉毛,又翻了一遍。
發現鑰匙不見的那一刻,彩星瞬間緊張了起來,她感覺自己可能很快就要去見妹妹了。
“我明明放在匣子里了……”彩星不敢想,到底是自己記錯了,還是被人偷走了。
“別緊張,沒事。”楚昭云心下有了對策,“你最后一次見鑰匙是什么時候?”
“今天早晨出門的時候我還查看了,我記得就在匣子里。”
楚昭云對高門大院的布置并不熟悉,又問安嬤嬤:“安嬤嬤,如果是沒來過彩星房間的人,能找到這里嗎?”
“宅院里給丫鬟小廝們住的房間都在院子角落里,彩星又是郡主身邊的一等丫鬟,照理來說就是頭一間,很容易就找過來了。”
楚昭云心里有數,直接回了郡主閨房門口。
問看守察子:“今天早晨有誰來過這里嗎?”
“杜公子來過,在院子里轉了轉就走了。”
“把杜不為帶過來。”楚昭云心里又有些動搖,難道是杜不為?
很快,一臉不情愿的杜不為就被察子帶到了小庫房門口,嘴里嘟嘟囔
囔不知道在說什么。
楚昭云開門見山問他:“你今天早晨為什么來這里?”
“我吃飽了轉轉不行嗎?”杜不為理直氣壯,又說:“我可什么都沒干,你不信問問這里看守的察子!”
“搜他的身!”楚昭云自然知道杜不為沒干什么,有好幾個察子守在這里,他是想干也干不了!
“憑什么搜我身!你又不是皇城司的,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一旁的察子受不了杜不為這唧唧歪歪的樣,直接按住了杜不為的肩膀:“段大人說了,楚姑娘在這就跟段大人在這一個樣!”
說完,察子就開始搜杜不為的身,“有鑰匙!”
今天午飯前,楚昭云就猜測,昨日庫房一整天都開著,兇手極可能把兇器藏在賀禮里帶來,用完了又藏到了庫房里。
眼下,除非是杜不為在藏兇器,要不然楚昭云想不明白他為什么要偷庫房的鑰匙,“說,你偷鑰匙想干什么?”
杜不為臉漲得通紅,但話說出來頗有些撕破臉后的不要臉。
“我就是想把我送的玉器拿回來!反正長樂也死了用不上了,我拿回我的東西怎么了!”
“……”楚昭云很無語。
“我呸!”彩星狠狠吐了一口,真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人!
安嬤嬤也氣得不輕,為了拿回自己賀禮,去丫鬟房里偷鑰匙,杜府真是好教養!
開了小庫房,杜不為立刻跟了進去。
安嬤嬤湊到楚昭云耳邊,低聲說:“姑娘先檢
查杜不為的,接下來看老奴的。”
楚昭云點了點頭,長公主身邊的老人,自然能揣測得準長公主的心意。
她先開了杜不為的賀禮盒子,單層盒子,沒有機關。
里面躺著一套成色極好的玉器。
楚昭云點了點頭,杜不為的賀禮沒什么問題。
隨后安嬤嬤就把玉器拿了出來,“杜公子是來拿它?”
杜不為眼睛一亮,這玉價格不菲,現在未婚妻沒了,拿回玉好歹還能補一些自己的虧損。
只是他還沒開口,就看見安嬤嬤拿著玉器去了門口,“杜公子看好了!”
啪!
玉器被狠狠摔在了地上,摔得稀碎!
“賤奴!”杜不為氣狠了,心疼地看著自己的玉,“有辱斯文!不可理喻!”
安嬤嬤和彩星朝著杜不為憤怒而去的背影又狠狠呸了一口。
仔細檢查賀禮的楚昭云無暇顧及門口的鬧劇,留給她的時間不多了。
庫房看著小小的,內里卻大有乾坤。
一層又一層的架子,數不盡的琳瑯珠寶和玉器字畫。
彩星找出了林文茵和崔西婉的賀禮,兩人的賀禮都是寶石頭面,盒子也是正正好好裝著頭面,再沒有多余的空間放繩索和工具。
這和楚昭云想的不一樣……
楚昭云不甘心,但凡作案肯定會留下蛛絲馬跡,郡主閨房附近,只有敞開門的庫房能夠藏匿兇器。
既然賀禮中沒有,那么……如果真藏在了庫房,不是扔到架子最上方,就是塞進架子最下方。
楚昭云
毫不猶豫俯身趴在了地上,看向木架最下方。
“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