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十七章
    “白澤,去請長公主來。”
“是。”
看向房間里只有丫鬟斷斷續續的哭聲,其他人心情算不上好。
唯一有用的線索查到這里,斷了。
但沒來得及問話,穆小漫就畏罪自殺了。
“這案子結了?”楚昭云有些不敢相信,本來以為要費上好幾日才能查清的案子,眼下忽然就結案了。
好像太過順利了……
不僅楚昭云,就連段景曜都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長公主來得極快,只是一夜之間,人瞬間蒼老了好幾歲。
“竟然是你!虧得長樂拿你當好友,本宮平日里對你府上也幫襯不少,你竟對她下此毒手,真是狼心狗肺!”
長公主氣得嘴唇直哆嗦,“本宮定要陛下誅你穆家滿門!我可憐的長樂啊……”
小蘭嚇得哭也哭不出來,縮在穆小漫的尸身旁直打哆嗦,穆家活不了,她一個小丫鬟更是活不了了。
“長公主且慢!”楚昭云見長公主氣勢洶洶要進宮,立刻攔住了她。
長公主已非昨日態度,眼下對楚昭云有了些好臉色:“放心,我不會再追究楚淑云耳環之事,想來確實是陰差陽錯。”
楚昭云沉聲道:“長公主,真兇恐怕并不是穆小漫!”
一向眼高于頂的長公主,如今也跟變了個人似的,變得能聽進別人的話了。
“楚二姑娘到底想說什么?”
“我現在尚且沒有十足的證據,但只要繼續查,肯定能查出哪里出了問題。”
還未等長公主開口,段
景曜便做擔保道:“段某也請長公主再給些時間,穆小漫之死恐怕還得細查。”
“今天就得抓住兇手!”現在天氣熱,長樂的尸身放不住,只有抓住了兇手,才能讓長樂安心去地下。
等長公主走了,楚昭云才知道原來段景曜和她一樣心存疑慮。
“小蘭,你看看這是你家姑娘的字跡嗎?”楚昭云蹲下身,攤開遺書給小蘭丫鬟看。
“我,我不認字。”小蘭哭得有些暈,本來就不認字,一看見字更暈了。
段景曜聞言,問楚昭云:“你覺得遺書不對勁?”
楚昭云點了點頭,“穆小漫遺書上寫自己是看見郡主在床上睡著了,才心起歹念殺了郡主,那她用來勒郡主的繩子何處來?用來偽裝自縊的白綾又何處來?不管是用繩子墜著重物,還是用你猜的轱轆來操作,這些東西又從何而來?既是突然義憤動手,東西怎么又準備得這么全?”
段景曜也反應過來,這遺書中分明是漏洞百出,如果穆小漫畏罪自殺,怎么會留著丫鬟?難道她行兇時丫鬟不在?
段景曜問小蘭:“昨日給郡主送完生辰禮,你家姑娘去哪了?”
“我不知道,我沒跟著去后院,我在前院給姑娘盯著宴席什么時候開始……郡主出了事我才跟著姑娘又去了趟后院。”
“那昨晚,你家姑娘何時自縊?”
“昨天出了事我害怕睡不著,就在門外和皇城司守門的大人說話,下半夜我才
進了屋,屋里沒點燈,我沒看見姑娘那時有沒有……都怪我,我太沒用了……”
楚昭云拍了拍小丫鬟的肩膀示意她先讓開。
“驗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