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二十二章
    也許是楚昭云向來都是輕聲細語地說話,乍一大喊,當真叫眾人都安靜了下來。
面對一道道直射過來的目光,她也只能硬著頭皮開口:
“沒有一個人想看到現在的局面,無論是穆家還是長公主府,都是受害者。但是現在,真兇還藏著,如果我們現在亂作一團,那得意的只能是真兇!”
即使見多了難以接受現實的家屬,她也終究沒有練就一副鐵石心腸。
看見穆家女眷眼中的淚,她只恨自己還沒有找到關鍵性線索!
“什么時候能抓住兇手?”穆大人一手扶著老母,一手扶著妻子。
穆家人也不是有意和長公主鬧,誰不想立刻抓到真兇?但一時之間,心中的悲痛只能化作嘴里的刀子刺向對方。
仿佛對方痛一份,小漫才會安心一分。
三言兩語下來才知道,長公主口中的刀比他們更利!
“皇天不負有心人,一定能抓住兇手的!”
什么時候能抓到兇手,楚昭云也不知道。
但段景曜答應了長公主今天,那今晚必須揪出兇手。
“今晚一定抓出來,請大家相信皇城司,相信段大人。”頓了頓,楚昭云又說道:“也請大家相信我。”
“本宮相信皇城司!”長公主無奈開口,眼下除了相信皇城司也沒有別的辦法,“穆大人,小漫是長樂的朋友,發生這種事誰也不想,穆大人先把小漫帶回家安置吧!”
“事情沒有水落石出前,我哪也不去!”
“隨
你!”長公主沒想到自己的好言好語換來穆家這么不識好歹,甩下兩個字就揚長而去。
楚昭云交代察子將穆家安置到其他客房,穆家也不愿。
“就在院子里等,把小漫抬出來!”
無奈之下,楚昭云只好吩咐幾位察子將穆小漫連人帶床褥一起抬了出來。
崔西婉幾人不愿和尸體離得太近,就結伴去了廊下等著。
一時之間,客房倒是都空了出來。
原先一直不急的楚昭云,眼下也有些著急了,到晚上,不過還有五個時辰。
郡主之死和穆小漫之死,還都沒有明朗的線索和證據。
楚昭云無視院子里眾人,自己一個人回了穆小漫的房間。
拋卻腦海中和案件無關的一切人和一切情緒,楚昭云慢慢靜下心來。
如果她是兇手,需要兇器,需要作案時間,需要不在場證明,需要殺人動機。
兇手殺了穆小漫,是用了發簪,唯一可能認出發簪的白澤跟著段景曜出了府,作案時間是昨夜,殺人動機是兇手想讓穆小漫頂罪。
而且兇手一定知道穆小漫送的軟枕有問題。
楚昭云腦中電閃石光抓住了之前的一個錯漏之處。
之前分析軟枕時,不管是林文茵穆小漫,還是崔西婉杜不為,只要他們去過長樂郡主閨房,就會知道長樂郡主已經換上了軟枕,所以僅憑軟枕很難排查出兇手。
這是她想錯了!
看見軟枕不代表知道軟枕有安定之用!
只有兇手知道!
誰能讓穆小
漫去買軟枕?
楚昭云心里隱隱出現了一個名字,雖然只是猜測而已。
一個小小的推進,楚昭云頓時又有了信心。
她又仔細查看了勒著穆小漫的腰綾,穆小漫心口上如此明顯的傷口,根本不可能瞞過眾人。
明知道府上有她在肯定會驗尸,還偽裝成自縊的模樣,楚昭云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兇手在滿足自己的儀式感。
而且若想是“畏罪自裁”,直接把兇器擺在旁邊就是,何必又扔到桃林里。
兇手分明是慌了!
所以更加證實了兇手就在林文茵崔西婉和杜不為三人之中。
至于長樂郡主……
殺害長樂郡主的兇器至今都沒有找到,還有如何把長樂吊上房梁的工具,如何帶進來又如何藏起來,她還都沒有頭緒。
最重要的是,一直盤不出兇手的殺人動機。
林文茵穆小漫,是長樂的至交好友。
崔西婉和長樂之間,是小姑娘的爭風吃醋小打小鬧。
就連杜不為,也即將和長樂成為一家人,兩人之間并未產生齟齬,情殺的動機也很難立住腳。
又想到了想不通的地方,楚昭云從房間的后窗爬了出來到了桃林。
炎炎夏日,桃林這里卻很清涼。
微風吹過,樹葉婆娑,沙沙沙的聲音煞是好聽。
任誰也想不到,如此風景絕佳的地方,竟在昨夜成了兇手的行兇路。
楚昭云一邊順著墻根來回踱步,一邊思索。
既然兇手為了滿足自己的儀式感,為何不將穆小漫
也吊在房梁上。
有兩個可能,若是多人作案那昨夜只有一人,若是一人用工具作案,那么昨夜兇手是因為手邊沒有把人吊上房梁的工具,才把人吊在了床頭。
想著想著,楚昭云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順著墻根多走了兩間客房。
正想往回走,楚昭云的眼神落到了客房后窗的窗沿上。
窗沿上,積了一層厚厚的塵。
可昨日她爬穆小漫和大姐的房間,她記得清清楚楚,灰塵非常少,只拍拍手就能把浮塵拍掉。
這不對勁!
楚昭云立刻調頭往回走,這才發現從最后一間杜不為的房間,一直到最頭上林文茵的房間后窗窗沿上,全都干干凈凈只有些許浮塵。
這分明是有人擦過!
桃林里和每個人房間已經搜過了,并沒有染過塵的帕子……
楚昭云心里有了猜測,看來得再去趟長樂郡主的閨房。
正想離開,聽到身后有人喊她。
楚淑云從自己房間后窗露了個頭出來:“就知道你在這,快來我這。”
等進了大姐房間,才知道大姐是喊她用午膳。
“我不餓,大姐你吃吧!”
“查案也得吃飯啊,我多叫了些,你就在我這吃吧?”說著話,楚淑云想起了昨日夭折的生辰宴,問楚昭云:“你昨晚吃飯了嗎?”
“吃了。”楚昭云撒了個小謊,昨晚她先是又盤了一遍線索才去了廚房,廚房早就沒人了,未經主人同意,她也不想擅動廚房的食材,就忍了忍。
沒必
要說出來讓大姐擔心。
楚淑云撇了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