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第一提刑官楚昭云段景曜 > 第十四章
    楚昭云接著解釋,說:“雖不能迷暈,但極能安定人心。”
頭枕上,如此近距離聞著,和用帕子浸著汁液捂在鼻子上也差不多了。
她方才只不過是躺了一會兒,就已經頭重腳輕,若不是意志堅定早就美美的見周公去了。
段景曜將東西都塞回軟枕里,翻了個面又放回了原處。
“白澤,帶彩星來,別引人注意。”
“是!”
“段大人剛才是發現了什么嗎?”楚昭云迫不及待想知道段景曜的線索。
段景曜指了指房梁,“掛白綾的大梁處,有繩索的麻線絲刮在大梁的木刺上。你看地上。”
“是木屑!進出的人多了踩的到處是,難怪沒有注意到!”
“有白綾,卻用繩子。”
“郡主脖子上的白痕,是繩子勒的,不是白綾勒的!”楚昭云頓時感覺案情明朗了起來,“兇手根本抱不動郡主,是把繩子另一端綁上重物把郡主吊上去的。”
“你確定嗎?”
段景曜一反問,楚昭云又覺得案情不明朗了。“哪里不合理嗎?”
“什么重物?如何帶來?如何藏起?又如何舉起如何放下?”
段景曜問完,就看見楚昭云立刻蔫了。
解釋道:“兇手自己搬不動尸體,用重物綁在繩索另一端往下墜,那兇手又怎么搬得動重物,房里只有這衣櫥算個重物。”
很顯然,體積不算小的衣櫥,根本不可能成為作案工具。
楚昭云腦海里上演了好幾種可能性,兇手可能不止
一個人,也可能兇手用了什么別的工具?
苦于沒有證據,這條線索也只能暫時擱置。
兩人又仔細檢查了案發現場,除了軟枕和房梁上的麻線絲,再也沒有其他線索了。
不過也不是第一天查案子了,沒有線索兩個人也不至于心急,抽絲剝繭查下去,總能抓住蛛絲馬跡。
等了好一會兒,都沒見白澤回來。
夜幕升起,長公主府靜得很。
除了案件,兩人也沒什么可聊的,便一起站在門口各自出神。
楚昭云原本想去看看楚淑云,也只是想了想就決定暫時避免瓜田李下之嫌,畢竟她現在也算是查案的人。
汴京城的夏夜很悶熱,遠沒有襄陽府的天氣舒服。
也不知阿公現在正在做什么?
說起來,這次來給大哥送賀禮,是她記事以后第一次回汴京。
阿公不喜歡汴京,因為他女兒死在了汴京城里。
楚昭云倒是對早亡的娘親沒什么印象,六歲以前她一直生活在永勤伯爵府,那年娘親早亡,她發了場高燒后被外祖父接回了襄陽府,對于汴京城里的種種她都忘得差不多了,就連娘親的模樣也記不清了。
只記得娘親身上,是淡淡的藥香味。
阿公是仵作,娘親是醫女,她如今是推司,也算是一脈相承了。
三日后就是大哥的大喜之日,希望她和大姐能快些離了長公主府,等親事一完,她便能回襄陽府了。
究竟是誰殺害了郡主還偽裝成了自縊?
情恨,報復
,貪利,義憤,還是滅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