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諜海無名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消息交換
  由河順街離開回家。

  第二日池硯舟則找機會將焦陽暉一事告知軍統,卻無法告知乃是平房特別軍事區域內之人,畢竟舒勝告訴你此事時也僅有姓名。

  紀映淮當天晚上就將消息送至秦老板處。

  秦老板對池硯舟所傳來消息極為重視,告知軍統上峰。

  經調查得知此人并非軍統成員,不過他們同樣獲悉乃是平房區域內之人。

  在警察廳偶遇時紀映淮將消息告知,池硯舟頗為吃驚,理應也非第三國際成員,組織方面有過了解。

  難不成真是滿清遺老派系搞錯?

  那豈不是靜觀其變就可。

  反倒危險不復存在!

  就在池硯舟心中暗松口氣之時,鄭良哲這里約見他。

  對于鄭良哲的約見,池硯舟猜測是陸言給的壓力太大,他也確實在等對方。

  但在與鄭良哲相見之前,池硯舟前去傅應秋辦公室匯報此事。

  傅應秋得知后說道:“你且同他見面便可。”

  “若對方詢問消息,屬下該如何作答?”

  “你只需告訴他,陸主任調查已經由鄭可安身邊同學、老師、朋友等展開,甚至暗訪新京以及早前上學時期經歷等等。”

  學生期間多有此等集會,許多人便是由此被抗日反滿組織發展,陸言想要探尋此處倒也合理。

  “這消息只怕鄭良哲自己已經猜到。”池硯舟認為這不足以令其滿意,實則是想要探尋更多,給鄭可安提供最大幫助。

  “他猜到調查有進展了嗎?”

  “進展!”池硯舟顯得吃驚。

  傅應秋淺笑說道:“新京方面調查有所斬獲,言鄭可安早前參加一漫畫社,其中兩名社友一個月前被確認反滿抗日分子身份,現在懷疑漫畫社是抗日反滿分子集會場所和對外掩護面貌。

  鄭可安雖早就退社多年,但確實也參與其中過,這等調查算進展嗎?”

  算!

  調查就是追蹤蛛絲馬跡。

  任何細微之處都可算作進展,往往最終發現都是從這等細節開始。

  那么此信息提供給鄭良哲價值很大,確實能坐實池硯舟真心為其提供情報的說法。

  只是這等發現應該順勢深入調查才對,傅應秋豈會讓自己告知鄭良哲?

  對此池硯舟心中有所看法。

  想來是傅應秋暗地里的手段進展更順,或能取得的效果更甚,不然豈會利用如此重大發現,在這里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得到傅應秋指示后池硯舟由辦公室內出來,待晚上收工前去同鄭良哲見面,所約地點在宴賓樓。

  鄭良哲還是財大氣粗。

  來至宴賓樓恰逢鄭良哲轎車停靠門前,見其下來池硯舟便上前說道:“在下與鄭校長來的著實湊巧。”

  “請進。”鄭良哲倒也沒有多少笑顏,請池硯舟一同進入。

  女兒遭受警察廳調查,鄭良哲心情可想而知,確實難以露出笑容。

  進入提前訂好包間內,兩人落座隨意點菜。

  后鄭良哲說道:“你說向我提供情報,卻遲遲不見你動靜,陸言已經步步緊逼。”

  “在下也在努力打探。”

  “可有收獲。”

  “算有。”

  “什么叫算有?”

  “確實有。”

  “那為何不告知我,還需我主動聯系你,這就是你想要合作的態度嗎?”鄭良哲其實明白池硯舟身份,他擔心的是軍統成員面對紅黨,不想施以援手。

  起碼在軍統眼中,鄭可安身份不確定。

  但鄭良哲已經告知軍統,鄭可安出事對自己影響很大,他認為軍統方面會告誡池硯舟,要主動幫助才對。

  現在看來好像沒有。

  不過對此鄭良哲也能理解,因為在軍統看來告知池硯舟這些信息,反而是容易讓其猜到鄭良哲的身份。

  至于鄭可安這里的麻煩,軍統覺得鄭良哲完全可以解決。

  倒也沒錯。

  鄭良哲確實也沒打算池硯舟能提供什么信息,他今日約見看似是想要詢問對方情報,實則是他有情報需要給池硯舟。

  因知道池硯舟乃是軍統成員,故而情報需要告知。

  為何不通過秦老板轉達?

  此情報來源乃是鄭良哲知曉,由秦老板轉達不如他親口告知,更加不會引起池硯舟的懷疑。

  “還未來得及告知。”池硯舟解釋一句,畢竟他也是剛剛知道。

  “我也不讓你白白告訴我,我這里尚且也有一份情報,可以用作交換之用。”

  “交換?”

  “自然。”

  池硯舟其實壓根沒有想交換一事,無非是心中思索,如何才能讓鄭良哲意識到,日滿在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誰知被誤會自己不愿告知,竟提出用情報交換。

  鄭良哲處能有什么情報?

  池硯舟現在突然好奇。

  但看其模樣定當是讓自己先講,池硯舟便開口說道:“陸言調查令愛人際關系,和昔年學校方面的情況。”

  “這些我有猜測。”

  “陸言調查到新京有一漫畫社,其中兩名社員被確認是反滿抗日分子,令愛早年也是漫畫社成員,目前漫畫社的性質被重點懷疑,所以令愛也是被其認為身份可疑。”

  聽到此言鄭良哲眉頭微皺說道:“她加入漫畫社一事我有耳聞,但那都是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且這個漫畫社在新京極為有名,滿洲政府還邀請他們在新京辦展,甚至同外來以及國外的漫畫工作者學習交流。

  你說漫畫社是抗日反滿分子的據點,倒不如說是抗日反滿分子加入漫畫社企圖隱藏身份,這和漫畫社本身有什么關系。”

  池硯舟卻說道:“或許反滿抗日分子,就是進入漫畫社之中發展成員呢?”

  鄭可安當年就在漫畫社內,有可能被發展嗎?

  鄭良哲沒有再言語,畢竟池硯舟此言確實在理,這樣的發現對鄭可安確實不利。

  但池硯舟目前很難讓鄭良哲明白,傅應秋有其他行動。

  他又不知鄭良哲身份,若是告知太多被其懷疑更是麻煩,此事先前已經匯報組織,省委同志知曉便足夠。

  鄭良哲面前他不愿多言。

  “不知鄭校長有何消息告知?”池硯舟現在開始詢問。

  鄭良哲說道:“舒勝與烏雅巴圖魯私下有過會面。”

  嗯?

  這個信息對池硯舟而言,猛地有些沖擊。

  “鄭校長如何知曉?”

  “特高課一事讓我意識到有人會想要做文章,學校內舒勝則是最有可能之輩,為防止緊要關頭還有宵小之輩影響,便注意了一下他的行蹤,誰知道居然發現他同烏雅巴圖魯見面。”

  便是舒勝急于告知烏雅巴圖魯鄭可安一事時,被鄭良哲發現端倪。

  鄭良哲知道烏雅巴圖魯與池硯舟的關系,也清楚舒勝同池硯舟的關系,所以在他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就明白對池硯舟肯定有用。

  卻沒有讓軍統轉達,而是自己現在告知。

  他能發現此事合情合理。

  告知池硯舟加深合作同樣合情合理。

  但池硯舟聽完此事,心中已經掀起驚濤駭浪。

  舒勝和烏雅巴圖魯見面!

  這正常嗎?

  背后肯定隱藏秘密,那么所謂被隱藏起來的事情,現在看來并不難理解。

  既然如此舒勝此前給池硯舟所提供的信息,有關焦陽暉的情報是真的嗎?

  那自然是假的!

  如果舒勝故意提供假情報,那么現在解釋不通的地方,就都解釋通了。

  只是當著鄭良哲的面,池硯舟沒有現在就細想,而是說道:“看來舒主任是打算左右逢源啊。”

  他沒有說舒勝伙同烏雅巴圖魯想要算計自己,只是說對方想左右逢源。

  鄭良哲不管池硯舟心中作何感想,反正該說的他已經告知,便起身離開。

  至于池硯舟今日提供情報,對鄭良哲而言有用,但用處不大。

  因為鄭良哲很清楚傅應秋肯定還有手段,他根本就沒有將陸言當成對手,一直都明白最后的勝負手在傅應秋這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