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十九章
    楚昭云心下不忍,可她也沒有辦法,簽了賣身契的仆奴,主人家可隨意處置。
“你自請去為穆姑娘守墳,說不定穆家會留你一命。”
“多謝楚姑娘!”小蘭結結實實磕了個頭,楚昭云堪堪避開了。
打開后窗,踩著凳子楚昭云就爬了出去。
原來,客房背后是一片桃林,如今盛夏之季,早已不見桃花,倒是成熟的桃子一個個砸到地上,頗為可惜。
穿過桃林遠看去,遠處還有個不小的亭子,楚昭云猜測此處可能是長公主府上的桃林,只因不是賞桃花之季,便鮮少有人涉足。
她貼著墻根,數著步子,來到了楚淑云后窗下。
想了想,又折了回去。
此處,是銷毀兇器的好地方。
而且也是個上吊的好地方。
上吊……
楚淑云想著如果自己是兇手,若是不想被人發現,便不想在腳下踩上泥,那必定只會貼著墻根走。
兇器,只能扔出去。
她一會兒要去楚淑云房間,實在不能帶著一腳泥去,便打開了穆小漫房間的后窗,叫了幾個察子大哥。
察子們得了段景曜的令,全力協助楚淑云在桃林里搜尋。
不一會兒,就有人找到了一只簪子。
“別聲張,交給白澤,看他記不記得昨日是誰帶的。”楚昭云松了一口氣,這可是個大線索,“對了幫我帶句話給段大人,兩位死者都是偽裝成自縊,這恐怕不是巧合。”
剛才看到桃樹的樹干,她就莫名其妙想到了上
吊。
偽裝成自縊,兩樁案件是巧合,還是為了某種儀式感,這很難說。
楚昭云交代好了察子,又重新來了楚淑云后窗下,桃林里多是石頭,搬了塊石頭,踩著就上了后窗。
只是抬了抬,卻沒抬動后窗。
房間內的楚淑云聽見后窗響動,嚇得不輕:“誰!賊人!我我我告訴你,外面全是皇城司!”
“大姐,是我!”楚昭云小聲說。
聽見楚昭云的聲音,楚淑云瞬間松了弦,挪走了擋在后窗處的掃帚,把楚昭云扶了進來。
“你怎么從這來了?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賊人?”
“聽說了?”楚昭云拍了拍手,在窗沿那按了一手的塵,“我來看看你。”
楚淑云心里一陣暖意,“二妹,你說兇手是想讓穆小漫頂罪,還是想讓我們其中任何一個人頂罪?”
“別怕,是針對穆小漫的。”不然怎么會線索剛查到穆小漫處就斷了,“不過大姐的做法很對,自己注意防身是對的。”
看來兇手也知道軟枕有安定作用,這才會針對穆小漫。
僅憑這一點,很難排查出兇手。
“我就是昨天住進來,見門外有掃帚,又是柳條編的,我就想著把窗戶擋住,要不我疑神疑鬼也睡不著。”
“大姐,不管如何,不要離了皇城司的眼。”
“好。”
“那我先走了。”楚昭云來找楚淑云就是想叮囑她注意安全,現下看她自己足夠謹慎,便也就放心了。
“二妹!等等!我有話和
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